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他與他與他與他


隕星

他們的故事。

他喜歡他、他喜歡他、他喜歡他、他喜歡他。
他以為他喜歡他喜歡他喜歡他喜歡他。
可其實他喜歡他喜歡他喜歡他喜歡他。
他們都喜歡他。
『他能給你的,我全部都能給你。』
『所以...』

背對著馬戲團帳篷,他這樣說了。
而他明明早已宣示過忠誠,早已在眾人目光之下匍匐於地上親吻了他的指尖。
然而他卻深刻地感受到,不夠、還不夠,那雙會因為馬戲表演而游移的眼睛,還不是完全的向著自己。

於是他說,在他白皙的頸子上纏上了過於厚重的圍巾。
那是蜘蛛編出來的網子,是永遠無法斷尾而逃的蜥蜴。

『臣服於我吧。』



你最終還是讓他抱了你。
到底是想要遺忘,還是因為喜歡,你也說不清楚。
只知道這久未被人碰觸的身體在被貫穿的那刻痛得令你幾乎崩潰。
但那到底是身體在痛還是心裡在痛,你也分不清楚。

他摸著你的臉抱了你。而你把他的長相牢牢記在了心裡,把他此時此刻的模樣全都覆蓋在那再也看不到的面孔上。
回抱著他,你一次次地喊著名字,深怕喊錯了似地,一次一次,喊的同時也告訴自己。




『聽說你跟紅心騎士那傢伙搞在一起了?』當他對你這樣說的時候,你笑了出來,彷彿期待已久似的。

『嗯,算是吧?』

『先是兔子再來是那傢伙,你這XXX的傢伙眼光還能再爛一點嗎?』

『沒辦法,因為那傢伙是離監獄最遠的人,而且也不用考慮負責什麼。』聳了聳肩,你照著自己早已排好的劇本說。


其實你也沒想過會變成這樣,只是順勢而發就讓他抱了而已。
或許你心裡只是有點好奇被人抱的感覺,也或許是你想要藉此忘記抱人的感覺。
被貫穿的時候,你痛得幾乎全身發麻,咬緊的下唇很輕易就能聞到血的味道,你想要呼吸卻沒有力氣,腦中不斷轉著的是他的表情,你突然心疼了起來,突然後悔當初沒能更溫柔的好好抱他。

『哎?很疼嗎?』可當他這麼說的時候,你才發現自己哭了出來。



沒有人知道,他其實也是深愛著他的。
說著粗鄙的髒話用著差勁的態度,當他被他槍殺之時,他正站立在牆後靜靜地聽著。
他想他知道,他想他可能也知道。

放任他被他殺死的他,放任他殺了他逃出的他。
除了在心裡繼續罵著些毫無意義的話也沒有辦法有其他作為了。

『永遠別再回來,蠢兔子。』他說,是為了他。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