厭離

對江厭離來說,嫁給金子軒是他從小到大的心願。
那個讓他一眼傾心的男子,居然真的成了他的夫君,不只是因為從小訂的娃娃親,而是真真的愛上了他,比自己聽過的所有故事傳聞還要更加浪漫,對江厭離來說,這是他這輩子最幸福的瞬間。


《魔道祖師同人》
《無頭無尾只有糖的金子軒x江厭離》
金夫人好不容易逮住了自己這一點用都沒有的兒子,扯過衣領就先往後腦賞了大大一巴掌,臉上倒是又好氣又好笑,一會才伸手扶額揉了自己太陽穴。他這兒子什麼都好,最好的一點就是沒遺傳到他老爸的那些亂七八糟,可最壞的一點也是;金夫人自小跟江夫人是好友,這金子軒跟江厭離的娃娃親可不僅是兩個母親一時興起的約定,畢竟兩家小孩是彼此看大的,金夫人對溫柔靦腆又居家的江厭離自然是越看越滿意,雖然這段婚事被那個什麼魏無羨攪黃了,可金子軒也不是第一次抗議這門婚事,當年他氣得把金子軒大罵了一頓,甩下你好自為之的話語,也沒想到這兒子果然是親生的,沒隔幾年就像自己說的一樣吃上苦頭了。

燉湯一事才剛傳到金夫人耳裡,就看見金子軒低著頭急急忙忙進他房裡,金夫人還來不及開口罵,那子軒倒是一句:「母親,您得幫幫我。」說的誠懇又可憐。確實,這燉湯之事畢竟發生在戰場,大家忙著鏟溫狗,往來飛去的書信全都用在傳遞計畫跟互報情況,要不是戰況早已穩定,誰有心思上報這等小事。估計金子軒這大段時間是吃了江姑娘的閉門羹,道歉也不是不道歉也不是的磨了好大一陣子,才知道回來求援。

「你看看你,當初娘怎麼跟你說的?就說你推了這親事肯定會後悔!」幫是一定要幫的,但罵也得先罵上一頓,以往說破嘴了都不肯聽的金子軒,這下可是乖乖低著頭一句也不敢吭,讓金夫人心情好了不少,滿臉你活該的模樣。「江姑娘是多麼好的孩子,你娘從小看到大的你還以為你娘會騙你嗎?這下好了,你把人汙辱成那樣,要娘怎麼幫?」

這話說得讓金子軒又抖了抖。
以往總是金夫人扯著吵著要他去跟江厭離見面,可現在這話一說,讓他感覺胃涼了不少,他才剛剛覺得自己喜歡上江厭離,雖然這喜歡滿是愧疚,但要他因此放棄他怎麼肯,連聲音都有些顫抖的又喊了一聲娘,金夫人才終於滿意的點了點頭,又碎念幾句後表示自己會去處理。

然而這處心積慮的處理又被這蠢兒子搞成這樣。
金夫人真是氣得當下覺得要是金子軒有遺傳到他爸一點點哄騙女人的手法就好了。
抓著被自己拍清醒的兒子,金夫人回到觀獵台,江厭離已經回到原本的位子上坐著,看見金夫人回來起身點了點頭,這一舉動讓金子軒又紅了臉,被金夫人用力一掌推向前。

「江姑娘。」金子軒已經沒了方才跟人介紹妖魔鬼怪時那般高高在上的焰氣,倒靦腆的像是不知所措的少年,也不知道金夫人什麼時候離開的,讓這一男一女彷彿旁若無人的對看了大半天,金子軒才又垂著眼緩緩吐了第二句話。「我想見你。」

-------------------
百鳳山圍獵過後金子軒跟江厭離的感情總算是好了那麼一丁點,既然金子軒願意自己跑去找江厭離,金夫人自然躲在後頭安心看故事,畢竟女人心態還是只有女人最能理解,金夫人知道江厭離從小就對自己家的子軒有好感,無奈金子軒對這件事情就是一根筋鬧到底死活不願意接受,現在情況調換,金夫人可不在乎自己那蠢兒子追女孩追的累不累,最好是讓他多累一點,才知道不聽媽媽的話的下場。

可金子軒畢竟是天之嬌子,從來只有女孩子倒貼,沒有他去追女孩子的。
雖然江厭離表面上也不會拒絕他的邀約,但金子軒總認為那多少是顧忌著金夫人的關係。但轉念一想,還不是自己活該,於是金子軒每次赴約時都會精挑細選禮物或是小玩意,試圖一點點也好的慢慢刷高江厭離對自己的好感度。
相比之下,那個完全看自己不順眼的江澄倒沒讓金子軒那麼頭痛,畢竟江澄只是遠遠的瞪,一臉你敢把我姊姊怎樣我就怎樣怎樣你的表情,要是以前的金子軒看到肯定會想還以顏色,但現在他只覺得越跟江厭離接觸,越覺得這女孩子是大大的好,值得被人保護起來,一點傷也不捨得讓他受。

而江澄的心情也是複雜的,他當然知道姐姐喜歡金子軒,所以他再怎麼討厭金子軒,也不會禁止金子軒送信甚至上門。看著頭幾日還因為金公子上門感到困惑而有些不知所措的姐姐,現在完全因為金公子的到來一臉幸福的模樣,他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嘆氣,有什麼比姊姊開心更重要的呢?畢竟那是姊姊喜歡的,這才最重要。
也因此,江澄漸漸從偷偷跟在後面暗中保護江厭離,轉為放手讓他們自己去閃。只是剛好這天江澄要回書房時,恰巧遇見在涼亭約會的兩人,又見金子軒臉上表情十分嚴肅,才忍不住退後一步躲到假山後面豎直了耳朵。

「江姑娘。」

「嗯?」看著金子軒,江厭離的表情還是一如以往的溫柔,自從圍獵過後金子軒跟江厭離說了很多事情,大部分都是道歉,對於燉湯一事的誤解,對於圍獵場上的冷言冷語,即使之前早已解釋過,但金子軒總忍不住又抓著江厭離一次一次說著抱歉。

可今天似乎不是為了這件事情,金子軒欲言又止,那張漂亮的唇開啟了好多次又闔上,讓江厭離不由得歪了歪腦袋好奇起來。在江厭離面前的金子軒大多時候都還是挺愛面子的,就像外人所知的那樣,高傲的不可一世,但每次金子軒送禮物給江厭離的時候,那表情又帶著些緊張跟一點點的討好,讓江厭離總是離不開眼睛也無法拒絕。

「江姑娘你還記得......我們曾經有婚約這件事嗎?」深吸了一口氣,金子軒終於開口,他委婉的說著,像是想要否定自己曾經不想要這段婚約一樣。許久,江厭離才點了點頭。
「小時候......」開口便奴奴嘴,金子軒似乎早就準備好要怎麼說,可對上江厭離那有些難過的表情時,又不知道該從何開口。「.........我不喜歡別人擅自決定我的人生,小時候很多人以為我會跟我父親一樣,即使知道我有婚約,還是很多人把自己家的女孩子介紹過來。當然,我母親把他們全都趕走了。但是,我以前以為你也只是因為我是金子軒,才喜歡我。」

這話說的其實有些自戀,但考量金家的權勢也不難理解,就算說是娃娃親,世家之間仍多半是政治聯姻,就如同江厭離的父母一樣。也因為如此,雖然解除婚約時江厭離很難過,卻無法討厭金子軒。

「但是我現在知道了,江姑娘你是真的對我好。我......我也是真心喜歡你。」

金子軒這話說得有些顫抖,卻堅定無比,讓江厭離不自覺抬頭對上他的眼睛。
月光下,兩人都微微紅了臉,但江厭離依然沒有說話,彷彿是知道金子軒也還沒說完似的,只是溫柔地等著。
好一會,連躲在假山後面的江澄都覺得自己急的握緊了拳頭,金子軒才下擺一掀單膝跪了下來。

「江姑娘你......願意再跟我成親嗎?」

-------------------
「阿離!」自從江厭離答應金子軒的求婚後,兩人的距離便大大拉近,金子軒對外依然是那高高在上的模樣,可對上江厭離,那一臉溫柔寵溺簡直跟以往的金孔雀難以聯想在一起。

而這對璧人之間更是無話不談,雖然金家下僕對於金子軒原來這麼能說話還整天纏著準金小夫人說著沒完感到很是意外,但同樣也佩服全然包容總是溫柔的笑看金子軒的這位江厭離,畢竟金子軒為金光善唯一名正言順的兒子,脾氣上多少有些讓人有揍個兩三頓的地方在,可對上江厭離卻乖順的像只愛撒嬌的貓似的,讓金家一時之間有這準金小夫人莫不是菩薩下凡,才可以把金子軒一身的驕傲跟焰氣全都馴服的傳聞。

這日,魏無羨的消息又傳得沸沸揚揚,前幾日才得知江澄宣布雲夢江氏已經跟魏無羨斷絕關係的傳聞,現下又是各種亂七八糟的不實謠言,讓江厭離忍不住皺緊眉頭一臉擔憂。自己的大婚之日好不容易才訂了下來,可這模樣哪是能邀請阿羨的情況,但自己的幸福模樣怎麼都是想給弟弟們看看的,於是一口氣提起,然而在吐出來之前卻先被一雙手抱進懷裡。

「阿離,你怎麼了?我叫了你好多聲了。」

「阿軒,你來啦?」金子軒的懷抱十分溫柔,讓江厭離的表情一下又化為幸福甜蜜,可金子軒又怎麼會不知道,皺著眉頭便代替江厭離嘆了口氣。

「在煩魏無羨的事情?」這樣說著,金子軒撇了撇嘴一臉不高興。「那傢伙都已經跟江家斷絕關係了,你就別放心上吧。」

可一說完,金子軒又後悔了。江厭離漂亮的眉微微垂了下來,像是又難過,又不知道該怎麼跟這自己未來的夫君說一樣。
於是金子軒把緊了緊手臂,像是要把江厭離鎖在自己懷裡似的。

「對不起,我........吃醋了。」說完才又看到江厭離放鬆的笑了笑。

「傻阿軒,我們都要成婚啦。」

那模樣漂亮的讓金子軒幾乎想要馬上吻上去,也讓他覺得自己對於這個女人是真的什麼話都可以說、什麼醜都可以出,彷彿會被無條件愛著的安心感,讓他發誓,他一輩子都會為了這個女人拚上性命。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