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我回來了wwww


送葬者

居然真的平安回來了我好感動噢噢噢噢(痛哭
還以為會被芥末日吞噬掉

然後現在還一片凌亂所以等我慢慢整理
先放上工口夢的接機文
看得我整個嘴角失守真是可愛到不行而且完全可以腦中具現化!!

工口夢我愛死你了!!!!!
cwt33請讓我外帶回家謝謝!!
馬戲團的後台中,各式道具被散落在四處的角落,唯獨中間空出一大塊的空地,而有三個人影在中間忙碌著擺弄著手上的東西。
小黑將紙箱裁成小塊,一邊喃喃的從嘴中冒出孩童不宜的言語,手中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
小白愉快的將手中的各色色紙剪成各種形狀,然後用魔術般的手將手中的色紙組合起來,變成一個個穿著各種服裝的黃色兔子。
一旁的兔子則是興致勃勃的在紙上用筆畫上顏色,首先是橙色,再來是橙色,然後是...怎麼還是橙色?
「那邊那兩個在搞什麼!」小黑眼角餘光一看到當場火大的摔下手中的道具:「硬是把我拉過來幫忙不是要做什麼該死的標示牌,你們倒是在做什麼!」
「诶,我很認真在做啊。」小白一邊用著受到委屈的語氣回應小黑的吶喊,一邊眼睛卻完全不離開手中的兔子剪紙,還在滿地的兔子剪紙中放入一個小丑剪紙,自顧自笑得歡快:「我相信"他"回來看到會很開心的。」
「你要怎麼帶過去阿,蛤!這全部你都要帶過去嗎!」小黑指著三個人也抱不動的剪紙。
「說的也是呢,做得太忘我沒有考慮到這一點。」小白苦惱的皺起眉頭,最後一錘手掌:「我因該做更小一點,看起來才可愛。」
這麼一說完小白就從口袋中掏出一片白布,覆蓋上滿地的兔子──當然還有在中間幸福的微笑的小丑──摺紙:「那麼,1、2、3!」
倒數的聲音結束後猛然抽起白布,白部內的摺紙都已經不見了,取代的是被抽動白布的氣寮帶起的七彩紙片飛揚,各色的紙片飄揚在天際如夢似幻。
「你這個XXX!!」不過顯然一旁的小黑沒有閒情逸致欣賞這美麗的景象,一衝過去一把揪住小白的領子:「誰叫你在這個時候變魔術!已經夠亂了不是又更亂了嗎!」
滿地做到一半的道具殘骸被紙片凌亂的覆蓋住,幾乎快要找不到原本放置在地上的的半成品。
「哀阿哀阿,抱歉。」小白露出沒有半點誠意的笑臉,敷衍般的道歉著:「為了表達我的歉意,我來幫你做吧,標示牌。」
「這不是我負責的部分嘛!你的部分呢!說好你負責的部分呢!」
「我們都是啾卡,我負責得不就是你負責的嗎?」小白一臉無辜的對小黑聳肩。
「你一開始抓我來時沒有這麼說過!」小黑從一旁抽出清潔用具塞進小白手裡:「都要沒時間了你居然...先給我弄乾淨!」
「好~~」小白搖搖頭,無奈的表情讓小黑很想揍他一拳。
「還有那一的黃毛兔子!」小黑頭一轉隊另一個人開火。
「我不是兔子!我是狗!」地上負責畫圖的兔子立刻憤怒地抬頭反駁。
「誰管你是兔子形狀的狗還是狗形狀的兔子!」小黑衝上前去把一整個紙張的橙色拿起來揮舞:「你看的出來上面寫什麼嗎!你看的出來嘛!我只看到整個橘子色爬滿整個紙面!」
「是胡蘿蔔色!」兔子嚴肅的反駁:「而且這邊明明寫著字,這邊明明畫著圖。」
「哪裡看的出來啊!」小黑抓狂的將紙丟在地上:「你好歹用淺橙色、深橙色兩種色筆來畫吧!這樣"他"怎麼可能看得懂!」
「那不是胡蘿蔔色!而且"他"這麼喜歡胡蘿蔔料理,一定看得懂!」
「他才不喜歡胡蘿蔔料理,他喜歡的是...嗚嗚嗚!!」小黑要說出的話當場被小白遮住嘴,小黑掙扎著想要掙脫,但是小白就是分毫不動。
「這是很好的寫著歡迎回來嗎?小黑眼睛真是不好啊,寫的這麼清楚都沒有看到。」小白微笑。
「就是說!」兔子聽到小白的話開心的笑了,然後繼續拿橙色的筆在紙上塗鴉。
「嗚嗚嗚!!!」小黑拍打著小白的手,示意對方放開。
「真是的,都是小黑在那邊玩,"他"已經快到了,不是要來不及了嗎?」小白放開手後搖搖頭。
「我的錯嗎!」
「好了!」兔子微笑著拿起自己的成品填滿了橙色的白紙,喔...現在因該說橙色的紙:「時間快到了,我們出發吧?」
「可惡!」小黑衝去原來自己的位子,拿起看起來有些兩光的素色牌子:「不管了,"他"看得懂就好。」
「老是生氣會老的很快。」兔子將橙色的紙貼到牌子上,慎重的瞧著角度。
「老是什麼東西,你又從哪裡亂學甚麼東西!」
「我也不懂什麼意思。」小兔子滿意的將自己的完美大作貼上後退了下來:「之前愛麗絲跟我說的,對了,我因該帶胡蘿蔔料理去對吧!在那邊旅行這麼久,一定沒有吃到什麼好吃的胡蘿蔔料理!」
「不錯呢,"他"一定會喜歡的,到時候接到人我們順便野餐吧?」小白將兔子摺紙小號版黏上牌子,然後拿出兩個兔子耳朵強迫小黑戴上。
「為什麼要待這個阿?」小黑不滿的偏頭,頭上的黑色兔耳也就隨著他的姿勢折向一邊。
「殺必絲阿。」小白也戴著白色的兔耳。
「噗!」真正的兔子在一旁忍不住笑了出來:「很、很可愛不是嗎,哈哈哈哈!」
「就你最沒有資格說!」小黑怒喊,臉不知道是害羞還是怎麼樣,有點微紅。
「其實把兔兔舉起來會比牌子有效,但是...」小白看著黃毛兔子的頭還有身材。
小黑也看著黃毛兔子的頭還有身材。
「幹、幹嘛這樣看我?」小兔子感覺受到視奸,開始進入戒備狀態。
「太遺憾了...」小白探口氣。
「沒事長這麼大隻做什麼!」小黑感受到體型跟身高的威脅,開始咆嘯。
「甘我X事啊!」黃毛兔子無辜中槍。
***********
「你想的鬼主意!」小黑恨不得用牌子將自己的臉整個遮住,現在他們正在機場大廳,因為顯眼的兔耳正被大家行注目禮。
「不是很棒嗎!大家都特別讓出一個空位"他"一回來一眼就能看到了。」小白一點都不覺得這是鬼主意,不如說這個主意太棒了。
「怎麼還不來?」黃毛兔子焦躁的走來走去,視線頻頻飄向出機口。
「會不會是遇到亂流?飛機故障?半路墜機?被劫機?發現爆裂物?碰~的這樣。」小白興致勃勃地看著焦躁的兔子在自己眼前走來走去,雙眼閃閃發光。
「什、什麼,那怎麼辦!」黃毛兔子擔憂的看著出機口:「等不到"他"的話我們要不要現在就把胡蘿蔔料理吃掉啊?冷掉就不好吃了。」
「說的也是,我們就先吃掉吧?」小白開心的伸手想要接過兔子手中的野餐籃。
「你們好歹關心一下"他"好嗎!」小黑迅速拍掉小白的爪子:「上面好好的寫著抵達,不要無視阿!」
「那怎麼還沒...啊!」黃毛兔子話說到一半,看到登機口走出一個熟悉的影子:「來了!」
「終於出現了阿。」小白露出了微笑。
「太慢了!」雖然這麼說,小黑還是放柔了表情。
"他"越來越近,然後張望間看到了三個有著兔耳的男人──實在太顯眼了想不看到都不行──高興地跑了過來。
「舉高舉高。」黃毛兔子趕緊拍拍拿著標示牌的小黑。
「我知道,不要拍我!」小黑把手中亂七八糟看不出寫什麼的牌子舉了起來。
「那就跟我們那時說的一樣。」兔子回頭對著兩位啾卡提醒。
「沒有問題。」
「知道啦!」
"他"越來越近。
「1、2...」小兔子倒數,然後數到3的時候,三個人一起對著"他"開口。
「「「歡迎回來!」」」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