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埋藏在兔子洞裡屬於你的時間

Home > ASCETISMO > 送葬者 > 我想我可能永遠也不會習慣吧....

我想我可能永遠也不會習慣吧....

我並不討厭啾卡
因此也並不討厭啾卡啾卡的配對

不管是黑白黑還是白黑白
只能說因為沒打到我所以多少是
噢,關我屁事?
的感覺
就算看了文章或圖片
甚至自己也能說出這對為何可以這樣配跟萌點所在

沒打到的東西還是沒打到
該說是不認為以他們兩個的個性會變成一對呢
還是單純無法接受

無論如何,看著一片啾卡啾卡的聲浪
我只覺得我老婆的老公他媽的又被人睡走了混蛋!
其實我真的覺得我家老婆才是任勞任怨任人拋棄的可憐棄婦啊.......

只好讓他跟著他老公一起被人睡了
反正我家是兔子總受
不管是誰都可以壓的沒問題!!

我唯一吃不下去的就只有白兔三月
其他的話白兔總受我也OK!


總之我家的兔子啊....我家的兔子啊....
兔子是很可愛的請大家好好關愛他(不對

Comments

pos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 BANG-無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