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殺す


隕星

「啾卡你,不曾殺過人吧?」

帶著濃濃的胡蘿蔔酒臭味,艾利歐特腳步有些搖晃的出現在你的馬戲團。
你有些詫異,但並沒多做反應。
畢竟你想,要不是喝醉了,艾利歐特怎麼可能單獨出現在你的領地呢。

「恩,沒有喔。」
「因為很無趣嘛,要是殺掉了,就什麼都沒有了呢。」

於是你堆起笑容,好聲好氣的回著跟平常總是避著你或裝出凶神惡煞威嚇模樣不同的艾利歐特。
「艾利歐特的話,殺過很多人呢。」

那是某次馬戲團表演的途中,你看見他離席出去抽菸的模樣,於是跟了過去。
菸草味讓你有些不舒服,但勉強還能接受。
你想,艾利歐特恐怕是全世界唯一一只適合抽菸的兔子了。


「啊?說什麼廢話啊,想讓我也殺了你嗎?」但跟平常一樣,艾利歐特一看見你就警戒了起來。

豎直的兔耳、退後的腳步,雖然說著恐嚇的話,卻像是要逃跑前的模樣。
你知道,艾利歐特是有辦法殺了你的,他已經不再是會猶豫不決不敢開槍的那個可愛囚人了。
但即使如此,比起殺了你,他還是更習慣躲著你,為什麼呢?這肯定是因為他根本就不想面對你吧。
這樣一想,在你覺得他很可愛之餘,有些難過了起來。

「才不是呢,被殺可是很痛的。」做了有些誇張的表情,你不動聲色的蹭進他的面前。
「為什麼呢?殺人很有趣嗎?」

「白癡嗎你?」但他毫不猶豫地用手把你的臉推了開。
「會覺得殺人有趣的就只有喪心病狂瘋子跟殺人狂啦!」

皺緊了眉頭,艾利歐特盯著你,而你也回望著他。
一會,他甩開了手撇開了頭後轉身離去,而離去前,他說。

「無論有再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殺人也不過是因為心中曾經有希望某人去死的念頭而已。」






「艾利歐特很厲害呢。」

爽快的輸給了愛麗絲,你微笑的看著站在愛麗絲身後的艾利歐特。

「哈?就算你這樣說我可也不會給你任何好處的啊!」豎直了耳朵,艾利歐特有些警戒的回。

「哎?那還真是可惜呢。」而你語氣毫無可惜之意,只是一邊俐落的洗著牌說。
「不過我可是真的這麼認為的喔。能為了喜歡的人去做自己討厭的事情,很厲害呢。要是艾利歐特跟我在一起的話,也會這樣對我付出的吧?」

「少噁心了,誰會跟你在一起啊。再說,為什麼是我對你付出不是你對我付出啊!」

「欸欸,我當然也會付出啊,無論是魔術還是什麼,我絕對會哄艾利歐特開心的呢。」漾出笑容,你一翻手剛才的牌便憑空消失。

「不需要,而且那些分明是你喜歡的事情吧?你自己不是說了要為了喜歡的人做討厭的事情嘛!」皺了皺眉,艾利歐特臉上的表情很是微妙,明明有些嫌惡,在說到喜歡的時候卻又好像不是那麼討厭。

於是你順著自己的意,繼續說著誘導式的話語。

「啊,確實是呢。那麼,艾利歐特希望我為你做什麼呢?」

臉上表情有些期待有些調皮,你對於艾利歐特說出的這種希望你做什麼的話語感到興奮。
你是被需要的,在這個所有人都討厭你的世界上,還是有人需要你呢。

但是下一秒,這種心情就被捏碎。

露出了壞笑,艾利歐特毫不留情地這樣說。
「那麼....就殺了我吧。」
「畢竟光是跟啾卡在一起就足夠是讓人痛苦的想死的事情呢。」





昏暗的燈光,腥臭伴隨著淒厲的嚎叫,這裡是監獄,是認為自己有罪的人的理想鄉。
面無表情的,你所孰知的那傢伙又進到監獄裡了,而踏著步伐,你毫不猶豫地從後面抱住了他。
比你稍微寬大一些的軀體散發著熱度,那是他還活著的證明,但是無論如何,那些都已經不在重要了。
在你跟他終於在一起了的現在,你決定,要為了所喜歡的他做自己最不願做的事情。


「吶,艾利歐特。」
「我要殺了你囉?」

纏上頸子的手明明是那樣纖細而骨節分明,拋弄著小球的手、翻弄著紙牌的手,一點一點的施加著力道。

「嗚.....」

細聲地,艾利歐特發出了哀鳴。但是沒有掙扎、沒有掙扎。

他默默的接受了這樣的結局,也因此加深了你不停手的決心。


「恩,艾利歐特果然沒有說謊呢。」



在那一刻,你因為他徹底屬於別人而希望他死去。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