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年 薛成美

他知道自己很執著,往死裡的執著,所以才造就了這有仇必報的個性。
但他沒想過自己會守著一個人、一個死人。
情願整天晃蕩在這自己造出來的鬼城裡,活得幾乎忘了自己原本的模樣。



其實薛洋對曉星塵的第一印象非常差,又是個自以為清高的道士,薛洋在心裡如此譏諷。
他笑曉星塵的天真,笑曉星塵居然以為真有人可以治得了自己,也笑那理當殺人償命的想法,更笑命運居然讓曉星塵救活自己。所謂天道好輪迴不過這麼回事,活該曉星塵以為錯的是自己,孰不知對薛洋來說常家滅門一案才是殺人償命。
反正君子報仇三年不晚,有人細心照料傷勢對薛洋來說可是樂意至極,可惜一段時間相處下來,薛洋發現這曉星塵還真不是普通的笨蛋,居然真的相信好人會有好報這種蠢話。

薛洋想,曉星塵肯定是過著和平幸福的生活長大,所以才從來不知道被人背叛的滋味,這讓他起了把曉星塵弄髒的衝動。他想讓曉星塵知道,殺人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但沒想到用計欺騙曉星塵遠比殺人還要更容易,這讓薛洋更覺得可笑。
薛洋以為這樣的生活也沒什麼不好的,每天跟小瞎子鬥嘴,然後等著吃飯,偶爾一起上街,或者晚上獵夜,和平到無聊卻又挑不出壞處,直到一次圍爐夜聊,那說故事的話題讓薛洋忍不住試探的說了自己以前的事。

他其實也不知道哪來的衝動,就是突然想這麼一說,可真當曉星塵在事後追問他,薛洋卻又不願意說了。
他想,這道長真是悲天憫人,還真以為可以解救天下苦難蒼生,就算他現在說了,曉星塵又能怎麼辦?難不成能回到過去的時光安慰自己嗎?還是會突然同意常家滅門一案情有可原?別說笑了,他薛洋從不認為自己有錯,更不需要誰的諒解,那一句別沉鬱於過去,說到底不過是事外人的輕鬆而已。

然而這樣的心情止於清晨,那突然出現在桌上的糖果。

薛洋起初覺得有些好笑,卻又說不出什麼諷刺的話。他想,這曉星塵未免覺得自己太好打發,就那麼一顆糖能頂什麼用,可轉念一想,這世界上又有誰真的給自己糖過,於是最後摸摸鼻子,乾脆把糖果扔進嘴裡眼不見為淨。可隔天糖果又出現在桌上,再隔天也是。薛洋開始有些茫然起來,卻又很快適應,他不懂曉星塵究竟打得是什麼主意,但也不在乎,他什麼都沒說的吃下了每天一顆的糖,享受那在嘴裡化開的甜味。
薛洋開始有些好奇,曉星塵會給自己糖果到什麼時候。他依然像之前那樣說些胡話逗曉星塵,不時跟小瞎子吵嘴鬧事,卻怎麼的突然覺得,這樣的生活一直下去也挺好,即使傷口全部復原,也沒有拆穿一切離開的打算。

可最終,這樣的生活還是結束了。
當薛洋用霜華一片一片削下常萍的肉時,他的面容是扭曲的,那似笑帶恨的表情,像是復了天大的仇,又像是一點也不甘心似的,一整晚的哀號聲也無法平息他心中的怨懟。
可除此之外,薛洋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
他有時候會想起,曉星塵為了自己殺死宋嵐的那幕,直叫他欣喜若狂的暢快感,彷彿生平第一次被滿足了一樣。可轉念一想,卻又想起曉星塵噁心自己噁心的寧願自殺的表情。

即使曉星塵已經死了幾年,薛洋仍然無法釐清自己對曉星塵的感情。
他對曉星塵自然是生氣的,他氣曉星塵的高高在上,那彷彿從來沒做過任何骯髒事的乾淨模樣實在礙眼的很,他曾經很多次的想過,等曉星塵的魂魄收集完畢,他要第一時間把曉星塵煉成兇屍,最好還是有自我意識的那種,他要每天把曉星塵帶在身邊,像操縱宋嵐一樣讓曉星塵去殺人;殺他討厭的人、殺無辜的人、殺他看不順眼的人、殺很多很多的人,然後他就可以吃掉手中的糖果,曉星塵也不再有資格說自己噁心。

可惜這些想法也僅是想想而已,因為薛洋怎麼也恢復不了曉星塵的魂魄。
薛洋隨身攜帶的那鎖靈囊裡,曉星塵的魂魄就那麼一點點,又白又淡像是隨時都會消失,又像是在捲著身體哭泣似的,讓他總是不忍多看,又恨得直瞪著。薛洋知道,自己其實沒那麼想要看曉星塵哭泣的模樣,可他也沒有其他辦法。
如果不是曉星塵不肯回來,薛洋真沒想過要殺掉義城的人。但不管他殺了多少人,一天一個或是一天幾個,曉星塵都沒有給予任何回應。於是他殺完之後又把人煉回活屍,彷彿脫褲子放屁一樣,賜死還生讓義城的時間逐漸停止下來不再流轉。可即使宋嵐的雙手已經沾滿血汙,即使薛洋譏諷的笑著對曉星塵的屍體講述自己如何殺掉阿箐,曉星塵依然沒有回應薛洋要求的意思,那瑟瑟發抖般的魂魄單薄的令人心碎。

日子一天天過去,必須復活曉星塵這個念頭已經不光是執念兩個字足以形容。
薛洋感覺他從來沒有一刻忘記曉星塵的模樣,事實上也真的沒有。當薛洋為了尋求方法而假扮成曉星塵外出時,幾乎比他自己想像的還要自然。薛洋知道曉星塵會怎樣說、會怎樣笑,彷彿是被曉星塵本人奪了舍一樣,即使薛洋自己跟溫柔文雅這詞彙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卻可說是接近完美的重現了曉星塵的姿態。
但即使如此,薛洋所有的安排跟計畫依然全都成了一場空。

義城從純樸卻喧鬧的小城變成死城再變成活屍城,薛洋已經無計可施。
他能問的能找的都試過了,卻怎樣也無法逼自己放手。
那想要喚醒曉星塵後笑著對他說再也逃不開自己手掌心的想法,變為了最難實現的願望,彷彿薛洋才是被困在義城裡的孤魂野鬼似,守著那個曾經真心對自己好過的男人。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