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罪惡感


隕星

『阿,好甜…』他這樣說,一邊又吻住了他。

舌頭翻弄,他看著他皺眉的模樣從心裡輕笑了出來,真是多麼可愛的人阿,就連現在這快哭出來的表情也是。
他肯定不知道吧,在心裡反抗的自己究竟有多能挑起男人的慾望。


[白三/H練習]
把糖果含在口中,啾卡抬頭吻住了艾利歐特。那帶著不屑跟鄙視的表情一下子皺了起來,於是啾卡輕笑出聲。

『不好吃嗎?』啾卡笑問。
『我倒是覺得很美味喔…艾利歐特的罪惡感。』

是了,不用問艾利歐特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那混著酸楚的氣味跟令人作噁的苦澀,是所有囚人最想拋棄也最緊緊抱在心裡的東西。
啾卡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彷彿在嘲笑一般,故意含著糖與艾利歐特接吻。啾卡喜歡看艾利歐特皺眉的表情,更喜歡即使這樣也不正面反抗的艾利歐特。

艾利歐特覺得自己是有罪的,啾卡清楚這點,所以被反抗的同時也被索取,舌頭試圖推出糖果的同時也纏上舔舐啾卡的舌尖。

『阿……真的好甜…』啾卡感嘆著,不只是糖果,也是這熱情如蜜的吻。


糖果漸漸融化,漾開的是甜味與解放。
帶著迷茫的表情,艾利歐特大口喘著氣看著啾卡。被鐵鍊束縛住的雙手高舉在頭上,明明已經沒有這般必要但啾卡卻捨不得拆下這些拘束器,是因為這樣會使得艾利歐特更顯妖艷吧。同時也是因為艾利歐特希望被如此對待。

認為自己是囚人的都是這樣,他們渴望懲罰,渴望被懲罰。要是被原諒了或是好好對待才會真正令他們不知所措,是最最可愛乖巧的孩子呢。

『那麼接下來…?』指尖輕輕劃過艾利歐特的胸前,啾卡嘴角帶笑。
『想要我怎麼對你呢?』

輕顫著,艾利歐特的耳朵因魅惑的言語不住顫抖著,而雙頰也誠實地染上緋紅。

『是該像上個時間帶的處刑人那樣嗎?艾利歐特很喜歡被粗暴對待吧…』手指輕挑,數個鈕扣便被解了開來。
『可是我不太擅長那樣呢,我對無意義的粗暴沒有興趣。』指尖滑過胸口,啾卡的唇貼上鎖骨。粉色的舌伸了出來,像是淺嚐味道一般舔舐著,從下到上,爬上了臉頰,輕咬鼻尖。
『還是好好溫柔一次,當作給你的獎勵呢?』

語畢,啾卡退後一步看著艾利歐特顫抖的模樣,那是源自於心中的恐懼,是最最無助又單純的模樣。

『吶,艾利歐特,我愛你唷。』

伴隨著言語的擁抱,一瞬間彷彿可以把比自己高大的艾利歐特納入懷中似地,啾卡知道,進了牢中的囚徒幾乎是不可能逃掉的,但只有現在,他才是完全被自己給逮住了。



平躺在冰冷地板上的身軀,艾利歐特不住喘息著,被逗弄到發燙的肌膚泛著紅,失焦的眼神暴露出已經無法思考的事實。

『恩哈...不、不要....』拒絕聲細弱蚊震,大張的雙腿因為啾卡的阻擋而無法闔上,帶著手銬的雙手不知究竟是想推拒還是拉近,最後只能掩住自己的臉試圖保留一絲尊嚴。

『不要?真的?』帶著戲謔的口氣,啾卡笑問。

舌尖輕舔著男性最敏感的部位,啾卡滿意的看著艾利歐特的挺立。男人就是這點好處,在副交感神經的作用下,無論喜歡或討厭,只要被刺激了就能感到興奮。何況,艾利歐特的身體已經非常習慣這樣的對待了。從一開始的豪無反應甚至作噁到現在,幾乎是只要輕輕撫弄就會呻吟出聲,真是多麼可愛的人啊。

無論是怎樣粗暴的對待都能忍受,說著討厭的同時身體也會自然反應,但是卻又不同於其他自我放棄而沉溺其中的囚人們,讓人不禁想再破壞他一些、想再看到他更狂亂的、求饒或者淪陷的表情。

『可是明明都好好的吞進去了呢。』

這樣說著,啾卡把手指又往前推了推,而在那之前的自然也被推擠進去。
發出了痛苦的嗚咽聲,艾利歐特皺起眉頭並且側身想要逃開下面的不舒服感,但是被啾卡壓住的下半身怎樣都動不了,想動也不敢動。

『啊啊....開始流出來了呢,看起來真淫蕩。』輕聲笑著,啾卡抽出了手指。

沾染在其上的是如同啾卡眼瞳一般的朱紅色,在昏暗的燈光下閃耀著妖豔色彩。

輕舔著食指,啾卡露出了滿足的神情以及還不滿足的貪欲表情。於是又把手邊的推入其中,然後以沾染著的手指摸上艾利歐特的臉頰。

『果然很美味呢,吶,你也吃看看嘛?』然後不顧反抗的把手指伸進艾利歐特口中。

酸鹹跟苦澀的味道又湧了上來,明明是那樣帶著香甜的氣味,但艾利歐特卻償不到半點甜味。
是的,被啾卡強硬塞入的是跟剛剛接吻時一樣的罪惡感糖果,硬質而球狀的糖果在舔拭變得濕潤過後很容易就能推進體內,因為一時有趣所以啾卡也不記得自己到底推了多少進去,只是被染紅的洞口因為異物而收縮的模樣實在太過誘人,逐漸攀升的體溫也配合著融化了糖果,於是黏膩的果漿從洞口緩緩流出,散發十足誘人氣息。

手指翻弄著柔軟的舌頭,啾卡左手也沒停下的揉捏著艾利歐特的胸前,偶爾畫著圈子,偶爾輕捏前段,艾利歐特濕潤的眼眶幾乎就要潰堤,口水也從嘴角流出。

『真是露出了誘人的表情呢。』邊讚嘆著,啾卡舔去漸漸滑下臉龐的口水,同時吻住再次奪去艾利歐特的呼吸。

變得空蕩的右手在輕撫過硬挺之後探往已經足夠濕潤柔軟的後面,滿是糖漿的後庭變得又黏又熱,而被融化到一半的糖果也趁次機會順著手指滑出。

故意避開了艾利歐特的敏感點,啾卡貼緊的身軀散發著不輸艾利歐特的熱度,而那堅挺也早已壓在艾利歐特腹前,不停磨蹭挑逗著。

『哈阿…哈、哈……』推開了啾卡,艾利歐特大口的喘著氣,同時也不住猛咳。煙紫色的眼矇透著再明顯不過的欲求,看著這樣的艾利歐特,啾卡滿意的笑開了。

『好像差不多了呢……』

不再挑逗其餘部位,啾卡一口氣舉起了艾利歐特的雙腿,被高高抬起的腰部往上拗折著,暴露出被好好疼愛過的私密處。

彎起嘴角,啾卡笑瞇了眼,他沒錯過艾利歐特那滿是期待的表情,於是俯下身,虔誠而甜蜜的親吻著蜜穴。

『啊哈…!不……!!』隨著艾利歐特的驚呼,啾卡貪婪的把舌頭探入舔舐,並且大力吸吮出聲。

真是多麼甜膩的味道阿,啾卡在心裡讚嘆著。

舌頭劃過不斷收縮的內壁,激吻發出的聲響跟顫動讓艾利歐特羞愧到極點,身體也因此達到最佳敏感幅度,就連輕撫腹部的動作都讓他無法忍耐。

因此手指緊握到泛白,同時咬緊下唇試圖扭動掙扎。然而任何一個動作對啾卡來說都是挑釁,是故意在誘惑他做些更欺負人的事情;摸著白皙大腿的手指開始搔刮著,在稚嫩的皮膚上留下明顯的紅痕。看著艾利歐特摀住嘴一邊顫抖一邊拼死忍耐的模樣,啾卡忍不住彎起了嘴角。

『哎....這次忍耐的比較久呢?上次做到這裡的時候就忍不住射出來了吧,艾利歐特?』

淚水被擠出眼眶,艾利歐特的臉上滿是屈辱,不只是因為啾卡說的話,更是因為知道現在自己的模樣。毫無反抗之力、毫無反抗之心,如果自己真的想的話,並不是沒有反擊或逃走的方法,雖然是逃不出這座監獄但最少在只有啾卡的情況下是不會被玩弄至此的,所以會變成這樣,都是自己造成的呢。
比誰都更清楚這點,因此更覺得羞恥,就算說是渴望懲罰,但是這種懲罰又算什麼呢?像個蕩婦一樣在別的男人身下忍住呻吟,自己還真是無可救藥了。

『哎...這樣可不行喔。』

查覺到艾利歐特的心思啾卡搶先一步吻上,熟練鑽入的舌頭撬開齒貝舔拭上顎,因為知道艾利歐特是不敢傷害啾卡的,所以才用這種方式阻止艾利歐特那愚蠢尋死的舉動。同時也是享樂,不斷變化角度的深吻,從啾卡之上沾染過去的朱紅,彷彿口紅一樣讓艾利歐特看起來更為狂亂,於是無法忍耐。扯開褲頭將快要勃發的硬挺抵上,啾卡再次笑了出來,在看到艾利歐特那微乎其微的掙扎時。

明明是滿臉期待的模樣呢,卻擺出恐懼嫌惡的姿態往後退去。
啊啊......真是多麼、多麼可愛的人啊。

『....好愛你。』

跟溫柔口氣相反的,啾卡一挺而入。即使已經被充分擴張過,但手指跟下面的尺寸畢竟不能比,被一口氣撐大的後面,無論幾次都無法適應的撕裂般的疼痛,加上還在裡面的那些尚未融化的糖果,痛楚跟被填滿的滿足感同時湧上,而後是被頂到的興奮感。

『啊、啊哈......!嗚.....哈、哈...』眼淚跟精液同時噴灑出來,艾利歐特緊揪著啾卡的領口不斷顫抖著。

然而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啾卡抱緊艾利歐特的腰快速的律動起來,過大的撞擊力道跟異物的碰觸感在難受之餘又產生新的快感,才射完精的分身還沒來得及消下就又挺起,是被調教成功的證明呢。

『不、不要....哈...太快...嗚!』抓著領口的手爬上了肩膀,在手銬被解下的那刻抱緊了啾卡。

『呼...太快嗎?但是不這樣的話....艾利歐特不會舒服的吧?』露出溫柔的表情,啾卡不斷親吻著,臉頰、額頭、鼻尖,或舔或咬。

『哈、哈啊....嗯!....』

揪緊背部不斷搔抓的手正代表了艾利歐特的愉悅,每當這種時候啾卡就會覺得自己還真是愛死了這個可愛的囚人;不管是拒絕的話也好,還是跟話語相反的那些可愛的動作。貼緊纏上自己腰部的動作真是沒有女人比得上的妖媚,就連現在也是舒服到快要射出來了。

『艾利歐特裡面好熱呢....黏呼呼的,而且好緊...』

是因為是時間之人的關係嗎?還是因為監獄的時間是停擺的關係呢?更或許是因為艾利歐特本來就是這種淫蕩的身體吧。不管做幾次都像一開始一樣舒服,明明是跟處刑人共享過的身體呢,還是該說就連兩個男人都可以享受,到底有多淫亂啊。但那也是少數幾次艾利歐特真的求饒的時候。
坐在處刑人懷裡,被刻意拉開的雙腿可以看見大腿根部的濁白跟腥紅,吞吐著處刑人那比平均尺寸更大一些的,艾利歐特潮紅的臉上帶了些痛苦,但嘴裡卻不斷吐出撩人心弦的低吟。

「啾卡也進來吧?」當處刑人這麼說的時候啾卡還以為是玩笑話,一時愣了一下。不過看到處刑人的表情便清楚了,這傢伙是來真的。

「好啊。」於是啾卡也笑了出來,毫不在意的解開自己褲口。

看著挺立著靠近的啾卡,艾利歐特明顯露出了恐懼的表情,但被緊緊禁箍在處刑人懷裡,就算掙扎也會被處刑人惡意的上挺動作弄得腰軟。不斷顫抖著,艾利歐特因為啾卡的進入而痛苦的嗚咽,但是那表情非但沒有讓他們倆人放棄這一行為,反而更加引起了他們的嗜虐心。

於是從一開始艾利歐特以為自己真的會死掉到後來,甚至變得可以享受這樣的姿勢了。

『老實說我還曾經擔心過...要是我一個人不能滿足艾利歐特,該怎麼辦呢?』臉上維持著慣用的微笑,啾卡絲毫不減力道的用力撞擊。

不知道艾利歐特到底有沒有聽到,他只是用著比剛才更大的力道揪緊了啾卡的衣服,然後把頭埋上肩頭,試圖壓低自己呻吟的音量,但這種如同附耳於啾卡的姿勢,對啾卡來說無疑是種勾引行動。

『不過顯然,是白擔心了呢。』

因此啾卡也更加毫無顧忌的,吞噬艾利歐特。



在啾卡第三次把濁白灌進艾利歐特體內之後,啾卡才終於捨不得的離開快累癱的艾利歐特。

『真是抱歉呢,原本今天想做一次就好的。』完全感受不到歉意,啾卡說。
『都是艾利歐特的錯呢,要是你把大腿夾緊一點我也不至於這麼興奮喔。』

在第一次做完的時候,艾利歐特還是有力氣站起來的,但正因為艾利歐特自己站起來撿衣服的這種動作,讓原本在體內的精液混著糖漿流了出來,被沾染的大腿散發出來的淫麋氣息讓啾卡又忍不住的從後推倒了艾利歐特,被抬高的臀部,因為緊張而聳立起來的兔尾,讓啾卡不由自主的舔拭起艾利歐特滿是髒汙的大腿,略帶粗糙的濕熱舌頭觸碰在稚嫩肌膚上的感覺太過清晰,才剛高潮完的艾利歐特根本抵擋不住這種刺激,於是又淪陷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沉溺在這種最原始的快樂裡。


早已沒有力氣反駁,艾利歐特只是躺在地板上抓著快被自己扯爛的襯衫。不過就算扯爛了也會再復原,就像自己一樣,在監獄裡的、在這個世界裡的,不管好事壞事都只是不斷重複毫無意義而已。
因此閉上眼睛,艾利歐特聽著啾卡走出監獄的腳步聲,一邊希望他不再回來的同時,也暗自期待著下次的懲罰。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