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6« 2017.07 »08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束縛


隕星

帽子屋黑手黨首領布拉德.迪普雷死了。
你會知道這件事情,是因為那隻蠢的不能再蠢的兔子又回到了監獄。

一如他當初被處刑人押著進來的模樣,這次也是安分地踏進了自己監牢裡。
在最深處的地方席地而坐,那黯淡無光的眼瞳正慢慢被黑暗吞噬。


真是笨蛋。-你心裡這樣想。
明明都出去了卻還回來到底是有多蠢。-然後隔著欄杆瞪著。


跟預料中不一樣,啾卡還有處刑人似乎都對現在的艾利歐特沒有興趣。

說著艾利歐特眼裡裝的再也不是自己了,啾卡調笑的語氣中似乎有些難過。
而跟啾卡相反,處刑人則是對著你炫耀自己居然能忍住沒殺掉艾利歐特是有多麼成長卓越。

被啾卡跟處刑人捨下的罪人,就如同被恩赦所遺忘掉的時間,在這一切靜止的空間裡,也只有你還記得他了。
也說不上你到底還算不算艾利歐特的罪惡感,你只是無法放下而已,說著自己只不過是做著最低限度的工作,你今天也端著裝滿胡蘿蔔的餐盤踏向他的面前。

『喂!』你說,但是毫無反應。

你多少知道了啾卡放棄他的原因,畢竟沒有人喜歡壞掉的玩具。

把自己完全封閉起來的艾利歐特,正如啾卡所說的只看得見帽子屋那傢伙了。
於是轉念一想,你讓自己變成帽子屋的模樣。

因為本來就是可以代替所有人的牌,所以偽裝成別人對你來說完全不是難事。口氣也好、聲音也罷,就連身形都完美的彷彿複製一般;單膝跪在艾利歐特面前,你回想著那傢伙令人討厭的笑容,然後溫柔的說。

『吶,艾利歐特。』

眼神開始慢慢對焦,你看見艾利歐特眼中映照出你的身影。
那是不屬於你的黑髮、不屬於你的大禮帽跟騎馬裝。

『布、拉德...』聲音有些乾枯、有些顫抖,艾利歐特臉上滿是不可置信。

『啊啊,是我。』因此你開始覺得好笑,這蠢兔子到底深愛那傢伙到什麼樣的程度呢。明明只是被利用、被欺負、被一直放在最近也最遠的位子上而已。

明明說了大話,卻連他所奢望的終焉都不能給予,毫不負責任的拋下了他而已。
如果是你的話、如果是啾卡的話,明明一輩子、即使被他討厭都不會捨下他的。

但是才這麼一想,猛然到有點疼的力道便往你脖子傳來,是被掐住了,被艾利歐特用兩手,緊緊地掐住了。

『咳、哈...!』

不能理解,而且想要推開。可你一對上艾利歐特的表情後卻又停手了。

那是非常美麗的笑容,那是非常美麗的淚水。
滴落在你手上的,是那般從來沒感受過的炙熱。你看著他彷彿解脫一般的絕美表情,突然理解了為什麼啾卡總是自願安分的讓囚人殺死。
一直誤以為他只是個單純的被虐待狂真是太對不起他了。

『太好了。』你彷彿聽見艾利歐特這麼說。

可腦子缺氧的你,只能感覺血液衝到臉上的燥熱跟耳朵深處的不斷迴盪著的嗡嗡聲。
你就要死了,就要被艾利歐特殺死了,就要被身為囚人的艾利歐特殺死了。
但是之後會變成怎樣你也不知道。

不是作為啾卡被殺掉的你。
終於親手結束了布拉德的性命而不再遺憾的艾利歐特。

你開始有些難過、有些認同啾卡,要是能永遠地把艾利歐特留在監獄就好了。

嗚呼,連用自己的身體去擁抱都辦不到的你,多少有些擔心要是連時鐘都沒能落下的話,這該怎麼辦才好了。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