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赴約,by:舞幽夢


隕星

小兔子走在大馬路上,看到在樹陰下的那個人不自覺得躲了起來,只露出一雙眼睛──或許還有那因為不安而晃動的長耳──心虛般的窺視:「居然真的來了!」

完全不在乎約定好的33個時間帶早已過去不只一半,小丑悠然自若的捧著一束花...

喔不!那真的是一束玫瑰花!

小兔子好不容易生出的一點愧疚馬上被那鮮紅嬌豔欲滴的玫瑰摧毀的一點也不剩:「可惡!為什麼是玫瑰!又不是等待女人赴約的男人!」

原本已經打算踏出去的步伐又硬生生的止住,小兔子決定等到玫瑰枯萎了之後才去赴約!

一個時間帶又轉換過去了,白天轉換到傍晚,此時,與小丑同樣面貌的獄卒從樹後跳了出來,然後一邊罵咧咧的說著什麼,卻一邊在那束玫瑰中再插進早就準備好的玫瑰。

等一下!會隨時間增加嗎!那束玫瑰!

兔子不敢置信的看著捧在小丑懷中的玫瑰花,如果在晚幾天時間,那束玫瑰該不會就會淹沒那一整株樹吧!

兩人不知道在交談什麼,小丑不時露出苦笑,獄卒則是緊皺了眉,當兩人談話時,時間帶又轉換了,由夜晚轉換成黃昏,獄卒見了像變魔術一樣從口袋裡掏出兩朵完整的玫瑰花,插進那一束玫瑰裡...

增加了啊!而且不只一朵!是兩朵!

兔子開始不安,小丑顯然是抱著不見到自己就不離開的想法,而且那束花!根本不用擔心會枯萎,因為獄卒還拿出澆花器在那束玫瑰上灑水!

枯不掉阿!只會增加不會枯萎的玫瑰!這是什麼羞恥PLAY!

兔子開始猶豫了,到底要現在就出去接受那一束玫瑰羞恥PLAY,還是等到N個時間帶之後被受不了的其他人押著見小丑,配迫接受不知道會增加到幾朵的玫瑰...

不管哪一個都不要!!!

獄卒澆完水之後又不知道對小丑唸了什麼,轉個身消失在樹的背後,只留下小丑深情的看著手中帶著水珠的玫瑰,洋溢著幸福的等待著不一定會到來的人...

其實只要丟掉那一束玫瑰我就會去見你。

躲在牆壁後面的兔子痛哭流涕的乞求著。

猶豫間,時間帶又再一次的轉變,獄卒又再一次跳了出來,看到小丑還在明顯很不高興,從樹後拿出一整束玫瑰,小丑手中的玫瑰增加為兩束。

「不!為什麼不是三朵而是一束?一點都沒有規則性啊!」兔子忍不住叫了出來,好在樹下的兩人沒有發現。

小丑在新的玫瑰花束中摸索,摸出了一個小巧的盒子,慢慢的揚起了微笑。

小兔子打了個寒顫,他一點都不想知道盒子裡是什麼,一點都不想!

於是,他轉個身,落荒而逃般的逃走了。

******************

數個時間帶過去了,小兔子因為良心有點不安,所以雖然愧疚但都不敢靠近那顆樹看一眼。

而現在這個時間帶,兔子潛伏在箱子後面,等待一槍斃掉幾個不長眼睛感打帽子主義的混帳!

『喀嚓。』某種聲音從很近的地方傳來,兔子愣了一下,看向有不明觸感的地方,左手上一圈銀色的鐵製物品扣在上面,順著連再銀圈上面的鐵鍊看去,另一端扣在另一個人的手上,獄卒跟著小兔子一起蹲在地上,一臉不爽。

「你、你幹什麼!」遠處傳來行動的信號,但是兔子被扣住根本無法行動。

「你這個沒有時間觀念的XXXX兔子。」獄卒火大的起身踹了躲藏的木箱一腳,然後揪住兔子的衣領:「你知道那傢伙等多久嘛!你知道他等你多久嘛!你知道他在等你的時候我不但要搞馬戲團還要管監獄還要抽空幫他買婚紗澆花買戒指買頭紗買玫瑰有多XXXX嗎!」

小兔子仔細一看,獄卒臉色非常蒼白,眼眶周圍還有很深的黑眼圈,於是愧疚的縮起身子。

「現在跟我走!」獄卒揪著不敢拒絕的兔子到小丑等待的附近,現在,整顆樹的樹葉都長了玫瑰,不只如此,滿地草皮都灑滿了玫瑰花瓣,站在正中間的人沒有因為小兔子不赴約而灰心喪氣,不如說,他反而更溢滿了玫瑰色的氣泡正閃閃發光。

小兔子一點都不想靠近那個領域,一點都不想!

小丑把想逃跑的兔子拉到自己的面前:「現在給我過去!直接把他壓在地上,脫了他的衣服把他XXXOOO又OOXX,然後叫他滾回來辦事!」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那種粉紅色氣場誰想靠近阿!先把玫瑰都丟掉再說!」兔子努力的反抗,卻收到獄卒一張黑道不能在黑的臉。

「休、想!」獄卒低氣壓的說:「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多少心血在弄這些東西嗎?都是因為你、不、來!」
「跟我有什麼關係!!」小兔子尖叫。

獄卒清清喉嚨開始模仿小丑:「小兔子不來一定是因為我的誠意還不夠,所以吧拉吧拉嘩啦嘩啦...(以下無數台詞)但是我不能夠離開這哩,我怕小兔子發現我不再會傷心,所以...拜託你了。」

「呵呵呵呵...」像壞掉一般的獄卒虛無的笑著。

「所以你給我去!」解開手套把兔子推了出去,小丑看到兔子出現在視野中綻放出笑容,兔子看那一臉玫瑰色的小丑,臉色發白的回頭看著躲在小丑看不見角落的獄卒。

獄卒蒼白的臉扯開一抹威脅般的笑容:「你再不赴約,下一次就是把帽子的衣服通通換成粉紅色。」

兔子立刻往粉紅色領域踏進了進去!

「你終於來了。」小丑一臉初戀般的表情把足以淹沒兔子的玫瑰送給了兔子,明明等了N個時間帶,那張臉卻粉嫩粉嫩的精氣十足,相較起獄卒簡直...不忍說。

小丑害羞的跪在地上,把之前令人不安的小盒子,跟一大袋禮物送給了兔子。

兔子打開小盒子,戒指,兔子眼神死掉了。

兔子打開袋子,婚紗,兔子想死的心都有了。

打開其他禮物,喜帖,兔子默默的看著小丑。

小丑害羞的對著兔子眨眼:「我沒有其他意思,真的。」

最後,兩人初次的約會──小丑這麼認為──因為禮物太多最後不了了之,至於兔子最後有沒有用到婚紗跟戒指,這...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
感謝工口夢在我上班上到快要缺養死掉的時候丟給我一篇這麼可愛又這麼蠢的白三(抖哭

為了報答跟我一樣一邊上班一邊哀嚎的阿夢
所以我把這篇畫成了漫畫還給他

因為是在公司畫的所以只有歪斜扭曲而且崩壞的草稿
然後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看懂就是

以下點圖放大

1_20121207205744.jpg
2_20121207205743.jpg
3_20121207205743.jpg
4_20121207205743.jpg
5_20121207205743.jpg
6_20121207205743.jpg
7_20121207205752.jpg


然後我好像有寫錯字不過不管他了

另外阿夢還寫了兩篇短番外是黑三的
讓我整個哭喊其實我的真愛是黑三不是白三噢噢噢噢(不
其實啾三不管哪個我都超喜歡的
但是如果光比較啾卡的話我絕對是喜歡小黑比小白多一點
可是白三各種發展都行超美味的我無法捨棄(抖哭

番外的兩篇我也想畫
不過因為比較正經所以也想認真一點好好的去畫
因此什麼時候能畫完不知道

如果可以也想把這篇草稿好好重新畫一次啦

以上,感謝阿夢的愛(抱緊哭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