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年 聶懷桑

他以為他的大哥能扛著聶家一輩子,再不然,也能扛到盛世太平的那天。
然而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他一直到自己成了宗主都沒能意會過來。
像是不想相信一般,他怎麼也無法接受那追求正義、為人剛正到食古不化、腦袋僵硬的大哥,居然會落得入魔而死的下場。



坐於吃人堡前,聶懷桑覺得自己的運氣也實在是好的過頭。
聶懷桑一直都不是個聰明的人,但也不笨。要比文學、要比武力,這世界上多的是比聶懷桑厲害的人,可要比化險為夷,恐怕沒幾個人有聶懷桑這般的本事。畢竟聶懷桑年紀輕輕就已登上宗主之位,有權有錢還有兩個比自己更有名有力的便宜哥哥。縱使有再困難的問題,只要不是天要塌下來了,聶懷桑總能磨得兩位哥哥出面幫忙,可這次聶懷桑卻握緊了拳頭,打從心底認為這不是件能透漏給其他人知道的事情。

大哥的屍體消失了。
若不是聶明玦的死法讓聶懷桑一直耿耿於懷,聶懷桑可能也不會發現這件事情。
而從現場的情況來看,這也絕不是聶懷桑應該發現的事情。畢竟大哥的配刀未丟,表示意圖並非盜墓,但跟大哥有冤仇到要奪人屍首且真有能力做到此事,怎麼想也絕非自己可以輕易招惹的等閒之輩。更多的是,怕只怕這件事情還真不是針對整個聶家,這樣一想聶懷桑的心便涼了大半截,他無法控制自己不去懷疑大哥真正的死因。

慶幸的是,大哥的左手順利的被找了回來。
左手。聶懷桑簡直無法忍住笑聲,天知道當聶懷桑確認了這是大哥的左手時,他因為悲痛而哭泣到何種程度。
他的大哥或許是因為兇化、或許因為人為而成了兇屍,但聶懷桑不知道這件事情跟自己的大哥被人分屍比起來,到底哪個才更讓人心痛。
他找不到大哥的其他部分,也找不到大哥真正的死因,更沒有能力控制住這已經兇暴化的屍塊。腦子裡的猜測越多,聶懷桑越是心裡發寒,但猜測終究是猜測,任憑聶懷桑打聽到了多少消息,也不敢真正斷言自己的臆想。

可聶懷桑最不缺的便是人脈,他剛好認識這世界上最熟悉鬼道之人,也清楚那人的脾性,唯一可惜的是那人已經死了很多年。但那又怎樣呢?聶懷桑不缺的還有每次都能逢凶化吉的好運氣。
他想起幾年前見過一面的莫公子,那個跟三哥一樣從沒被金光善好好對待過的私生子,雖然只有斷袖之癖的醜名廣為人知,但聶懷桑可真聽聞莫玄羽有段時間跟金光瑤走得很近,甚至兄弟間共享過一些夷陵老祖的禁術秘笈,也才讓莫玄羽誤以為兩人之間能有些什麼發展。

瞇了瞇眼睛思索,聶懷桑決定要去會會莫公子,如其它仙道百家所言,夷陵老祖雖是邪魔外道,但他發明的法器跟咒術可實用異常,也因此當日亂葬崗大圍剷才會變得像大拍賣一樣,大家一窩蜂的上前把能搶的全搶了,連一張廢紙都沒漏。
雖然不知道莫玄羽跟三哥到底有多親密,也不知道那所謂夷陵老祖的禁術是否能幫上忙,但無論如何能躲過三哥打聽消息也算是值得了,於是深吸一口氣,聶懷桑起身出門,為了大哥、為了聶家更為了自己,他只能繼續裝做一無所知。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