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年 莫玄羽

他的一生沒有什麼大起大落,不過是期待跟失望交疊而已。
只是期待越大失望越大,原本不在乎的事情在經過時間輾磨變成更加痛徹的傷口。
所謂仙緣最後卻只用在求死上,也是諷刺。



他聽聞過媽媽跟那所謂仙門大家的戀愛故事,也不是沒有期待過能與自己父親見面的那天,所以當金光善派人把自己接回去的時候,莫玄羽其實是非常開心而驕傲的。
母親多年的願望實現了,而自己也不再是有錢人家閒來無事偷生著玩的孩子。
但修仙之道遠比想像的困難,奈何莫玄羽如何努力也不見有進步多少,更別提私生子的身分在金家可沒能蹭到什麼好處,畢竟本家早有兩個兒子,雖也有同為私生子卻被承認的金光瑤,但遲遲不見金光善有把自己改回金姓認祖歸宗的意思。

也許是自己還不夠出色,莫玄羽這樣安慰自己,同時對金光瑤好奇起來。作為自己的兄長,作為自己的前輩,莫玄羽認為金光瑤的經驗說不定能拿來參考一番,且比起其他同門,金光瑤對自己的態度可說是十分溫柔和善。
大概是兩人有著類似的身分吧,金光瑤對莫玄羽從來不會苛責,甚至願意私下指導,孤身而來又總是被欺負的莫玄羽自然很快跟金光瑤熟悉起來。
莫玄羽想,這才是所謂的哥哥啊。跟家裡那個只會欺負嘲笑自己的表哥完全不一樣,光是看著金光瑤的笑臉就能感到安心,明明公事繁忙卻願意抽出時間聽自己說話,在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還會分享些有趣好玩的東西逗自己開心,雖然多少覺得自己似乎被當成金凌那般的小孩子,倒也沒真的有什麼怨言。

一直到金光瑤跟自己分享了那不為外人所知的藏寶室,莫玄羽才覺得有哪裡不對。
這樣一想,似乎聽說金光瑤跟夫人的感情並不如意,甚至傳聞自從小孩不幸夭折之後,兩人就不曾同房。念頭一歪,莫玄羽覺得自己胸口彷彿熱了起來。天底下除了母親以外,可還有誰如此疼惜自己?
就算是想錯也沒有關係,莫玄羽覺得不同於友情的感情在心中慢慢萌發。他喜歡金光瑤,自然是喜歡的,但是如何喜歡、喜歡到何種程度卻是沒深思過的問題。於是他試探著提出還想去藏寶室的要求,那是在金光善死後好一陣子的事情,所以莫玄羽認為既然私生子的自己還沒被趕出金家,大概也是安全了。
卻怎麼也沒想過這一切都是金光瑤的圈套。

金光瑤不僅同意了自己想再一次進入藏寶室的要求,甚至還細心跟自己分享夷陵老祖的手稿,那些世人不為所之的稀奇禁術一下就吸引了莫玄羽的注意,離開藏寶室之後,莫玄羽跟金光瑤述說了自己的感情,那些想一輩子留在金家輔佐金光瑤的想法。
然而這些話語卻在隔日被傳成莫玄羽對金光瑤告白,甚至苦苦糾纏。金光瑤遺憾的表示自己只是可憐同為私生子出生的莫玄羽才會各種關心,卻沒想到造成了莫玄羽的誤會。
這自然讓莫玄羽傷透了心,毫不猶豫地衝到金光瑤面前想要解釋,但卻發現自己說不出反駁的話。他喜歡金光瑤,雖然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種感情,可即使現在想要解釋自己不過是兄弟之情,又有誰會相信?

一直到被趕下金麟台,莫玄羽才知道自己被金光瑤利用了。金光瑤恐怕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讓自己也成為金家的一份子吧?但莫玄羽想著那段時間金光瑤對自己的好,再比對大家對自己的鄙夷眼神,他雖氣卻不憤,只是充滿無奈跟遺憾,以及更多失望心碎。
原來仙道世家也不過如此,並沒有所謂脫俗不凡的地方。
可他自己接受的又有何用,母親的離世跟親戚的作弄讓本來就因為心碎而瘋癲的莫玄羽更加失常。

一日,莫玄羽在城外遊晃時突然被人叫住,他認得那個人,雖然只見過幾次,但他知道那人曾經多次上金麟台找金光瑤求助,喜出望外,莫玄羽還以為是金光瑤派人來找自己,可說了半天才知道不過又是自己妄想。那人只是出於好意才來關心而已,再也撐不住的,莫玄羽脫口說出想要對莫家復仇一事。
雖然資質不高無法讓莫玄羽在修仙上有多少成就,但記憶力還是挺不錯的,莫玄羽早在第一次離開藏寶室就已經把看過的抄本謄寫記錄下來,但其實莫玄羽也沒有自信認為自己可以習得那些禁忌的鬼道之術。
只是話閘子一開便停不下來,莫玄羽甚至連自己的不安都告訴對方,想復仇卻又無能為力的悲傷隨著話語滿溢出來,只見那人輕笑兩聲拍拍莫玄羽的肩膀。
一派輕鬆的說,既然是夷陵老祖寫的手稿,自然召喚夷陵老祖本人是最容易成事的。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