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平行世界


隕星

『所以說,你這傢伙到底要破壞多少次牆壁才滿意啊!!』

忍不住對你怒吼,啾卡已經數不清楚這到底是他第幾次來幫你收拾殘局了。
其實你也覺得奇怪,明明你惹出的問題跟啾卡一點關係也沒有,而你也不曾請求過他幫你什麼,但啾卡總是能在你開始修復沒多久的時候出現,然後一邊口出惡言一邊一臉臭的跟你一起修復那些幾乎不像是人為破壞的嚴重損害。

<學園篇/黑三>
『別、別那麼生氣嘛。我又不是故意的。』耳朵垂了下來,你感到有些沮喪。

畢竟這已經不是你第一次被罵了,接二連三的被罵除了讓你覺得對不起布拉德之外,也有種自己毫無成長的羞恥感。
如果自己能再冷靜一些不受那對小鬼的逗弄就好了,可即使你每次都這樣提醒自己,還是忍不住會對他們發火,回過神來的時候就已經追在他們後面毫不留情的使用魔法攻擊。

『再、再說,我也有好好付修繕費啊。』小聲嘟嚷著,說著話的同時你臉也紅了起來。

那些支付修繕費用的方式在你腦中浮現,從一開始的被吻到主動親吻,你幾乎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著了什麼魔才會做出這種羞恥的事情。

『啊啊,是呢。』
『我說你這傢伙該不會是因為想跟我接吻所以才故意破壞的吧。』嘴角彎起惡意的笑容,啾卡故意這樣說。

『怎、怎麼可能啊!你胡說什麼!!』

理所當然的,你也毫不猶豫反駁。
確實你承認跟啾卡接吻非常舒服,舒服到讓你幾乎忘記兩個男人接吻是多麼奇怪的一件事情,但即使如此也不過僅此而已。被親吻、親吻、回吻,在修復好破損之後你會順從的跟啾卡做出這些動作,但其餘時間並不然;碰面的時候會打個招呼,偶爾一起吃些胡蘿蔔點心,談些無所謂的小事,然後揮手再見。
你認為你們是朋友,極其普通的,隨處可見的好朋友。

『哼哼~本大爺的吻技很好吧,都親得你神魂顛倒了呢~。』擺出一臉驕傲的模樣,啾卡得意的笑著。

『最好是啊!你也對自己太過自信了吧!』而你則有些苦笑了出來,總覺得面對著這樣的啾卡,比起火大更是苦惱。

你喜歡啾卡,你覺得這樣的啾卡很可愛。
雖然有時候惡口到讓人想打他的地步,而且也確實吵了很多次架,但你還是會在每次碰面的時候跟他打招呼,然後毫不猶豫的跟他分享新的胡蘿蔔點心。
你覺得,你享受跟啾卡成為朋友的感覺。

『不是嗎?你上次都被親到腿軟了呢,該不會親一親就有感覺了吧,真是xxx的小兔子。』而你認為,啾卡也應該是這樣想的。

『什、就說了我才不是兔子啊!!何況那些才沒有呢!誰會被男人親到勃起啊,少噁心了你!』即使他有時候會說出過於露骨的腥羶話語,你也不太介意,畢竟都是男人,畢竟男人總是三句不離xxx。

『嘻嘻嘻,真的沒有嗎?不然待會再來試看看啊!』

一邊說著,啾卡也不忘工作的流暢揮舞著手,而你,至今依然會被那雙太過漂亮的手吸引住目光。

『好啊!看到時候是誰先腿軟吧!』




靠在修復好的牆壁上,啾卡擁吻著你。
貼近的身體能輕易聽見彼此鼓動的聲音,噗通、噗通的,熱氣伴隨著強烈撞擊的力道而來,明明啾卡的體溫比你低了很多,連雙手交織的時候都能感覺到他指尖的寒冷,可你覺得燥熱,從胸口、從心窩,有種難以忍耐的感覺慢慢爬了出來。

啾卡的手很細,但上面也佈滿了繭,輕摸著你臉龐的時候,那粗糙的感覺令你有些心亂,那是男人的手,是跟你一樣精實的。撫著、摸著,你凝視著啾卡絳紅色的眼矇,那總是銳利的眉頭即使現在也毫不鬆懈,像是瞪著,也像是要牢牢烙印在視網膜上似的,啾卡回看著你。

『哈...』然後不知道是誰吐出氣的聲音。

才稍微分開的唇瓣馬上又貼合了起來。
有些乾澀的柔軟互相觸碰,啾卡輕含住你的唇。含住、放開、含住、放開,偶爾輕輕啃咬、淺淺舔拭。然後你才一張口,舌頭便滑了進去。
你感覺自己氣息開始有些絮亂,在啾卡那過於明顯的挑逗之下。
被舔過的齒貝從牙肉處開始發顫,你主動伸舌纏向他,而他也樂於接受你的回應。互相逗弄的舌尖,難以自拔的低吟,喘息聲從細縫中被擠出,你在無意識之下揪住了他的衣服,同時,變得濕潤的眼睛也閉了起來。

『唔恩.....』

吞嚥著,連同空氣一起,你已經不知道究竟是他壓向你,還是你自己抱緊了他。
熱度攀上的臉頰,指尖卻因為過於緊繃而開始發麻,從嘴角流下的津液滑下臉龐劃過侯結,連同汗一起沾濕了衣領。你鼻腔裡滿溢著的是,啾卡的氣味。有些鹹、有些甜、混著水果的香氣跟胡蘿蔔的土臭。
舌頭開始糾纏,你感受到他不時吸吮著,像是品嘗著美食一般,有時候也故意爬向咽喉弄得你有些不快。看著你微微皺起的眉頭,啾卡在接吻之餘輕笑了出來。

『....在發抖呢。』捨不得離開似的,啾卡就著唇碰著唇的模樣輕輕說了。

而那過於低沉性感的聲音令你忍不住又震了一下。
明知道這種時候說什麼都沒有用,你還是倔著脾氣反駁了。

『才、沒有....』

『騙人...』而啾卡也不給你反駁的機會,再次堵住了你的嘴。

這次沒有那磨人的逗弄,一吻上便撬開了你的唇彷彿要攻城掠地似地火熱進擊,你有些喘不過氣來,又揪緊了他的衣領。
首先查覺到的是漸漸使不上力氣的雙手,然後才是自己越加粗重的鼻息,像是抓著唯一的浮木一般,你不自覺得把啾卡扯向自己。抵在牆上的背部感到有些不舒服,但你不太在意,不如說沒空在意。
分不清是想要回擊還是單純享受著,你竭盡所能的熱烈回應,而緊抱著你的腰,啾卡也漸漸揪住了你背部的衣服。沒查覺到啾卡正在忍耐著什麼的你,大腦中開始響著警報。

不行了;你的大腦這樣說。
再這樣下去的話,會溺斃的;沉溺在這段莫名其妙的關係裡。

可你絲毫沒有阻止的打算,深吻著、深吻著。
你微張的煙紫色瞳矇裡擒滿興奮的淚水。
而看著你這樣狂亂的表情,啾卡苦笑了出來。




你跟啾卡吵架了,詳細的理由你想不太起來。
反正這不是第一次,反正你們常常吵架。

因為太過習以為常,所以你想著這次大概會跟以前一樣隨隨便便又和好了吧。
可是沒有,你好幾天都沒有看見啾卡的身影。

上課的時候沒有、一般課餘的時間也沒有,拿著剛烤好的胡蘿蔔餅乾站在樹下的你,舉著魔法媒介一臉不甘願修理破損的你,不管哪裡都沒有看見啾卡的身影。

說不定啾卡已經不想再看到你了,光是這樣想著,你的內心就難過了起來。可即使想著要主動去找他,你也並不知道啾卡的任何事情;不如說,就算知道了你估計也沒有勇氣敢去主動找他。你害怕、確認自己真的被討厭這件事。


『反正、一定是我太笨做錯了什麼呢...』

但是你明明連自己哪裡錯了都搞不清楚。


『怎麼了嗎?怎麼一個人蹲在這裡。』從上面傳來的是你思念已久的嗓音,而溫柔的摸著你頭髮的那雙手也是。

你猛然抬起頭,看見的是你一直想看見的那張臉。於是無法克制,身體比大腦更快速的動作了起來,讓你在喊出名字的同時也撲向了他的懷裡。

『啾卡!』帶著哭腔的,你這樣大喊。

『哎哎?是喔,怎麼了嗎?』

但是回應很奇怪,軟軟的,過於溫柔的語調讓你覺得不太對勁,於是又再次瞪大眼睛盯著他的臉看。

『....啾卡?』不太確定的,你這樣詢問。

『恩恩,是啾卡喔,怎麼了呢?』而他依舊用讓你納悶的語氣回。

紅色的頭髮、紅色的眼睛、單邊的眼罩,有些纖細但意外精實的軀體。
熱度、氣味、觸感跟聲音全都是你所知道那個,只差在少了一頂帽子。

在你眼前的人是啾卡沒錯,不僅他這樣承認了,你也絲毫找不到他不是啾卡的地方。於是即使覺得有些古怪,你還是接受了。在坦率的道歉之後,啾卡笑著摸了摸你的頭。然後像往常一樣,坐在你的身邊跟你一起吃著胡蘿蔔點心,談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

但是最後啾卡他開口了,從來沒有過的,主動邀約了。

『我還想跟艾利歐特多相處一些時間,你能過來嗎?』那勾著優雅微笑的嘴角,輕輕的這樣說了。

而你,自然也沒能拒絕他。
想著要是拒絕了,說不定就再也看不到啾卡,無法做過多思考的你,先是大力的點著頭。
於是啾卡又輕笑了出來。

『太好了。』同時握住了你的手。

第一次被牽著手走在校園裡,你感覺有些害羞。即使是朋友之間,你也不曾跟人這樣牽著手過。
但是因為是啾卡,因為是啾卡,所以你感到很開心。
不由自主的,耳朵也晃了起來。


『到了。』這樣說著,啾卡打開了走廊最後面的那扇門。

出現在你面前的是還算乾淨的書房,雖然空氣中瀰漫著久未使用過的氣味。

『過來坐吧。』坐在沙發上,啾卡拍了拍自己身邊的空位。

『啊,嗯!』有些拘謹的,你走了過去坐下。

第一次進到啾卡房間的你,不知道為什麼緊張到幾乎無法思考,你看著啾卡靠向自己,然後那張漂亮的臉離自己越來越近。


『你這傢伙在這裡幹什麼!!』

突然砰的,開門聲跟怒吼一起響起。

站在門口的是你所熟悉的那個,帶著巫師帽、總是一臉不悅、說話感覺很粗魯的啾卡。
然而在你發出詢問之前,坐在你旁邊的啾卡先說話了。

『唷,啾卡,你回來啦?』

『疑欸欸欸欸!?』於是你疑惑的大喊了出來。

『啾卡你把這傢伙帶回來幹什麼!』

一臉憤怒的,啾卡大步走了過來。而另外一個啾卡則彷彿早就知道會這樣似的,一臉輕鬆的應對著。

『嘛嘛,別這麼生氣嘛。』
『還不是因為啾卡跟你艾利歐特吵架了,很難過的樣子我才想說代替你跟艾利歐特和好的。』

『不需要!!』這樣說著,啾卡拎著啾卡的脖子就把他甩了出去,然後在啾卡多說什麼之前用力把門關上並且鎖了起來。

還陷在一片混亂之中的你,看著眼前明顯生氣著的啾卡。並且在感覺到他的唇碰到你的之時,更加混亂了起來。
緊皺著眉頭,啾卡的動作明明很粗魯,抓著你手臂的力道都大到令你有些疼,但落上你唇上的吻卻非常輕柔,只是那樣碰一下、碰一下的,彷彿太過用力會把你弄碎似的。

『為什麼跟著那傢伙回來啊你這笨蛋!』
『連我跟啾卡都分不出來嗎?很明顯不一樣的吧我們!!』那顫抖的口氣彷彿在壓抑著什麼,令你忍不住想抱緊這樣的啾卡。

可你並沒有這麼做,只知道生氣的先為自己辯護。

『哪有不一樣啊!明明聲音跟長相還有氣味都一樣的嘛!』情緒一下崩潰了,你也皺起眉頭對啾卡大吼。

『態度啊態度!動作也都不一樣的吧!』一邊說著,啾卡仍然不斷的吻著你,一下一下,比之前更重的一下。

『什麼動作我哪知道啊!我又沒跟那傢伙親嘴!』而你也終於抱緊了這樣的啾卡。

『不准親啊!死都不准親啊混帳!!』


終於無法忍耐,啾卡把你完全壓倒在沙發上奪去了你的呼吸。
過於激烈的熱吻,你險些以為自己會就這樣被吞噬殆盡也不一定。

開始膨脹的胸口,無法遏止的劇烈鼓動,你緊揪著啾卡的背部想把他揉進自己懷裡。
你知道的,在你眼前的是你所知道的那個啾卡,即使氣味一樣、熱度一樣、身材樣貌全都一樣到無法辨識的地步,你也知道他是。





許久、許久,在你感覺自己再也沒有力氣動彈之後,啾卡才終於冷靜了下來。

『你,是我的啊。』親吻著你的額頭,他鼓著臉有些賭氣的這樣說了。

而你,則一臉沒轍的笑了出來。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