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年 魏無羨

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死去,就如同他其實從未想過自己真的會有修行鬼道的一天。
然而世事無常。
原本以為光是活著就夠辛苦了,可等到真的死了,才知道活著真的是很辛苦的一件事情。



仙門百家今年也沒有鬆懈下來,大動作的招魂儀式,那把山頂填的密密滿滿的鎮山石獸讓魏無羨有些頭疼。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麼歸世還魂的必要,明明在他活著的時候多的是詛咒自己不得好死之人,而如今他真死了,大家卻像是一點也不滿足似的,成天希望自己再出江湖。
他魏無羨就算真是記仇小人,也沒有殺遍天下的瘋狂,何況有多少事情是自己招惹而成的無奈結果,魏無羨又怎麼會不清楚。
於是一點也不在乎現世之事,既沒有投胎的打算,也沒有自我束縛的意思,魏無羨的魂魄僅僅是飄著而已。

真要說活著與死了之後最大的差別,大概是腦子變得很清楚吧。
魏無羨其實不太記得自己死前的事情,但他印象很深刻的是,自己的脾氣確實因為修行鬼道而變得暴戾。
只是當初,遭逢了那種事情的魏無羨,自然有千百個理由仇恨溫家,即使下手狠毒也不過是一報還一報,怎麼會覺得是受鬼道的影響。而之後的遭遇,對魏無羨來說更全不是可以憑心應對的狀況。
所以等到魏無羨能心甘情願地承認時,早就為時已晚。

魏無羨總是活得很瀟灑,像是沒有解決不了的難題,也像是沒有放在心上的事情。
所以他認為,大概就連江澄都沒有注意到,自己早已不敢與之見面這件事。提不起勇氣鼓不起臉,保溫一事也不過是拉開彼此距離的一個契機而已。
可魏無羨怎麼也沒想到,明明只是退後一步的距離,卻成了鴻溝。他沒有任何可以贖罪的方法,甚至無從辯解。明明比任何人都重視江家的自己,明明打從心底希望師姐能夠獲得幸福,卻真成了江家家破人亡的兇手,親自掐碎師姐幸福的未來。

珍視的人、想要保護的人,都已經脫離了這指尖。
但這成為雙刃劍的鬼道之術,卻是捨棄了金丹的魏無羨唯一可以保身的方法。
魏無羨看著他最好的朋友-雲夢江氏僅存的傳人帶領仙門百家上亂葬崗圍攻討罰,再看看自己守著的這溫家五十名修士,魏無羨自然是不想死的,但縱使有千萬理由,他也不可能手刃情同手足的江澄。那個比任何人都有資格殺死自己的男人,那個一輩子也不會知道魏無羨為他付出了什麼的男人,恐怕永遠都會恨著自己了吧,於是自責混著絕望,魏無羨選擇了被鬼將反噬的下場,斬斷這一世恩仇。

只是含含糊糊之間,魏無羨彷彿記得曾有個人握著自己的手,一再一再說著要帶自己離開的話。
但那時早已天下人人諸之的魏無羨,怎麼可能讓自己再給人添麻煩。
他聽不進去也不想懂,簡短的話語連回憶都吝於保留。只求下輩子若有機會,再執子之手吧。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