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季節4


隕星

艾利歐特肯定不會再來了。
做了這樣的事情之後艾利歐特肯定不會再出現在自己面前了。

不如說,如果都這樣了艾利歐特還繼續為了愛麗絲出現在你面前的話,你才會真的哭笑不得吧?
到底是想做什麼呢,這樣的自己。
明明喜歡卻想傷害,明明傷害了卻又覺得難受。擁抱他、吞噬他、佔有他、捨棄他;被放手的同時也是自己放了手。所以索性一次做到底,看著艾利歐特忍著痛楚嗚咽的模樣,你不禁興奮了起來。

『吶,艾利歐特自己也說了對吧?因為是說謊也可以的季節呢。』
『所以對我說謊吧,吶。』

覺得自己彷彿就要瘋掉了一樣,如果一開始就不這樣的話也許也不會變得如此了。
放在最後的季節,是自己也不敢踏進的領地。

要是被拒絕的話、要是被拒絕的。
明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卻讓人害怕得不得了。

『吶,對我說喜歡我吧?』
艾利歐特果然沒再出現了,從此之後。
而喜歡上布拉德的愛麗絲,也在藉由他人之手後,暫時道別了你。


於是就這樣吧,到下個世界去吧。
用自己還沒能復活的藉口來為自己療傷,雜事什麼的就全都推給另外一個啾卡解決。
明明是這樣預定的,卻被另外一個啾卡硬生生地推了出來。

『自己硬要惹的麻煩自己解決。』非常不負責任的,啾卡說。

而你站在收拾到一半的馬戲團前,不知所措了起來。

該怎麼辦呢?是該笑著問"問什麼來這裡"嗎?
已經無法構成威脅的你,對於愛麗絲喜歡上布拉德這件事情只能感受到無比諷刺而已。

『遊戲,我是來玩最後一局遊戲的。』

可是對艾利歐特來說這肯定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吧,否則他也不會鼓起勇氣獨自一人來到你的森林了。

『哎?』

『能賭的東西還有很多吧?』

『哎哎?可是愛麗絲已經......』

『賭不賭一句話。』

『......賭。』

就算這麼說了,能賭什麼呢?
你不由自主地開始猜測,說不定艾利歐特是真的喜歡愛麗絲吧。所以才會來跟自己打賭,用以閃避掉愛麗絲跟布拉德的婚禮。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就當作最後的禮物吧。
靈巧的,你用即使是賭王也難以察覺的手法換掉了紙牌。

『二勝一敗,是我贏了。』然後掛上營業用的微笑,你看見艾利歐特如你所料的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只要你極其自然的提出邀約就行了,秋天的約會地點,不管幾個都能想得出來。
時間限定的後山賞楓也好,偶爾文藝的博物館之行也罷,作為離開前的收尾也沒甚麼好抱怨的。
然而在你開口之前,艾利歐特卻先壞笑了出來。

『什麼嘛,果然還是出了老千嘛。』

你感覺到自己內心一震,腦中飛快地思索著到底是哪個環節露餡了。

『哎?艾利歐特說什麼呢?』臉上的笑容變得有些僵硬了起來,但你盡可能自然的回問。

『無所謂,因為是說謊也可以的季節呢。』

『真過分呢,就說了我沒....』

『所以我也說了。』

『哎?』


說話聲因為被風捲過而變得含糊不清,你總覺得自己聽清楚了,但是又好像沒聽清楚。
這句話到底該怎麼解釋才好呢,被宣達是謊言的這句告白。
你想,等下次小丑季節到來的時候,再纏著艾利歐特問清楚好了。








『我最討厭啾卡了。』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