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年 蘇憫善

他當然想做好人,不只想做好人還想做個厲害的好人。
最好是那種流芳百世、千古傳唱,大家一見都只能躬衣抱拳,不斷說著敬佩敬佩的仙道大俠。
可怎麼的無論他如何努力,別人只看見他曾經求學姑蘇,甚至嗤笑他努力建立的門派不過是藍某人的劣質複製品,令他好生憤怒之餘,選擇了別種表達自己正義的道路。



正義這兩個字真的很難說。有人作了一輩子好事偶爾做了一件壞事就被罵得狗血淋頭,也有人作了一輩子壞事難得做了一件好事就被捧上天。若要讓蘇涉來說,能像他求學問道的姑蘇藍氏那般乾乾淨淨便被捧上天上,自然是連正義兩個字都不用多做思考,然而他不僅沒這個命,似乎也少了點資質,雖能把所學知識了解大概,也不過如此。就算繼續留在姑蘇,恐怕永無出頭之日,一輩子只能作為姑蘇藍氏的一介門生混活。
於是蘇涉拚了口氣脫離藍氏成立門派,倒也意外經營的有聲有色,只是閒言耳語從未斷過,真正記得蘇家大名的,也就金光瑤一個。

蘇涉並不認為自己是盲從之輩,除了金光瑤記得自己姓名以外,自然還有很多讓自己信服的地方。
好比說,金光瑤相信自己的能耐,甚至願意把各種不可告人的密事交由自己去辦。要知道金光瑤現在可是仙督三尊之一,誰能想到一個比市井小民更低賤的娼妓之子居然可以爬到這等高度,就算有蘭凌金氏的血緣,也沒聽過其他上門的私生子有真正搞出什麼名堂,更別提被金家承認了。
而蘇涉真正投靠金光瑤門下後,更是清清楚楚看到這人是多麼聰明而拼命。

那彷彿什麼都能解決的機靈面貌下,根本付出了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努力,所謂奸巧算計更不過是達成目的的逼不得已。可天底下又有哪些大家真的乾淨高傑?說老實話當初仙門百家不也把溫家人全部冠上溫狗之名,從僕從到家畜屠個一乾二淨。
於是蘇涉便對金光瑤的所做所為感到理所當然,或者說從以前就是如此,只要能達到好的結果,對蘇涉來說中間發生的事情不過是小小犧牲而已。
所以蘇涉對於金光瑤的所作所為,從來沒有任何質疑。無論是用計把同為私生子的莫羽玄趕走也好,或是奪了聶明玦的屍首後五馬分屍藏至各處,甚至是殺害金光玄的那兇惡手段;也許在別人眼裡是十惡不赦無法饒恕的程度,但對蘇涉來說,對跟金光瑤相處了那麼久,知道金光瑤些許真面目的蘇涉來說,也不過是鞏固地位且保護自己的方式而已。

好比那所謂的大哥聶明玦,對金光瑤各種批評指教的模樣哪像是真的把人當弟弟對待,雖然聶明玦對自己的親弟弟也是嚴苛出名,可每次聽聞都讓蘇涉一個縮瑟,忍不住想起自己在雲深不知處求學時,那被人看輕認為自己永遠比不上藍忘機的回憶。但這種事情除了當事人以外,又有多少能真正了解痛苦。
不過無所謂了,自認深知無人理解看重之苦的蘇涉,也已經在金光瑤身邊待了十年有餘,雖然並未建立比主僕更深入的關係,但卻比其他關係來的更坦白忠誠,他想他可能真的沒辦法成為年少時自己期望的那般厲害之人,但就算淪為宵小,也是為了自己所尋求的大義。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