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6« 2017.07 »08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大哭然後說喜歡


隕星

你想起來了、忘記了、然後離開了。
空蕩的牢籠外,他的屍體掛著淚水,然後他,守著寂寞等待遺忘。
『吶,喜歡我吧,艾利歐特。』

他總是出現在你面前,由下而上跪坐著看著你,像是等待主人獎賞的小狗一般。

『喜歡上我的話,一切就解決囉?』
『只有艾利歐特才能殺掉的我,絕對不會讓艾利歐特再傷心難過的呢,吶?』

說著甜蜜如惡魔耳語般的話,蹭向你的胸口擁抱住你,於是你知道那幼犬般的外表下隱藏著塗了劇毒利齒;是用看似可愛又有用的提議,一步步把小紅帽吃入腹內的大野狼。

『我的話,即使是艾利歐特也能好好守護住的喔?』
『而我也會好好保護艾利歐特的。所以,一起成為我家的團員嘛。』

撒嬌的話語,貼心的舉動,說著只屬於你一個人的啾卡,眼裡也確實只看著你一個人。
你知道的,要是相信他的話就輕鬆了,不管是監獄還是馬戲團也好,只要承認了自己的罪,然後向其他囚犯一樣完全聽從啾卡們的話就好了。
你明明沒有,拒絕或者抵抗的理由。


但是那個男人出現了,他在你的面前槍殺了你的啾卡。

答答答答答的,輕機槍連續擊發的聲音震耳欲聾。
『喔呀喔呀?這就是你想守護住的東西?』
『不會被其他人殺掉的存在,還真是何其脆弱呢。』然後用腳,用力地踩著啾卡的胸口。

滿溢出的血濺濕了地板,你瞪大了眼睛半响都吼不出一個子。
你是應該生氣的,對於那失禮的男人,但連監獄都走不出去的你,又能做些什麼呢?

『呼恩?真不愧是啾卡,連時鐘都沒有呢。』
『還是說一定要由所有者來殺,才會出現時鐘呢?』這樣說著,他看向了你。

那帶著綠的瞳孔裡滿是輕挑與自信,以至於你一時之間忘記了反應。
誇張、太誇張了,即使是做盡惡事的你也沒看過這樣的壞人。

但是才想要伸出手之前,就從後被擁抱住。

『不行!』你總覺得自己聽見有人這樣說。
可回過頭去什麼也沒看見。


『你想守護的,並不是這種東西吧?』隔著柵欄,他的手摸到你的臉上。

像是炙燒一般,那久未感受過的體溫令你不禁熱淚盈眶。
你想起你的好友臨死前,也是這樣摸住了你的臉,沾上了自己跟別人的血液,那黏糊糊又滾燙的溫度。

『只要你能走出來,我的這條命就是你的。』
『試著守護我吧,艾利歐特。』



你的啾卡還活著,依照這個世界的規則好好的活著。

但是你握住了腰間的槍,知道自己終會了結他的性命。


只有自己才能殺掉的、這種犯規的東西,簡直就是自我安慰用的妄想一般。
你查覺到的待在牢籠裡的自己,不過是找個地方躲起來逃避自己有多弱小而無能罷了。

所以離開,所以拼上性命,所以交出性命。
你這次說什麼也不會讓那個男人死去。



你還活著,你知道那男人殺了你,但你意外於自己居然想要留下艾利歐特這回事。
還好他沒察覺、還好他沒被你留下。

但是你又怎麼可能不想挽留他呢。
看到最真實的那脆弱的艾利歐特的你,只是真心地想把他藏在安心安全的角落而已。

你看見他進來、看見他大哭,看見他哭得滿臉淚水、看見他把臉埋進懷裡不斷抽泣;然後停止了、不哭了、臉上掛著淚水的他抬起臉來了、臉上掛著淚痕的他站起身來了;然後走開了,頭也不回地走開了。

結果你哭了。你從來沒察覺到監獄的地板如此冰冷。



還好被殺掉了、還好被殺掉了。
如果不是這樣的話,你簡直無法想像自己要花多久的時間來習慣被他遺忘。



但是你不知道,但是他也不知道。

離開監獄的時候,他告訴自己,大不了就是失敗了再回來罷。
離開監獄的時候,他卻沒發現到,自己原來真的忘記了那份難受。

時間轉動,離開了啾卡之國的他們肯定很快就會遺忘你,所以你不知道,他驕傲地說跟他的契約建立在可以摧毀對方的時鐘上。
時間轉動,離開了啾卡之國的他們肯定很快就會遺忘你,所以他不知道,摧毀掉他的時鐘回到監獄代表著他會再一次與你相會。


他哭完之後忘了你,你看見他忘了你之後大哭,然後這份愛情結束了,在相交之前就結束了。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