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直到最後都沒能說出口的話


隕星

『吶,啾卡。』

『嗯?怎麼了?』

『我啊,想通了一件事情。』

躺在你的腿上,艾利歐特說。
那煙紫色的瞳孔清澈無暇,你想,你再也無法找到比他更乾淨的人了。

『我,喜歡布拉德。』
『很喜歡、很喜歡,喜歡到可以為了他去死的程度。』

但是他突然這麼說,漂亮的眼睛跟剛才一樣豪無雜質。
對他來說這肯定沒什麼吧?只是很單純的在描述一件事實罷。
於是你也壓下了不快的情緒,盡可能如以往一樣的笑著回答。

『恩,我知道喔。』你說,其實心裡覺得如果自己能不知道就好了。
布拉德死了。
當你聽到這個消息你震驚了一下。

不,讓你感到不安的原因並不是死去的布拉德,而是布拉德死去了這件事情。
轉過身,你已經跑離開了馬戲團,你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去哪,只知道不去不行,不去找不行。

一邊想著如果能不找到就好了,一邊又希望自己快點找到。
然後呼喚著你的聲音越來越大,那是一種感覺,是一種期盼,是一種放棄。

在樹叢之後,血灘裡,你看見抱著粉碎時鐘的艾利歐特,跟在後面高舉著大劍的處刑人。

「住手!」在心裡的想法喊出聲之前,你已經動了手指,空間一瞬間扭曲了起來,剛才滿是綠色的場景轉變成陰暗濕臭的監獄。你大口喘著氣,才查覺到自己已經大汗淋漓。


『哎,為什麼要阻止我啊啾卡。我好不容易才終於能下定決心殺死艾利歐特了呢。』這樣說著,跟你一樣站在柵欄外的艾斯毫不掩飾自己的不悅。

『哎,不,那個嘛...』而你才在此時僵硬的扯著謊想要掩飾過去。
『持役者就算犯了罪也是不能隨便殺掉的吧?吶。』

『呼恩~公器私用可不是好習慣喔。』當然,艾斯並不會因此就被你打發過去。

他很清楚,認識你的人都很清楚,你深愛著艾利歐特這一回事。
近乎愚蠢的,深愛著。



最後是另外一個啾卡出來打了圓場,雖然與其說是圓場更像是來鬧場似的。

『吵什麼啊?都已經是收了押的犯人了,你真想殺掉的話乾脆連那個沒用的xxxx啾卡也一起幹掉算了。』嘴角彎著惡意嘲諷的微笑,啾卡說。

而你無奈的皺起了眉頭,在想自己到底該怎麼接話才好。
如果在這種時候同意了肯定會被艾斯爽快的砍掉的吧?
但要是推託什麼未免也太不像男人了。

更何況就連你自己都無法保證,看到艾利歐特被艾斯殺掉的話,自己還會不會想活下去這回事。

『呼~好吧,那今天我就先回去了。』
『不過啾卡,我不認為留著一個跟死了沒兩樣的人在身邊有什麼意義,那樣光想就很無趣的呢。』聳了聳肩,艾斯在思索之後總算自願離開了。


當然,你知道艾斯說的話的意思,在聽到布拉德死去的消息時就知道肯定會這樣。
轉過身去,你看著再度被鎖進監獄的艾利歐特,跟那時候的他不一樣,依舊漂亮的煙紫色眼瞳已經沒了生氣,垂下的耳朵沾染著骯髒的血漬,維持著擁抱著什麼東西的模樣,臉上掛著淚痕的艾利歐特現在不過是個毫無反應的人偶而已。





『騙子。』

對你跟艾利歐特的事情沒什麼興趣的啾卡在艾斯離開後也悄悄離去了,而你在那之後走進了監獄,再次蹲在艾利歐特面前。

『真是騙子呢。』細細的摸著他滿是髒汙的臉,你臉上依舊掛著微笑說。
『明明我才是啾卡,為什麼卻總是你在對我說謊呢?』事實上你也覺得好笑,這樣真的太奇怪了,肯定有什麼問題。

被騙的你,甘願被騙的你,知道這是謊言的你,知道這些不是謊言的你。
你是如此的深愛著他的一切,深愛到自己都覺得奇怪的程度。

『吶、答應過了吧?』
『明明這樣對我說過了的吧?』

但是有什麼辦法呢,被他喜歡過的你,已經是完全只屬於他一個人的啾卡了。







『可是啊,啾卡不一樣。』躺在大腿上看著你的艾利歐特,是那樣認真而嚴肅的說著。

你為此有些難過,有些想打斷他的話,有些想摀上耳朵不再去聽。
要是自己被捨下了怎麼辦?
沒辦法給予他幸福的自己,總有一天會被捨棄的吧。
不如說你甚至不知道自己能給他什麼,除了他不想要的東西以外。

你甚至還記得當初他每次看著你說喜歡他時的困擾表情,那是至今唯一真的令你感覺抱歉過的事情。

『嗯?』於是你鼓起勇氣,你想起自己跟他約好了不管怎樣都不放手的約定。

即使再次被拋棄、被殺掉,你還是會一直一直喜歡著他。

『我想跟啾卡一起活下去。』

『哎...?』

『我喜歡...我愛你,啾卡。』


然後你哭了出來,這是你第一次深刻感受並了解自己為何而哭的時刻。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