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年 金光瑤

看著大哥倒下的身影,他哭了。
那份淚水絕對不是假的,但內心的暢快也是真的。
他努力了大半輩子,才終於爬到這裡,自然不能忍受又被一句娼妓之子,踹滾回金麟台下。



金光瑤掌權之後做了不少事情,包含好的,包含壞的,硬要說的話,金光瑤認為自己絕對不是個好人,更不是個正義之士。
這大概是因為,他身邊正好有著所謂正義之士跟好人的範本。
可金光瑤有時候也覺得很好笑,他明明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貨色,卻仍天真的曾經以為結拜一事或許多多少少可以改變自己。
說起來也是虛榮,縱使作惡多端者也鮮少甘願臭名在外,可不管努力的做了多少好事,金光瑤比任何人都還要清楚,想要從井底翻身哪是那麼容易的事情。無論理由也好藉口也罷,金光瑤其實並不後悔自己做的任何事,他一直都知道自己沒有其他人幸運,所以想要得到什麼,自然必須付出代價。想想也挺合理,畢竟別人從他身上拿的,金光瑤也全都會討回來。

金光善死後,金光瑤依舊沒有放棄修復陰虎符的想法,即使薛洋一再表示修好的陰虎符並不完善,可常家滅門一案,早已證明了陰虎符的威力。同為市井出身,金光瑤用聞的便知道薛洋跟自己是同類人,像是自己無法欺騙自己一樣,薛洋的推託之詞金光瑤聽得比誰都還透徹,所以小心謹慎,在懷疑的同時先鋪好後路,做好隨時殺人滅口的心理準備。畢竟,對金光瑤來說陰虎符本來就是有極好、沒有也可以的祕寶,若不是金光善渴求權力至此.....
想想金光瑤便覺得諷刺的笑出聲,正因為金光善渴求權力,才讓自己有機會爬上這個位子,爬上這個可以親手殺掉自己父親的位子。
而如今,也是因為聶明玦執著於修道,才讓自己有機會鑽了空子。

其實金光瑤也不太能解釋自己為什麼要把聶明玦煉成兇屍,當然,他絕對沒有想要讓聶明玦復活,好狠狠罵自己一頓的想法。只是無論聶明玦的兇屍有意識與否,這都是不能用的東西;於情於理於私情,都不能讓聶明玦以這種方式回來。
可把聶明玦煉成兇屍的過程並不順利,甚至可以說是糟糕透頂。金光瑤曾經以為聶明玦對自己的嫌惡態度只是因為正義感使然的看不過眼,但從兇屍那明顯想要攻擊自己的行為看來,也許聶明玦遠比金光瑤想像的更要了解自己。金光瑤不想去思考聶明玦到底是從什麼時候看穿了自己的真面目,只是慶幸自己做的準備夠足,把聶明玦分屍之後很快便著手安藏一事。

在薛洋跟陰虎符的作用下這件事情處理的快又完善,甚至諷刺的令金光瑤十分滿意,只可惜薛洋跟自己還是太過相似,原本想要貢上薛洋的屍體當作弔念聶明玦在天之靈的這件事情,在薛洋負傷逃走下草草結束。
其實依照薛洋的傷勢來看多半是不可能存活的,所以金光瑤也沒太放在心上,只是在藏寶室對著聶明玦的頭顱時,仍沒能忍住的笑著說了幾句。那是金光瑤從來不敢對聶明玦直說的話,帶著計算、諷刺、滿滿心機的惡質口氣,卻令金光瑤感覺無比放鬆。
話題結束,金光瑤再次帶上一如以往的笑容,裝作若無其事的離開房間。或許與他的二哥藍曦臣見面談天,也或許前去幫忙他大哥那沒用的膿包小弟聶懷桑,更可能頭疼的想著讓小金凌開心一點的方法;把一切好的壞的全吞入腹中,金光瑤今天也立於金麟台上。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