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年 江晚吟

當他率眾攻向亂葬崗時,他的內心滿是恨意。
他恨,恨魏無羨害他父母雙亡,恨魏無羨害他姊夫慘死,恨魏無羨害他姐姐離世,更恨自己沒能挽回這一次次的破局,明明情同手足卻只能用這種方式道別。
然而他沒想到,在他下手之前魏無羨已經被鬼將反噬,他甚至沒能在最後責罵他、責問他,連屍首都沒的不能帶回家抽一頓洩恨,只留那把讓他恨透了的破笛子,跟那團壓在胸口矛盾而不快的情感。



距離魏無羨死亡已有三年,那一百二十座的鎮山石獸依舊壓著亂葬崗山頭,而今年的招魂儀式依然沒有任何反應。看著各地送上來的報告書信,江澄揉了揉太陽穴,不想去計算這三年來自己究竟抓了多少奪舍及修鬼道之人。
這些崇拜夷陵老祖的傢伙有大半是認為鬼道比仙道好修的笨蛋,但除了看到紫電鞭就嚇得哭著求饒的蠢貨以外,也有不少是學得微妙微俏,一看就想抓回去嚴刑拷打之人。然而即使如此,關於真正的魏無羨的消息,還是連個屁都沒有。
那些在市井里傳的繪聲繪影的內容,也逐漸成為一個個故事,越來越多人開始相信夷陵老祖如果不是早已魂飛魄散,就是謠傳的太過誇大。

細想至此,江澄狠狠地把筆摔了出去,這舉動嚇到了正巧推門進來的金凌。
只見那才比江澄膝蓋高那麼一點點的金凌,一手拿著小鈴鐺一手還維持著推門的姿勢,抽了抽鼻子就要大哭。縱使有再多無奈,江澄大大嘆了一口氣揮揮手趕開後面趕來的奶媽,兩手一提便把小金凌抱進懷裡。
畢竟這是他世界上唯一的血脈了,但他看著金凌的時候何嘗又不痛苦。

再次嘆了口氣,江澄抱著金凌坐回位子上,而金凌好像也知道舅舅心情不好似的,收回就快奪眶而出的眼淚,晃晃那肥短的四肢,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晃小鈴鐺上。可這舉動讓江澄更是頭疼,他心想要不是這小傢伙是他唯一的寶貝姪子,真他媽想直接把他扔出去。
江澄他不是討厭小孩,雖然並不擅長照顧,但他這時討厭的是那聲音清脆做工精巧的小鈴鐺,畢竟他知道那是誰送的,而每次看到這個鈴鐺又像是一再強調,魏無羨沒能控制好鬼將軍進而害死他姐姐、姐夫這件事並不是故意的一樣。
江澄當然知道魏無羨不是故意的,可殺了人的事情,能說不是故意的就了結嗎?

終究沒能忍受的,江澄握住了金凌還在開心搖晃的小手。他似是遷怒似是威嚇的命金凌不准再在他面前搖鈴鐺,這舉動嚇得小金凌五指一鬆,直接把鈴鐺甩到地上。江澄感覺到自己太陽穴又跳了跳,無奈一手撈著金凌蹲下身,撿起小鈴鐺直接綁塞進金凌的腰帶裡,便把小金凌推出書房讓奶媽帶玩去。

再次回到桌前,江澄草草回覆了那些與其他大家互通往來的書信,並再次要求一有離奇奪舍或能以笛馭屍之人都必須馬上通知雲夢江氏。他想,即使措辭激烈了點也沒有關係,那些收到信的人只會當是江宗主心仇未散,而不會有人知道自己對魏無羨的複雜情感哪是一個恨字可以形容。
甚至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這麼執著甚至帶走他的笛子到底是為了什麼。
是沒有了笛子魏無羨就算奪舍返陽也不能像以前那樣沉迷鬼道,還是覺得魏無羨會為了笛子回來找他呢?
也或者他只是想魏無羨回到他面前,讓他像以前那樣好好責他、罵他,也就還有原諒他的可能罷。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