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被囚禁者   BY:舞幽夢


隕星

「不回去嗎? 那個唯一能容納我們的場所。」伸出的手血跡斑斑,即使知道最終還是會被拍開,也無法停止追逐。

只要你的心中還殘存著哪怕只是有一絲的眷戀(罪惡),我就會不斷出現,無法停止的死亡,起始於無法被扼殺的決意。
每一次的槍響都代表摧毀一切的決心,卻又再張開眼的瞬間了解你其實還再迷茫。
為了什麼?
我已經無法把你帶入監獄,然而卻依然存在著,身為你的啾卡的我。

你帶著惡意的微笑,保養得宜的槍統冒出了硝煙,疼痛帶走了眼前一切的色彩。
那雙眼中沒有迷惘。
張開眼看到馬戲團的色彩躍入眼簾,我又不敢肯定了。


「呵...」遮住自己的雙眼,經不住的發笑:「這不就像反過來一樣嗎?」
每次見到那雙毫無混濁的眼眸扣下版機,都以為屬於對方的自己不會再活過來。
每次都打破自己的認知再次復活,是阿...
「這不就是監獄嗎?」微笑著,感到無路可退的沉重感。

那在牢獄中戴著隱忍的表情的傢伙,在牢獄外轉動著鑰匙的自己。
在眼前惡意的微笑扣動版機,再死亡之後銘刻著印記重生的自己。

「我不就只能一直追逐著你了嗎?」

連繫著自己跟他的到底是什麼?
就連規則與法則都無法毀滅的我們。
你建築了一個廣大的牢籠鎖住了我,那是跟監獄不一樣的監獄,你給我靠上的鎖頭並沒有鑰匙。

「你真的是天生的惡人呢。」微笑著踏出馬戲團,為了迎接下一次的"刻印"。




上面是1/17日小夢寫給我的白三_(:3 」∠)_

看了這篇之後,有些理解了我為什麼一直對這個配對無法放下心
因為自己就是這樣的情況
迷惘著、遲疑著
每次開了槍之後又後悔
但是開了槍還能後悔什麼呢

於是我的啾卡已經離開了,成為了別人的啾卡
這是我不夠後悔的關係嗎
一定是,因為我沒有後悔到能踐踏自己的程度呢
一件事情每個人看到的都不一樣
一個角色,每個人能所感受到接受到的也都不一樣

可即使如此還是有類似的地方,那叫做本質

但是怎麼解釋那個本質又更不一樣了

其實我有些意外
小夢的啾卡肯定被我影響了
就像我也曾經被人影響一樣
是把從他那邊所得知的啾卡的影子給傳遞了下去
透過我,小夢咀嚼到的,回應給我的
則是他所認為的啾卡

每個人都加入了每個人自己的想法
因此絕對有所不同

現在的我的啾卡,也被小夢的啾卡影響著
這並沒有什麼不好,不如說是非常正常

但正因為如此,我才被嚇到了
明明沒有特別去描述我家的啾卡
對於啾卡跟三月間的互動也是用最簡單的詞句去帶過
但是風花寫出來的
卻完全是我心中的那個啾卡呢

明明喜歡帽三的時候還沒有這麼同步的呢

不管是黑啾也好還是白啾也罷
甜或者讓人難過的文
都契合到能說,恩,對,這就是我所知道的啾卡的程度
並不是覺得別人比起自己更好的把啾卡表現出來了
而是單純自己內心的啾卡被別人用別種語言寫出來的感覺
非常可怕




原本想說整理一下,把阿夢之前寫給我的啾三文都丟出來
不過重看一次果然還是想畫成漫畫(趴

只能等本子弄完了噢噢噢噢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