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發情期


隕星

「艾利歐特都不會想要我呢。」抱著懷裡略帶疲態的艾利歐特,你撒嬌似的這樣說,同時蹭了蹭他的頸項。

「啊?.....說什麼要不要的,每次見面都在做了吧?」口氣混著無奈,艾力利歐特回。
「之前不說,因為你吵著說想要小孩,所以我連變性水都喝了,就連現在也是這付女孩子嬌小瘦弱的模樣任你抱不是嘛。」同時忍不住抱怨了幾句。

「不夠嘛.....」

你當然知道,從一開始的惡交到現在,艾利歐特確實是很努力的在喜歡你,你也能感受到他愛你並且想跟你在一起的覺悟。但即使如此還是不滿足,只要艾利歐特沒有懷孕、只要艾利歐特沒有生下你的小孩、只要艾利歐特沒答應跟你結婚、只要艾利歐特沒從帽子屋家族搬出來,你永遠都覺得不夠。

不安、太不安了。
艾利歐特是愛你的。

然後呢?
艾利歐特同樣深愛著布拉德。

即使那並非愛情,卻發誓了為了帽子屋什麼都能做。

於是你感到不安,曾經從你身邊奪走艾利歐特的那傢伙,怎麼可能從此安分守己。
更何況,對你來說,現在乖巧聽話的艾利歐特也不過是在配合著你而已,你想要的他全都給,但是卻不曾主動跟你索取。這樣的情況多少令你不得不懷疑,艾利歐特究竟有多喜歡你。


[白三性轉H文練習/糟糕慎入]
「接下來這段時間我必須要去工作呢,艾利歐特要乖乖待在家裡等我喔。」摸了摸艾利歐特的頭,你忽視掉艾利歐特欲言又止的表情,整整帽子微笑著離開了房間。

從上次談話到現在,你已經五個時間帶沒有碰艾利歐特了。
以必須為了下次馬戲表演製作道具為由,你讓自己不停忙著,就連回到房間也沒有餘力做其他事情的程度。但即使如此還是快忍耐不下去了,變成女性的艾利歐特比你矮了幾乎一個頭,是就連你的襯衫都能穿成寬大睡衣的嬌小女孩,但是身材很好,豐滿的胸部、細白的皮膚、可以輕易抱起的重量跟精緻的五官,你怎麼可能忍受得住不擁抱他呢。
所以,索性提前了馬戲表演的時間,你看似餘裕其實內心倉皇的逃了出去。

再多待一秒的話,你就會忍不住想把他推倒,想看見他那只展現給你一個人看的迷人丰采。


「.....」一個人被拋在房間裡,艾利歐特的表情顯得有些失落。

他考慮著是不是該趁此機會回去家族一趟,但想著要是被啾卡你知道了,你肯定又會很難過。
明明說了喜歡你,明明說了會回來,明明說了只要你還愛著他他就會一輩子愛著你,可是卻不被你信任,困擾到了不知道該怎麼辦的地步。
但除此之外,更多的是現在這附身體帶來的麻煩。

因為答應了要乖乖懷孕所以不能再喝變性水變回原本的性別,可是女性的話不管是力氣還是速度卻又很難贏過男性,要是被仇家找上門的話就會很麻煩呢,也有很多習以為常的工作無法好好完成,變得就算回去了也只是給布拉德拖後腿的程度。

於是嘆了口氣,艾利歐特扯著棉被又躺回了床上。


「都是啾卡的味道呢....」被抱在懷裡的棉被,染著你的氣味。

轉念一想,艾利歐特才發覺自己已經好一段時間沒被你碰了。雖然說要工作所以是沒辦法的事情,不過像這樣兩人一直在一起卻什麼都沒做的情況倒是第一次。
從原本的不怎樣到現在,艾利歐特多少也開始覺得寂寞了起來。

「就算說很忙....接吻那種事情還是能做的吧。」

微噘著嘴,艾利歐特忍不住抱怨著,但是想起你那苦笑著說「沒辦法啊,因為要是親了的話就會想做呢」的表情,又覺得沒轍了。啊啊,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你這麼可愛的呢,現在這一閉上眼睛就能看見你的自己,肯定是病入膏肓了吧。

「唔...總覺得、有點奇怪...」抱著、聞著,艾利歐特覺得自己的體溫似乎上升了一些,身體也不自覺的蹭起了緊抱在懷裡的被子。

這樣肯定有什麼問題,自己說不定是生病了。
帶著有些緊張的情緒,艾利歐特不安了起來。

可是越想你又越覺得焦躁,想被你碰觸,想被你擁抱,想被你親吻。

「唔.....女孩子的話,是這種心態跟感覺嗎......」似乎查覺了自己狀態不對勁的原因,艾利歐特更加困擾了起來。

如果是男性的話,脫掉褲子打一槍就行了,但是女性的話,該怎麼辦呢?
雖然有著大致的概念,不過光是克服上廁所跟洗澡的障礙就花了不少時間的艾利歐特,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於是只能抱著棉被蹭著,然後不自覺的晃起腰來。

「糟糕.....」

好想要,可是做不到,自己現在的臉一定紅起來了吧。
雖然希望你回來,但又覺得這種情況被看到的話也太丟臉,但是艾利歐特並不知道,才出去沒多久的你,早就折回房間門口觀望著了。

是的,你想要做的本來就不是跟艾利歐特保持距離,你只不過是想讓艾利歐特自己來索求你而已。
於是站在門外,你看著艾利歐特的模樣等待著進去的時機。


「嗯?在做什麼呢,艾利歐特?」已經忍耐不下去了,你走到床邊裝出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由上而下看著艾利歐特。

「...哈...啾卡?....你回來了?」口氣明顯是絮亂的,艾利歐特眼神有些迷茫的看著你。

你知道,這是他想要時的表情。
不過這次你不打算要給,最起碼不打算主動給。

「嗯嗯,因為啾卡那邊出了些狀況,所以馬戲團延後了。怎麼了嗎?」

「是、是嗎.......厄...沒、什麼..」

似乎有些尷尬,艾利歐特晃腰的動作明顯小了下來,但緊抓著棉被的手指可是看出他不過是在忍耐而已。

「沒什麼幹嘛要這麼用力的抱住棉被呢?」於是你歪了歪頭,笑著問。

「厄....因為有、啾卡的味道....」到底在回答什麼呢,現在的艾利歐特。不過以這隻小兔子的情況來說,估計是已經無法思考了吧。

啊啊,真是比想像的還要來得更間熬呢。不能直接撲上去吃掉這件事。

「欸?我的味道嗎?」
「恩....艾利歐特喜歡我的味道嗎?如果喜歡的話我就在這裡喔,不要抱棉被直接來抱我嘛。」

「唔....」

似乎有些猶豫,艾利歐特放下了棉被盯著你,然後就在你以為不會過來的時候向前扯住了你的衣服。
把頭靠在你懷裡磨蹭著,現在的艾利歐特是如此嬌小可愛,柔軟的身軀、香甜的氣味,貼在你腹部的豐滿讓你有些難以忍耐。

「怎麼了嗎?」但你還是扯出慣用的營業笑容問著。

如你所料的,艾利歐特只是搖著頭。可那越來越明顯的喘息讓你知道他再忍也不過多久而已了。

輕輕的顫抖著,艾利歐特的身軀越來越貼近你,幾乎要成了貼著你磨蹭的程度。

「.....哈......啊.....」然後無法忍耐的,他終於主動吻上了你。

緊抱住艾利歐特的身軀,你熱烈的回吻著。
可腦中依然想著的是,不能輕易給他這件事。

於是艾利歐特露出疑惑的表情,你知道這是因為他不懂為什麼你沒順著壓倒他。

「嗯?」當然,你早就想好這種時候的對策了。
「怎麼了嗎?」你打算在艾利歐特說出口之前,都裝作不知道的模樣。

吱吱唔唔的,艾利歐特明顯手足無措了起來。
想被你擁抱的衝動跟無法說出口的羞恥心在他內心掙扎著,最後他決定更加貼近你的身體,下腹明顯挑逗的磨蹭著。

隔著褲子,艾利歐特感受著你的硬挺,但是卻什麼也沒說出口。
看著如此可愛的艾利歐特,你意外的更加決定這次怎麼也都不主動給他了,於是稍微拉開距離,你又誘導性的問。

「到底怎麼了呢,艾利歐特?你不說清楚我不懂啊。」

一臉無辜的,你看著臉明顯比剛才又紅了一些的艾利歐特。想著他差不多也到極限了吧。

「..........想.....想要....」果然,雖然是非常小聲,但他揪著你的衣服說出了你一直想聽的話。

一把把艾利歐特壓倒在床上,你掀起了他的衣襬,純白的內褲上滿是被液體沾濕的痕跡。輕笑出聲,你用手指輕輕壓了壓痕跡最深的地方,柔軟而濕潤的感覺讓你覺得自己又硬了一些。

「都濕掉了呢......黏糊糊的。」

上下撫弄著,你用指尖輕輕畫著那邊的模樣,然後聽著艾利歐特不自覺吐露出的嬌喘。但是你這次沒打算這麼輕易放過他。

「吶、自己脫掉吧?」聽見你說的話,艾利歐特瞪大了眼睛,而後露出快要哭出來似地表情。
「吶、脫掉。」

別過頭去,艾利歐特摩摩蹭蹭的退下了內褲,暴露在你面前的是柔軟的橙色毛髮跟誘人的地方。

「真厲害呢,都脹得紅紅的了。」

低下頭,你仔細看著艾利歐特的秘處,然後忍不住的伸舌去舔。似乎是被你的動作嚇了一跳,艾利歐特一震之後摀住了嘴巴。

「不行....是艾利歐特自己說想要的吧,那就要乖乖聽我的話才行。」一邊說著,你拉開了艾利歐特的手,而舌尖也從上到下,親吻著、挑逗著、舔舐著。

以只有舌尖碰觸得到的距離,你輕輕舔著,然後在看見艾利歐特難以忍耐的扭著腰時,完全貼上吸吮,淫靡的水聲跟氣味,還有艾利歐特細聲的驚呼低吟,你猛然起身看著這樣的美景,不覺讚嘆。

好可愛,好想更加欺負他,好想讓他永遠只屬於自己,這樣想著,你感覺自己的呼吸也粗重了起來。強忍著馬上進去的衝動,你低身俯向艾利歐特說。


「吶,我想要艾利歐特幫我。」

「……哈?」

臉上還帶著迷茫,艾利歐特看向你後又撇開了頭。

「那種事情……」

「想要嘛…」


似乎非常困擾,艾利歐特猶豫著。說的也是,畢竟一直以來他都是單純享受的那方,不管是手淫還是口交他幫你做過的次數都少得可憐,當然,你並非是對此有所不滿,對你來說能讓艾利歐特舒服就夠了,能看到他高潮的表情你就能滿足,只是誰會不希望自己喜歡的人能幫自己呢?於是不放棄的,你故意蹭著他撒嬌。

「不然69?那樣的也想試試看呢。」微紅著臉,你一手揉著他的酥胸。

「不、不要…哈…」

「不要哪個?吶,不做的話就不給你?」

「唔!…你…忍得住…?」

「當然…忍不住,現在也是想要艾利歐特想要的快瘋了呢。」

「....那就、給我?」

「不要,我也想要被艾利歐特要嘛。」

鼓起了蘋果紅的臉,艾利歐特瞪著你。但那模樣比起可怕更是可愛,讓你不自覺得用手戳了戳他的臉頰。

「舔一下就好,就一下?」說著的同時也輕啄著艾利歐特的嘴。

似乎是沒轍了,垂著發燙的兔耳,艾利歐特把臉貼近你面前,雙手顫抖著,他笨拙的解開了你的褲頭,那早已無法忍耐的炙熱彈了出來令你有些害羞,卻比不上艾利歐特伸舌舔著你時,那又驚又喜又想鑽進洞裡的複雜心態。

你的東西並不大,嚴格來說只是一般男性的普通大小,但對性轉後的艾利歐特來說已經足夠大了。看著他賣力舔著的模樣,你也忍不住的側身抱住他的臀部,十分濕潤的蜜穴一下就吞進了你的手指,而你的舌尖則畫著他腰身的曲線,帶點鹹味的甜美,你因為艾利歐特不住呻吟掙扎的模樣興奮了起來。

「很、很癢.....」扭動著腰身,艾利歐特緊握著你的東西舔著。

一下一下,然後是親吻跟吞入,你喜歡每次都說不要但最後總會順從的艾利歐特,反正他也只是嘴上掙扎而已。你是知道的,不管是以男人的身分還是黑手黨的身分,對艾利歐特來說都還有著所謂尊嚴這種麻煩的東西不守護不行,所以你也並不在意;拒絕也好、推託也罷,即使心裡覺得不安也把這些當作艾利歐特的一部分去愛著了。
最後總會變成我的,透過經驗你如此知道,艾利歐特並不是打從心底要拒絕你,但你依然希望哪天他能更直接的索求你就好了。

「唔恩.....好舒服...」炙熱柔軟的口腔,有些笨拙但不斷舔舐的舌頭,被包覆被愛撫的感覺透過最敏感的地方傳至腦中令你有些忍耐不住,於是推開艾利歐特的臉,你噴灑了出來。
「啊,抱歉.....一下子沒忍住.....」


羞恥並愧疚的,你低頭道歉,但馬上又因為艾利歐特的模樣再度興奮。臉上胸上都沾滿了你的精液,艾利歐特像是有些無法反應發生了什麼事情似的呆愣在原地。

「糟糕...這畫面超...」

「~~~~~笨蛋啾卡你這混!!!!哇啊!」

一把推倒艾利歐特,你舔著他的臉一手揉著同樣沾滿精液的胸部,柔軟並黏膩的觸覺讓你無法忍耐的想吞下他,舔拭、吞噬,如果能把艾利歐特完全吞入腹中就好了。伸入體內的手指不斷戳弄著,你故意挑逗艾利歐特敏感的地方卻又不肯馬上給他,讓他只能一邊呻吟一邊哀求。

「哈、啊啊...好、好難受....」

「難受?真的嗎?那要停止嗎?」往下滑動的舌頭再次含住了艾利歐特的乳首,那紅而小的挺立彷彿果實一樣鮮嫩欲滴。

「唔........哈...」一臉哀怨的,艾利歐特皺眉看著你,臉上寫著你明知道的抱怨情緒。

「不說的話我就只好先停下來囉?」稍微離開了一些距離,你看著艾利歐特現在淫亂的模樣。

扣子大開的襯衫皺得凌亂,並且露出了滿是白濁液體的白皙胸脯,被液體跟口水弄濕的下身毛髮透露出被人好好疼愛過的氣息,從下面流出的透明液體牽著絲線連到了你那纖細而靈巧的手指上,粉紅色的開口順著呼吸一張一闔彷彿在說著還想要更多更多。

「過、分.....」

「嗯?....抱歉呢,所以我停下來了喔?今天就到這裡吧?」這樣說著,你親了親艾利歐特的臉頰。

而艾利歐特則趁此時揪緊了你的衣服。

「壞、壞心眼....」濕潤的眼曚彷彿隨時都會滴出淚水,在性轉之前你就知道,高大的艾利歐特其實有著纖細易碎的兔子心,但性轉之後,你才真正產生了不保護他不行,絕對不想把他讓給任何人的獨佔慾望。
「都說了....想、想要嘛.......」

「....恩,是呢。」
「忍不住就欺負你了呢。會討厭嗎?」往下伸的手抬高了艾利歐特的大腿,至此時刻,你覺得已經沒有再忍耐的必要了。

「不、不會.....啾卡的話,怎樣都喜歡.....」緊揪著你的背,艾利歐特一臉期待地看著你。


於是你笑了出來,單手拉開褲頭頂了上去。被充分愛戴過的下面十分濕熱,你看著艾利歐特享受的表情,毫不猶豫的一口氣頂了進去,如你所料的,艾利歐特驚呼了出來,然後是滿足的嬌喘。

「哈啊、好棒...啾卡的...好大...」一臉好色的,艾利歐特用腿夾緊了你的腰。

「恩...艾利歐特才是、好緊、好熱....」盡可能地把自己壓進去,你貼緊並且磨蹭著。

不等艾利歐特適應,你便動了起來,快速而大力的你撞擊著他的深處。不住呻吟著,艾利歐特揪著你的模樣像是想要讓你先停下,卻又無法不沉溺於這逐漸襲來的快感之中。

「阿、恩...哈、哈.....唔...裡面、好.....哈...」

「哈、艾利歐特真棒...恩....」

「還、還要.....恩、好、舒服.....」隨著你的動作,艾利歐特也不自覺得晃起腰來。

主動貼緊的下腹跟淫亂的表情,這是跟平常的艾利歐特不同的,散發著妖豔氣息的魅力。想吞噬的同時也覺得被吞噬,要是這樣的艾利歐特被其他人看到就不好了,讓你每次都湧起把艾利歐特關在自己房裡的衝動。
不想讓任何人看見他,就算什麼都不做也無所謂,想要讓艾利歐特永遠都只看著你,變成沒有你就不行的存在;但是這樣的話,不就回到當初的監獄時代了嗎?看過艾利歐特笑容的你,也並非真的希望艾利歐特回到那般模樣。所以同時也會感到痛苦,在察覺到自己果然是無法讓艾利歐特幸福的時候。

「恩、給你,都給你...喜歡艾利歐特坦率要我的時候呢....」

抽插到最深處,然後射在子宮裡;在艾利歐特喊停之前換個姿勢再進去,直到艾利歐特累得興奮得哭著求饒為止。因為興奮而脹紅的下面被磨得發紅,你在結束之後總會溫柔的舔拭著那裡,溫柔的、連白濁一起吞掉。然後摸著那因為過度運動而起伏的腹部,祈禱那邊總有一天能孕育出屬於你們的生命,否則、否則,終有一天,你絕對會忍不住的把艾利歐特永遠監禁起來的,用任何方式。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