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持續喜歡著你


隕星

『逃獄了嗎...』

背對著你,處刑人帶上面具說。
與其說是面具不如說是眼罩,那幾乎沒有遮蔽作用的,彷彿化妝舞會才會出現的面罩,你至今仍然質疑它的存在必要性。

『那麼,我殺了他也可以吧?』

聲音沒有起伏,然而你卻突然覺得心裡一震。
但怎麼可能呢,沒有心臟的你是不可能會有這種情感的。
於是像平常一樣笑出來,你平和而柔軟的語氣說。

『恩,請吧。』
但最後處刑人沒殺了他,你之所以知道是因為這個世界一直沒有跟換新的持役者的關係。
你不懂處刑人遲遲不下手的原因,只知道城裡曾經流傳過黑手黨的副手跟城裡的騎士有所私交的流言。

你還記得你聽到時,心裡難過了一下,但是很快你便認為那只是你的錯覺。
而幾個時間帶之後,難得出現在監獄裡處理職務工作的處刑人,卻主動澄清了誤會。

『說起來,啾卡你有聽到最近流傳的謠言嗎?』一邊整理著染血的披風,艾斯爽朗的說,於是你相信這傢伙並不是回來工作的,而是不小心迷路到了這裡來而已。

『嗯?什麼流言?』不過你也不太在意,估計如果哪天艾斯特地來工作了你才會覺得奇怪吧。

『恩~就是最近說我跟艾利歐特好上了的那個流言啊,哈哈!』
『真是的,不過是親切可愛的小兔子分了巧克力給我而已,居然會被傳成那樣我也很意外呢。』

『喔?是這樣嗎?』表面上你一如以往,事實上你也不知道該對這件事做出什麼反應。

『嗯嗯!啊對了,反正我這還有剩,要不也分給你一點吧?』一邊說著,艾斯從口袋裡拿出了壓根沒拆封過的巧克力。

那是橙色的包裝,熟知艾利歐特的你不用想也知道是什麼口味。
於是把目光移為艾斯臉上,你彎起漂亮的嘴角笑著拒絕。

『不用了,那是艾利歐特特地給你的吧。』可內心有種難受的情感在蔓延。


你心底彷彿知道,艾斯他是故意的。
而艾斯的臉上,也絲毫沒隱瞞自己是故意的的情緒。

『喔?這樣嗎?』用著毫不在乎的口氣,艾斯再次粗魯的把巧克力塞回口袋裡。

看到巧克力沒入口袋的那刻,你才發現自己的視線緊盯著那塊巧克力。
這真是太奇怪了,對你而言。
因為你並不想吃那塊巧克力,就算想,你也不記得自己是會緊盯著獵物的那種人。

最後,你跟艾斯隨口聊了幾句就揮手道別了。
你總覺得他還有話要跟你說,但他卻只是一直用著富含深意的表情觀察著你。





『你是白癡嗎?』披頭就是一句,啾卡粗魯的把水杯放到了你床邊的小茶几上,用力之猛連水都潑濺了出來。

『啊,謝謝。』然而你一點也不在意,只是抬起沉重的身體,抓了抓亂翹的頭髮後,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之前是跟那個兔子混帳,現在又跟這個XXX騎士,你小心得病啊你!』

『唔嗯~沒事的啦,大不了死一次就行了?』

伸了個懶腰,你拿過水杯輕啜著。
其實也不是不懂啾卡生氣的原因,只是你多少覺得沒必要生氣成這樣。

反正不是第一次跟人做愛,反正不是第一次如此糜爛。

在監獄裡的生活是很無趣的,如果沒有特赦的話簡直沉悶的足以逼死人。
於是在馬戲團之前,你也想過很多樂子,在馬戲團之前,你也享受過很多樂子。

想被人喜歡,想看到別人的笑臉。
你是真的打從心裡這樣渴望著的。

所以很快便厭倦了那種只能得到一時愉悅的虛假東西。

那並不是你要的快樂,也無法給予你真正的快樂。於是回過神來,你開始給予起囚人們最想要的。
名為懲罰的救贖。

『別告訴我你也迷上了懲罰自己,你這腦子壞掉的XXX傢伙。』挑著眉,啾卡從上而下的看著你。

『怎麼會?』而你回以微笑。

對你來說被艾斯抱了不過是順勢而發的事情而已。
不過是因為兩個人都很寂寞所以彼此慰藉而已。

但是艾斯是因為時計塔被轉走看不到尤利烏斯而感到寂寞,你呢?
你不知道,說不出個所以然。

『吶,啾卡也積了不少吧?要做嗎?』甩了甩頭,你突然這樣說,忽視了自己還疼著的腰。

『誰要啊!看著你這傢伙的臉我才硬不起來呢混帳!』

『哎,真過份,我們明明是一樣的臉的吧?』




世界又轉了幾圈,再次見到尤利烏斯的艾斯變得不在那麼需要你。
不過也好,本來你們就是有一搭沒一搭的,有興致就做而已。

可你多少有點寂寞,在一個人的時候。
因此你開始習慣纏著啾卡,在寂寞的時候。

『啊啊啊!你這傢伙真是煩死了!給我滾去練習新的馬戲啊你!』這樣吼著,啾卡甩開了你。

『不要這麼冷淡嘛~啾卡。』拍了拍摔疼的屁股,你有些鬧彆扭的回。

你開始覺得監獄很好,沒太多人經過的馬戲團之森,在這裡就算發生什麼事情也傳不太出去,相對的,只要不去聽的話,別的消息也傳不進來。

於是生活平靜的你幾乎都要忘了當初的那個逃獄犯究竟叫做什麼名字。
幾乎。


『幹嘛啊!下個時間帶不就要馬戲表演了嗎?可別告訴我你是因為不想跟那XXX的兔子見面才故意鬧這樣的啊!』

深深嘆了口氣,有時候你都不知道到底是你比較介意艾利歐特,還是啾卡比較介意艾利歐特。

『啾卡....我並沒有。』

『說謊,你這傢伙很明顯動搖了吧,那些小鬼可都跟我說了啊。』口氣中透露出得意,啾卡惡質的笑了出來。
『聽說你聽到流言的時候嚇得把道具都弄壞了呢,嘻嘻嘻!』

『那才不是,我只是剛巧不小心失手而已。』

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你試圖為自己辯解著。
不過道具壞掉了是事實,而你也確實覺得自己不太正常。

因為聽到艾利歐特跟他所在的黑手黨首領搞上了的消息而失常的你,其實是生病了吧。
你甚至懷疑說不定是艾利歐特槍殺了你的那次,你在復活的時候出了什麼差錯也不一定。

說不定是少了什麼,說不定是艾利歐特從你身上偷走了什麼。
但你明明知道那不可能。

被艾斯深深擁抱過的你,根本早已想不起來艾利歐特的模樣。




『怎麼,被騎士大人抱很舒服嗎?』開口就是鄙夷,你有些後悔主動向前跟艾利歐特搭話這件事。

『恩,很舒服喔。』可你也沒被嚇到,依舊臉上掛著笑的回了回去。
『那你呢,聽說你跟帽子屋在交往?』

聽見你這麼說,艾利歐特停下了抽菸的動作。
你有些被他的狠瞪嚇到,但同時也納悶心中的這種感受,一種你最熟悉、也最無關聯的情緒擁了上來,讓你幾乎考慮自己是不是該坦率的道個歉。

『.....啊啊。是呢。』然而艾利歐特卻在此時撇過頭去草率的回了話。

『啊,是嗎?』


你真的開始後悔了,自己到底是哪跟神經答錯才會主動來跟艾利歐特打招呼的呢。
明明你們就不是這樣可以隨便說著話的關係。
總覺得有些喪氣,你小小在心裡嘆了口氣。

『還有什麼話要說嗎?沒的話我要回去了。』

『啊不。....你看起來過得很不錯,真是太好了。』最後,你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麼的情況下,擠出了這句話。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