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愛就是不惜一切的佔有掠奪


隕星

『為什麼呢?明明愛麗絲是這麼的渴望監獄呢。』
『吶,待過監獄的艾利歐特你應該也很清楚吧?監獄對你們這些罪人來說,是何等美妙的地方。』

大口的喘著氣,啾卡一手摀著被子彈射穿正泊泊流血的右臂,同時硬擠出笑容想掩飾自己區於弱勢的事實。
被射穿的手臂很疼,不管死了幾次疼痛都還是叫做疼痛,並不會因為習慣而減輕。
於是額間開始冒出大量汗水,一滴滴滑過臉頰擦過鼻尖。

這裡是馬戲團之森,穿著團長打扮的啾卡手無任何武器,只有腰間的面具正不斷叫囂著。
然而即使如此,另一個啾卡似乎也沒有出場的打算,只是不斷責罵著啾卡的失態。

『你是沒辦法讓愛麗絲得到幸福的,而你明明就很清楚這回事。』受傷的右手正輕輕發著顫,啾卡清楚知道能成為帽子屋黑手黨NO.2的艾利歐特的槍法非常好,但沒想過會有再次用自己的身體來驗證的一天。

在心裡苦笑著,啾卡猜想自己這隻右臂恐怕短時間之內是舉不起來了,不過轉念又想,反正自己待會就會被艾利歐特槍殺了,少隻右臂又算什麼呢?
何況自己,打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攻擊,自己不過是文弱的文弱的馬戲團團長而已,怎麼可能打得贏黑手黨要員?怎麼可能愚蠢到拿槍對著只能思考三秒的狂爆小兔子?怎麼可能,對艾利歐特出手?

這樣一說,自己都覺得可笑了起來。
有什麼好不可能的,自己可是執法者,而在眼前的是早該被收押的逃獄犯。
但即使如此他還是沒辦法,他自己也不懂,為什麼在看到艾利歐特的身影時會那麼開心,為什麼在知道艾利歐特是來搶回愛麗絲的時候會那麼難過,只知道板起臉孔,說著一些明顯會傷害到艾利歐特的話。

理所當然的,艾利歐特皺起了眉頭,啾卡不確定這是否是艾利歐特順著他的話下意識回想到過去的緣故,但他肯定的是,他有些開心。
然而下一秒,艾利歐特卻突然開了槍,摧毀了啾卡的喜悅。

那槍打中了左肩,就在時鐘上方幾公分處,位置惡意滿載。

『把喜歡的人的幸福交託給別人才是最惡質的。我可不是會幹這種事情的膽小鬼,也不認為一度做了這種事情的人有任何資格去要求對方幸福。』
『就算沒辦法,我也會盡全力使愛麗絲幸福,即使他不需要我也一樣。』懷裡抱著尚在恍惚的愛麗絲,艾利歐特皺緊眉頭惡狠狠的說。

然後在啾卡開口之前,再次開了槍,同時低頭吻住了愛麗絲。
艾利歐特知道,啾卡是故意的。
在監獄槍殺他的那刻,那句諷刺的祝福一直刺在他心裡。

他知道,在他捨棄了啾卡的同時,啾卡也捨棄了他。
用名為希望他幸福、自己是辦不到的,這種實質上好聽其實只是膽小鬼心態的藉口,放開了手而已。
於是他難過,難過的同時也發現自己再也沒有力氣伸出手。

喜歡、好喜歡,這份會讓自己不斷自責的感情,這份被否決而自身也不認為是否該稱之為愛的感情,既然兩方都沒有勇氣繼續下去的話,那也只能揮手道別了。

然而心裡明明知道,卻還是難過。
難過的同時,也感到生氣。

於是在聽到那句『你看起來過得很不錯,真是太好了。』的時候爆發。

「你怎麼能把我託付給其他人!」
「說著自己辦不到其實不過是沒有想要給我幸福的覺悟而已!」
「你只不過是根本沒想過要讓我幸福的膽小鬼大騙子罷了!」

但是自己到底在對誰生氣呢,明明自己也沒有對啾卡生氣的資格跟身份。
因此又難受了起來。
難受著、逞強著,繼續彼此傷害著。

同時確認自己其實深愛過他。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