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年 藍思追

他知道姑蘇藍氏的教誨都是好的,並且不曾懷疑過。
只是多少,在耳聞夷陵老祖的臭名之時,他有些遲疑。
那個他只能從別人口中認識的男人,說不定其實沒那麼壞。



藍思追一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雖然也不是沒好奇過,但就算他提出這個疑問,也找不到可以回答自己的人。
規訓石有言,不可道聽塗說、不可嚼人舌根更不可隨意猜忌,所以即使其它人被尚還年幼的藍思追詢問,也只能一臉困擾的搖頭,表示並不清楚,或讓藍思追自己去詢問含光君。
可藍思追年紀再小也不是個笨蛋,看到含光君那一臉冷冰冰的模樣,光是忍住不哭就已經用盡全力,哪還能提什麼問。
當然藍思追也有些納悶,這雲深不知處這麼大,怎麼大家都不知道他爹娘的消息,非得要他自己去問含光君才行。疑惑埋在肚中,藍思追甚至有幾年以為自己該不會是含光君的私生子,可含光君的長相跟自己並不相似,對待自己的態度亦與他人無異,除了會把自己放在兔子堆以外,哪有半點費心照顧的模樣。
不,說到底把三歲小娃放在兔子堆裡,還當是找了可以陪玩的伴,這種做法才算不上費心照顧吧。

幾年下來,藍思追在雲深不知處倒也生活得挺好,除了學字學得很快以外,還寫得十分工整,其餘劍術仙學也都在標準之上,更別提那氣質、態度跟涵養,完完全全是個藍氏子弟該有的模樣,就連其他修士前輩,也常常會忘記藍思追其實並非真正藍家出身。
也許是覺得藍思追夠大了,某次聽學結束後含光君令藍思追單獨留下,原本藍思追還以為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麼或是作業寫錯了,卻聽見含光君沒頭沒腦的一句你還記得多少,完全沒能控制住表情的茫然看人。
幸好在藍思追手足無措準備把課堂上的內容全重述一遍之前,含光君開了金口。話語跟以往差不多短,簡潔到讓人不知道是否該追問;總之,藍思追這下確認了,自己的父母確實早已過世,可惜的是,連含光君也不清楚自己父母的事情。

含含糊糊之際,藍思追覺得自己似乎想起了什麼,但又不是很確定,點了點頭,藍思追感謝含光君的教養之恩,但也知道這個話題恐怕從此結束。連含光君都不知道的事情,估計也沒有其他人知道,轉念一想,藍思追突然抬頭,問了句自己是否還有其他親戚。
也許是這話題有些失禮,只見含光君難得露出有些複雜的表情,半晌才搖了搖頭。
可藍思追卻莫名的胸口一陣抽痛,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感覺含光君這搖頭的意思並不是不知道,而是他藍思追在這世界上,真沒了其他親戚。

再次謝過含光君,藍思追知道自己不能再奢求更多,他沒有把這件事跟其它人說,只是更專注在姑蘇藍氏的教導上。
他已經十多歲了,再過不久就要頂著姑蘇藍氏的頭銜下山,跟其他同修子弟一起獵夜或是共同協助那些受妖鬼之苦的尋常百姓。
遲早有一天,他會成為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仙家修士,縱使無法尋得自己的過往,光是活得對得起起天下百姓,也算是報答父母跟藍氏的生養之恩了吧。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