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後悔


隕星

馬戲團的季節已經結束了,被轉走的謊話之國,現在只不過是回歸到了平常的遊戲盤。
坐在森林門前,你發著愣。因為已經不再是馬戲團之森了,所以時間也不再靜止;黃昏、白天、黃昏、黑夜、黃昏,在你目光之後,時間一如以往的混亂跑著,毫無規律。
直到你自己也屬不出到底在這裡待了多少了時間帶為止,直到那孰悉的聲音在你背後響起為止。


樹叢被撥動的沙沙沙聲之後是一抹棕色,帶著鮮豔的紅、帶著暗涸的紅,那人赤色的眼瞳冷漠地看著你,嘴上掛著笑說。
『啊!這不是艾利歐特嗎?真湊巧呢。』
『怎麼,你也開始迷上在森林野營了嗎?』

但你沒有回話,只是持續地盯著眼前的門。

『我聽說帽子屋家族的no.2失蹤了,沒想到是真的呢。不過即使躲在這裡也沒有用處喔。』
『還是說,艾利歐特你迷惘了呢?』踏著步伐,他一邊拍了拍身上黏著的樹葉,一邊走向你。

『怎麼會。』但你卻失笑了出來。
『那傢伙沒來找我不正是最好的證明嘛。』

不管看了多久都不會開啟的門。
那傢伙到底是走得多乾脆呢?

在你來得及察覺之前,時間盤便轉動了,原本以為會被彈出去的你,原本以為會再見到他的你,跑到森林的時候卻已經什麼都不剩了。彷彿他從來都沒來過一般,森林一如以往得可怕。
所以你停下來了,在原本是馬戲團帳篷的地方,站著、坐著、看著、等著,卻連一點聲音都沒能聽見。

『那麼就由艾利歐特你去找他不就得了嗎?』
『要是這樣的話啾卡肯定會很高興的呢。』又站近了一點,那人將手放到了腰上。

摸著劍柄的位置,然後悄悄握住,沒發出半點聲響的,他在你背後舉起了大劍。

『那麼艾斯你,又為什麼不打開門呢?』但是語氣帶笑的,你這樣說。

而後他停下了動作,露出一臉疑惑的樣子。

『作為黑手黨,可是不管怎樣的傳言都能聽見的呢。』
『布拉德曾經說過,人們不會毫無意義的散布謠言,只是要端看根據為何而已。』

所以你並非不知道,並非不知道紅心城的騎士跟時計塔的看守非常熟識這件事情,你沒把艾斯徹底列為你的敵人,只是因為他並沒阻撓你刺殺過尤利烏斯而已。
你當然知道在沒有尤利烏斯的國度裡,艾斯有多焦躁跟失常,只是那也不是你該放在心上關心的事情而已。
於是乎,你記憶後遺忘,然後在這刻將此重疊。

『我啊,可不是那麼好的人呢。』

回過頭,你對早已收起劍的艾斯笑著說。
你知道他知道,你現在心裡那些黑暗的情緒。

如果開了門的話,肯定會動手的,因為拋下了自己而殺了啾卡,因為被啾卡束縛至此而殺了啾卡,然後就再也離不開了,這次再被鎖住的話,就連布拉德也束手無策了。

所以安安分分的,等待遺忘之後,乖乖回到布拉德身邊。反正你本來就不擅長記憶,反正啾卡本來就只是難以證明其存在的,夢一般的東西。
等到下次時間再度來臨,你也許會再次想起,也也許會徹底放下,但那又如何呢?那都是不知何時才會到來的下次的事情了。

可即使如此,在此之前你都只能盯著門,假裝自己並不在乎。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