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年 藍曦臣

他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如此深沉的愛著一個男人。
可他還來不及幫忙想點主意,這男人卻已經灰飛煙滅。
如同他那令人尊敬卻又霸道的冥頑不靈的義兄一樣,他總覺得要是能早一點點、多細心一點點,也許就能化解這些遺憾。



當藍曦臣得知忘機多了逢亂必出這個美名時,他的心其實是痛的。
他手上似乎還殘留著那戒鞭抽上背部時的觸感,而在此之前,藍曦臣從來沒想過會有必須這樣懲罰忘機的一天。他那寡言到被世人認為高冷的弟弟,從出生以來幾乎沒犯過什麼過錯,更別提那雅正端方的個性,簡直可說是姑蘇藍氏的金字活招牌,也一直令藍曦臣引以為傲。
所以藍曦臣很後悔,如果在當時他有察覺到就好了。當忘機反常地跟他說自己想帶一人回雲深不知處藏起來的時候,如果他有多追問就好了。

放下手中的茶盞,見金光瑤還想多言,藍曦臣搖了搖頭。
忘機的事情,藍曦臣並沒有跟太多人提過,就算一時脫口也往往語帶保留,可聰明如金光瑤,總是幫他補完了自己不敢說出口的那些臆想,而如今也沒有必要再隱瞞,於是苦笑一聲當作回答,任阿瑤再次把話題轉回正事上。

瞭望台的建設進度比想像中順利,實則是近年來最好的消息。
藍曦臣還記得當金光瑤初提這個想法時,自己跟聶明玦有多意外。這當然是個好想法,可光想就知道執行上會有多困難,所以當第一期的建設不了了之時,也不過是預料中事。
然而金光瑤並未放棄,才登位仙督便又急急著手此事,令藍曦臣再次認知到他的這個義弟是多麼好的孩子。可這份好,似乎怎麼也傳不進兩人的義兄耳裡。

這麼回想起來,明玦兄的離世也著實令人遺憾。
對一生修行正派,嚴守自律的藍曦臣來說,無論是修行鬼道或是走火入魔都是離自己有那麼些遠的事情。
藍曦臣並非不知道,達成正義的方法很多,所以也從來無法去說那固執強硬的義兄跟狡詐聰穎的義弟究竟孰對孰錯。可他還是感到遺憾,對於直到最後都無法從明玦兄眼裡消掉那份怨懟跟不諒解一事,藍曦臣認為自己完全能理解阿瑤有多自責與心痛。
所以他跟金光瑤從不婉拒幫助聶懷桑任何事,也算是慰明玦兄在天之靈了。

站起身子,藍曦臣原本想謝絕金光瑤恭送自己,卻在推開房門時看見遠處那放得高高的風箏,藍天白雲之下,孩子們的嬉笑聲聽起來特別開心。這麼一想,金家的小公子似乎也到了能晃著身體奔跑打鬧的年紀,有道是江湖人才輩出,如今自己能做的事情,也不過就是讓黎民百姓安居,並期待這些後生晚輩的成長了。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