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季節


隕星

說著為了保護愛麗絲不受你的侵害,艾利歐特今天也來到了你的馬戲團之森;就躲在離愛麗絲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從樹後露出來的那雙大耳朵令你有些想笑,但並沒打算告訴愛麗絲這件事,你一如往常自然地跟愛麗絲玩著遊戲。

看見你送走愛麗絲之後,艾利歐特也轉身準備離去,而你抓準時機叫住了他。

『今天也是只打算看看就走嗎?』一邊沏著牌,你在心裡盤算著。
『艾利歐特還真是不信任我呢。』

『....那是自然,這世界上沒有會相信啾卡的蠢蛋在吧?』

如你所料,艾利歐特停下了步伐。

『也不是這麼說吧?嘛,不過如果是想阻止我的話,這樣可起不了效果喔?』

你很清楚,艾利歐特很清楚;啾卡跟囚人是互相吸引的存在,這也是艾利歐特避免跟你正面接觸的原因,即使是已經成為大惡人的現在,艾利歐特心中仍然抱持著柔軟跟遲疑,那是由於對自己的自卑及不信任而產生的,一不小心就可能重蹈覆轍的被害妄想。
發出了不悅的漬聲,艾利歐特皺緊了眉頭瞪著你,你則是回想起了跟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也是這樣滿臉戒備的模樣。

『別這麼緊張嘛,我是不會也不能對你做什麼的。』
『會把你叫住只不過是想提供你個更有效的方法而已。』

『有效的、方法?』當然,他才不會輕易地相信你。

『嗯,我們來玩遊戲吧?要是你贏我的話,我就作弊讓愛麗絲贏我。雖然無法把遊戲贏我才能去到其他領地的規則撤銷,不過這樣就能減少跟我接觸的時間了喔。』
『至於如果你輸的話,也不過是我跟愛麗絲各憑本事而已,我保證不會動手腳把愛麗絲困在這裡的。』做著攤開雙手的動作,你表示自己毫無惡意。

『就這樣?』

『嗯嗯,就這樣。針對愛麗絲的部份的話。』
『畢竟這樣可沒能讓你損失到什麼呢,對吧?』

當然,你對人人都會喜歡的外來者毫無惡意。可這並不表示,對於其他可愛的孩子你也能乖乖放手。
再度緊戒了起來,你知道艾利歐特已經掉入你的圈套之中。

『約會,要是艾利歐特輸了就跟我約會吧?』
『既然是說謊也可以的季節,這點小事應該沒問題的吧?』

用食指抵著嘴唇,你瞇起眼睛漂亮的彎起嘴角。
但其實你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開出這樣的條件。
你喜歡艾利歐特,這是理所當然的。你永遠記得囚人時代的他有多麼可愛、多麼惹人疼惜。但同樣的你也清楚知道,下定決心殺了你的艾利歐特再也不會踏進監獄來了。這樣是好的,對艾利歐特來說是好的,而你也早已習慣了,被殺或是被遺忘。


『哎?還真的來了呢,我還以為艾利歐特絕對不會出現。』站在遊樂園門口,你興奮地邊招手邊說。

『你要這麼希望的話我可以馬上成全你!』跟一臉愉快的你相反,艾利歐特則是咬牙切齒地回話。

『怎麼會,我期待今天可是期待很久了。』

主動勾住艾利歐特的手,你俐落的變出了兩張門票,驗票員看了看你跟艾利歐特後,雖然露出了恐慌跟不知所措的表情,但還是放你們進入園區。你想他們估計是被嚇壞了吧,畢竟別說是他們了,就連你都很意外,艾利歐特居然沒一把甩開你的手。

『怎麼?你不是就想這樣嗎?』似乎是察覺到了你的狐疑,艾利歐特斜眼看著你說。

『哎?什麼?』

『什麼什麼,你不就是想要讓別人誤以為我跟你交往而敗壞我的名聲嗎?既然這樣又何必遮遮掩掩,反正是即使說謊也可以的季節呢。』

看著這樣的艾利歐特,你有些錯愕了起來,那屬於黑手黨的惡狠狠模樣並非是你從未見過的,但也沒想過會再這樣看見。你有些難受但又覺得有些興奮,你曾經認得的那隻兔子已經不在了,可也許現在這才是他真正的模樣。
所以就享受吧,享受你永遠無法在監獄裡看見的艾利歐特。

這樣想著,你抱緊了他的手臂。

『恩,是呢,艾利歐特現在是我的戀人喔。』即使用撒嬌的口吻這麼說,你也感覺到自己內心的空洞。

『那麼,要從哪個設施開始坐起?我可先說我很忙啊,沒那麼多時間陪你玩。』

『哎?怎麼這樣,明明是難得的約會。嘛,沒有連時間帶也約定好是我的疏失,那麼就從比較經典的開始玩起吧?』


說著,你便把艾利歐特拉向滑水道區,在被夏日壟罩的遊樂園裡,沒有比能玩到水的遊樂設施更受歡迎的了,左右觀望之後,你選了個人最少的設施,雖然比起其他大型設施略嫌不夠刺激,但必須環抱著身前的玩家才能遊玩這點還是很有特色的。

『我說啊,這一般是給情侶玩的吧?』

『嗯嗯,所以說很適合現在的我們啊。』

說不出自己到底是不是故意的,可你承認,當看見艾利歐特無法反駁自己跟你是情侶時,你感到有些開心。
你希望被喜歡,這並不是說你渴望被愛;無論如何身為非遊戲規則內的正統撲克牌,你渴望自己被人需要。不是偶爾才能出現的,不是只能取代某人的,你希望有人喜歡著你。而那個人無論是誰都行,只是這世界上只有囚人們會需要你而已。

但說到底囚人們所需要的也不是你,只不過是要個能作繭自縛的監牢罷了。所以回過頭來你還是感到寂寞,就在這時並非完全因為自責而進入監獄的,保有自我意識的艾利歐特便吸引住了你的目光。

『漬,我可先說,我一點也不想抱你啊。』露出一臉明顯的不悅,你覺得這樣誠實的艾利歐特果然好可愛。

『是是,我可是非常想抱艾利歐特的喔。』於是順著他的話,你先坐入了設施。

猶豫了一會後,艾利歐特就著幾乎沒坐到椅子上的模樣坐了下來。
為什麼沒逃跑呢,這笨拙的兔子。--你忍不住在心裡這樣抱怨著。
要是啾卡的話肯定早就xxxx罵個不停了吧?--但轉念一想你卻伸出手把艾利歐特緊緊抱向自己懷裡。

『要是不這樣抱緊的話,會很危險的。』

在他抱怨之前,你先這樣辯解著。
好久不曾碰觸到的溫度,在監獄裡一起度過的那些有些冰冷、有些令人難以忘懷的時光浮上心頭,他的背似乎比之前寬了一些、味道也好聞了一些,肯定是被好好疼愛著吧,被現在的飼主。
你感覺到有些異樣的情緒在心中飄散著,如果以其他人的說法來說肯定是難過跟懷念吧?但是只是個啾卡的你,又怎麼會知道這種心情呢?於是甩了甩頭,你感受著在你懷中的他的緊繃。

設施越往上艾利歐特的身體就越往你懷裡落,分不出究竟是因為緊張還是害怕被你碰觸的關係,艾利歐特輕輕地發著抖,那是微乎其微的,只有身軀交疊至此才能發現的不安。你忍不住回想起第一次擁抱他時,他也是這樣逞強著接受了你。
還來不及回想更多一些,設施便衝了下去,被強風吹起的身體跟毫不留情濺起的水花,一瞬間讓你回到了現實。


『真是,完全變成幫你擋水的呢。』扭著自己的圍巾,艾利歐特嘆了口氣。

『哈哈,沒想到會這樣呢,真是對不起了。』

『那麼,接下來要玩哪個?』不過臉上除了無奈以外並沒有不耐的情緒。

『說著是呢,這樣濕著身子也不好,不如乾脆去玩那個吧?』

指著佇立在遠處的大型雲霄飛車,你笑著說。
說到遊樂園就是尖叫系,說到尖叫系絕對少不了雲霄飛車;唯有這種時候你會感謝自己是個被眾人討厭的啾卡,否則以那樣的人龍來看,就算再過五個時間帶也輪不到你吧?
而艾利歐特似乎也習慣被人畏懼了,一臉理所當然的走過散開的人群坐上雲霄飛車。


『...艾利歐特看起來似乎很喜歡遊樂園呢?』看著那樣主動的艾利歐特,你回過神來就先吐了這句。

『....啊?那是當然的吧?沒有人會討厭遊樂園的啊。』

『還真是讓人忌妒呢。』

你的抱怨很小聲,但你相信艾利歐特聽見了。
他露出有些無法理解的表情,但又像是覺得你很無聊的皺起了眉頭。風吹過,你們跟其他有膽坐上雲霄飛車的人們一起尖叫了出來。

而不照規則跑的時間帶正好在這時轉變成了黃昏,天空是一片紅橙的,介於你跟他的髮色之間,看著開心得笑了出來的他你也覺得開心了起來。是呢,這是在監獄裡永遠無法看見的,艾利歐特的表情。





                                       夏

--------------------------------------------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