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年 溫瓊林

被鎖在無光之處,每日伴隨著的只有手腳掙動時發出的鐵鍊碰撞聲。
溫寧其實覺得有些詫異,他以為自己跟姊姊一齊前來負荊請罪,肯定會換回雙雙挫骨揚灰的下場。
畢竟自己又失控了,那生前從未碰觸過血腥的雙手,在死後亦無法感受到鮮血的溫度,不過是諷刺而荒唐,無可救藥。



其實,不過是不到一年前的事情。

溫寧還記得當自己死而復生的那刻,有多麼難以置信跟感激。
他知道自己死了,很清楚的知道,畢竟在射日之征確定的那天,他便知道身為溫家一員的自己恐怕逃不過這劫。縱使以往不曾參與,但袖手旁觀又怎麼會無罪。所以即使死得很不堪,也沒有委屈的資格。
然而,自己卻復活了。

雖然生活的地方變成了亂葬崗這般滿地屍骨、眾人避嫌的邪荒之地,但能三不五時的跟著魏公子夜獵也沒什麼不好的。過去從未能提起勇氣上戰場的自己,突然變成了萬夫莫敵的鬼將軍,在感受到自己派上用場的同時,也覺得有些諷刺可笑。但放下那些,還能跟姐姐以及其他族人一同生活,光是如此就足以讓溫寧感謝的幾乎想要照三餐跪拜魏公子。
可惜他不會餓,也分不出三餐的時間。

對溫寧來說,從人類變成兇屍這件事情其實沒有太大的實感,因為回憶還在,只是同樣也失去了很多;像是變得不再知道痛、不再怕毒、不會餓、不想睡,雖然無法表達感情,但加加減減也沒什麼不好的。
這彷彿從佛祖指縫偷回來的每一天,也曾安安穩穩的過了小半時段。
他日出時跟著其他溫家人一齊開墾田地,午後跟著魏公子前往城鎮,看魏公子假借採買之名行亂花之實,傍晚一邊整理自己拉回來的一車子貨物,一邊聽著姐姐罵魏公子的聲音與其他族人的嘻笑聲,然後等夜晚的獵屍結束,他會再把魏公子平安護衛回伏魔洞,一天也就是這麼結束了。

可是溫寧怎麼也沒想過,最後會是那樣的收場。

那天在窮奇道上他短暫的失去了意識,恍恍惚惚之間,只覺得有強大的怨恨驅使自己,雖是有些古怪,但意識很快便又恢復。只是再次睜眼,滿手的腥紅跟魏公子發狂崩潰的模樣都令溫寧感到納悶,無法感受到溫度的自己,即使盯著金子軒的屍體好一會也沒能理解過來,而理解之後他也只能先盡快帶魏公子遠離這早已平息風波的慌亂戰場。

他殺人了。
生前從未做過傷天害理之事的溫寧,居然在死後親手殺掉了恩人的姊夫,他分明知道那個人對魏公子來說有多重要。然而,已經成了兇屍的溫寧,甚至連表達這份痛苦的能力都沒有。
近乎草率的,溫寧跟姐姐很快便取得共識,他們並非想死,但能以兩人之命換回一切,這段時間的記憶也足以讓姐弟倆人在黃泉路上好好品味。偷來的歲月始終要還,殺人償命不過是江湖基本。

可惜他又失去了意識,沒有理由的,這次溫寧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錯手殺死了哪些人,說不定首當其衝就是想要安撫自己的姐姐,然而那又如何呢?再次醒來溫寧的身邊只剩下黑暗,沒修過非道的溫寧,並不清楚偶爾出現的那人到底在對自己身體左右搗鼓做些什麼,只是當頭上傳來刺痛,溫寧那渾沌而無力的大腦終於認知到,被煉成兇屍的自己已經永遠無法變回人類。

留言: 0件

留言:はまだありません

留言:をどう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