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年 藍忘機

午夜夢迴,他總是會想起那個人的樣子。
像是那人從未離開過他的生命一樣,清晰的連一丁點細節都沒出錯。
但那又如何,那人已經只能出現在他夢裡了。



十年的歲月並不短,但也沒那麼漫長。藍忘機雙手撫上琴面,那纖長手指細細一撥,清而短的音節便迴盪在空中。
是問靈,也是自己的執著。可惜今晚也依舊沒能得到藍忘機所希冀的答覆。
其實藍忘機心裏也知道,那個被鄉野居民謠傳的像是隨時靜待時機準備捲土重來把人間搞得一團亂的大魔頭,根本不可能會有回來俗世報仇的念頭。但藍忘機卻也無法不感到沮喪,畢竟對魏無羨來說,這世間居然真的毫無留戀之處。

藍忘機背上留下的那三十三道戒鞭傷痕,早已痊癒,可對藍忘機而言,那些疤痕遠遠比不上胸口上的烙印來得疼痛,更比不上魏無羨拒絕了自己那般心痛。他在那山洞裡,對魏無羨說了好多好多的話,多的像是這輩子只剩這麼一次了似的,卻沒想過那日一別,果然再無機會。
而魏無羨甚至死的連一點屍屑都不剩,要不是藍忘機找到了躲在山洞裡高燒不止的溫苑,恐怕就算把那座山徹底翻了,藍忘機也會忍著化膿淌血的傷口留在亂葬崗。他不願意相信,卻也不得不信,因為他比其他人都還要清楚魏無羨,那個被稱為夷陵老祖、彷彿作惡無數的男人,其實只是守著自己心中的一套正義而已。

除了兔子增加了以外,雲深不知處這十年來並沒有什麼改變,依舊紀律嚴謹、規訓只增不減。
其實一開始藍忘機也沒想讓兔子增加的那麼多,畢竟兩只公兔子相處的也挺好的,只是那不時交疊的動作實在令人害羞,無可奈何的藍忘機只能抓了兩只母兔子回來,可奇怪的是那兩只公兔子疊來疊去始終不疊在母兔子身上,藍忘機不知道原來兔子也會挑對象,只好有空的時候又挑了幾只回來,這麼一挑一揀成了習慣,也確實有些兔子彼此看上眼便生了一窩,如此代代相傳倒也成了教育的一環。

藍忘機想起了輪到這陣子餵食兔子的藍思追,那個他抱回來時原本還那麼點大的孩子,現在已經長得有幾分俊秀,雖然年紀尚輕但也看得出來將來大有所為,甚至可說是這輩子弟中最令人期待的一個。可藍忘機多少有些遺憾,他無法斷言藍思追遺忘了過去這事,到底是好是壞。
只是藍忘機始終記得,他跟魏無羨一起帶著溫苑逛大街買東西的時候,那彷彿一家三口的時光有多愉快。
可這就跟他對魏無羨的所有感情一樣,無法訴諸他人,也不願訴諸他人。

所以今晚,藍忘機依舊買了一壺天子笑,依舊一個人在靜室,那短暫的琴聲不響,卻很悠長。
像是藍忘機對魏無羨的情感一樣,一直道琴弦靜止了,都還能聽見聲音迴盪。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