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年 宋子琛

當他後悔莫及,卻已經無法說出口。
那一腔的熱血從口中吐出,更多的卻是從心頭滲出。
被自己苦苦尋覓的人所殺,他不恨;只怕那連光明都可以挖給自己的男人,會有多自責。



宋嵐曾經以為自己一輩子沒辦法原諒曉星塵,但他也知道這不過是遷怒。

他這輩子從沒見過比曉星塵更乾淨的人,也許一開始只是被他的脫俗所吸引,但那並非完全天真的正義感很快就讓宋嵐跟曉星塵一拍即合,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可站在池塘旁的人怎麼會知道池水有多深,曉星辰只認為滅了常氏一家的那男人是個壞到骨子裡的大惡人,卻從未想過對一個惡人來說報復人的方法有太多太多種。
宋嵐其實是知道的,本來薛洋滅了自己的道觀就是為了噁心曉星塵,可那是他長大的道觀,是他的雙眼,傷在自己身上他痛得無法思考。就算理智大喊著曉星塵跟自己同等痛苦,他也沒辦法像以往那樣談笑風生。
對宋嵐來說已經不是原諒與否的問題,光是說出不必再見,就已經是他當下能做到最理智的抉擇。

因為恨是有的,但是不想恨。
所以慢慢療傷,卻在睜開眼之後才知道傷害終究造成。

在鏡子裡看到的是曉星塵那對清明無瑕的眼睛,那曾經深深吸引自己的乾淨。正因為自己才經歷過所以知道,宋嵐簡直無法想像像曉星塵那般溫雅良善的人再沒了眼睛之後該如何生活。更別提曉星塵那對人和善到不在乎吃點小虧的個性,剛下山時就已經讓他瞠目結舌過不少次,要不是抱山散人名聲之大,還真難想像哪裡能教育出那麼不諳世事的公子。

可宋嵐同時也害怕。
怕薛洋知道自己在找曉星塵會對瞎了眼的曉星塵不利。
也怕曉星塵信了話不願意見自己。
更怕面對曉星塵。

所以他一點點的找,一點點的。尋見眼善的人便詢問有沒有看見一位帶了劍的眼盲道長,不在乎花多少時間,只希望有一天終於碰上面,可以誠心的跟曉星塵說一句對不起。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