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雜談


送葬者

最近真的好累
新工作也比想像中忙
原本預計要做很多事情
不過實在力不從心

同居三十題總算是完成了
雖然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
覺得可以更好的發揮的地方
總之
算是逼自己完成了一件事情

也許是想證明什麼吧
這般執著的自己
也許只是想大喊"看吧,我至今還是深愛著你,深愛著啾卡,深愛著白三這個配對"
本命什麼的,只要給我相對的愛我就能相對地回報回去呢
強烈到了讓自己覺得痛苦的程度
不過最痛苦的往往不是自己創作的時候

因為人都是盲目的
所以自己很難看見很多東西
當被別人戳到的時候
就會忽地痛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因為跟朋友說了不想把啾卡交給三月以外的人
所以朋友寫了這樣的

老實說心情很複雜
這是啾卡沒錯
但不是我家的啾卡
即使不是我家的啾卡
我也無法否認有這種面向

以這種方式來解釋的話
我確實、確實、正在慢慢地扼殺掉啾卡呢

罪惡感會透過遺忘而消失
罪惡感會透過領悟而消失
心國裡的那隻兔子
那隻簽訂了生死契約的兔子
我並不認為他完全是因為領悟而離開了監獄
做好了還要再犯罪的打算
做好了還會回監獄的打算
然後慢慢地遺忘了罪惡感

如果啾卡是一對的話
那麼沒被三月殺死的小黑怎麼辦呢
肯定是比小白更痛苦的吧

這又扯到職務區分的問題了
各種複雜

總之,我還愛著,但同時也傷害著
之後也會愛著
那醜陋的痂正是無可否認的證明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