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你明明一臉不開心的樣子


隕星

腐向注意
黑三←白
玩具箱學園篇架空設定
寫給誰的我自己知道
「催眠?哈?那什麼玩意啊?」

在最後一次馬戲表演之前,啾卡突然跟啾卡這麼說。

「嗯嗯,催眠秀喔,啾卡不知道嗎?就是拿著鐘擺...」手上做著動作,啾卡難得仔細地講解著。

「誰在問你那個了啊笨蛋!」毫不留情地,啾卡插話大罵。

「哎哎?不然呢?」

「我是在問你突然說什麼催眠的到底是想幹嘛!」

「所以說了嘛,催眠秀喔。最後一次的馬戲表演我想加入催眠秀。」聳了聳肩,啾卡露出了可愛的表情說。
「不覺得催眠跟馬戲很搭嘛啾卡,吶?」

「廢話,那是因為催眠也算是魔術表演的一環吧。」然而啾卡依舊絲毫不領情。
「然後呢,你打算怎麼幹?」但似乎也不是不接受的樣子。

「恩.......這個嘛.......」


彎下腰,啾卡在坐著的啾卡身邊附耳,像是很有興致似的,啾卡彎起了嘴角,一臉不懷好意地笑了出來。

「啾卡你這傢伙還真是差勁透頂。」

「哎,這種說法可真過分呢,我明明只是想讓大家開心而已。」
「何況同意了這個做法的啾卡跟我也是半斤八兩喔。」


語畢,馬戲團的燈光暗了下來,被隱藏在後台的各種道具浮躁著,亟欲從玩具箱中跳出來。





-只獻給你的
最後一場大型機關舞台秀-



-----------------------------------

「喂喂!我說你這傢伙到底打算弄壞幾次牆壁才滿意啊?」一邊粗魯地用手指指著,啾卡從遠處走了過來。

「咿!啊、抱、抱歉。」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到,修復著牆壁自知理虧的艾利歐特坦率的先道了歉。


這裡是世界聞名的魔法學園シンフォニア,能進來這學校念書的不是非常有能的魔法使,就是未來備受期待的魔法新星。然而在這樣的學校裡,自然也充斥著不少與眾不同的問題學生。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啾卡看見學校的牆被破壞了。即使シンフォニア的校風開放,在管理上也趨向於由學生們自己作主的方式,但這並不代表就能縱容學生忽視校規在學園內大肆破壞。畢竟魔法不是萬能的,即使用魔法造成的損害可以用魔法來修護,也必須耗費掉不少人力跟精神力才行,更不用說倘若是物理性破壞的話。這樣想著,啾卡便揉了揉自己有些發疼的頭。

「真是的,快點把這裡修理好啊,你是艾利歐特吧?帽子屋寮的副寮長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嗎?」一邊口氣惡劣的說著,啾卡一邊揮了揮手。

「唔!」聽到啾卡的說話,艾利歐特皺起了眉頭。

在他們面前的是破損到絕對稱不上是小事的牆壁,並且其範圍跟面積都非常可觀,即使是學園裡的使用人,最起碼也要花上一天的時間才能修復完畢。
於是艾利歐特感到有些惱火,尤其在帽子屋寮的副寮長這個稱號被搬出來的時候。
但是同時他也有些詫異,眼前這個沒見過的男人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不過最為意外的,還是那男人明明只是輕輕揮了手,牆壁卻修復好了大半這點。

「幹嘛?有時間盯著我看還不如快點修理好啊!」注意到艾利歐特的視線,啾卡一臉不悅的說。

「我知道啦,不就正在修了嘛!」

又揮了揮手杖,艾利歐特專心叨念著自己所知的咒語。
他想,在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估計是學校相關的人吧?因為看起來不太像教職員,所以可能是工友一類的。不過那傢伙頭上的帽子又挺有那麼一回事,說不定是什麼有名的大魔法使也不一定,反正這個世界上怪人多,就算不加上這傢伙,這所學校的老師們也夠怪了。

「啊,那裡那樣不行。」打斷了艾利歐特的思緒,啾卡說。
「那邊如果光用那個咒語的話會不夠堅固的。」口氣卻少了之前的差勁感覺,就只是很單純的提供意見,並且教導。

輕輕揮著手的啾卡,在他手碰觸過的地方,就像是魔法一般,牆壁消去了一切破損。
不,那正是魔法。艾利歐特明明知道,卻忍不住看傻了眼。

「喂!你有沒有在聽啊?」

「啊?喔!有啦有啦!」

「真是,沒有能力修復的話就別給我到處搞破壞啊!吶!」一邊說著,啾卡伸出了手。

看著突然攤平在自己面前的手,艾利歐特又愣住了。
在想著這傢伙到底是想要幹嘛呢之前,首先是產了真是雙漂亮的手的想法。
那並不是說啾卡的手非常細嫩毫無瑕疵,而是就形狀上來說骨節分明並充斥著俐落的美感。

「修繕費啊修繕費!」啾卡搖了搖攤平的手。
「沒道理我要白白幫你做事吧?」

「嗄?」腦子還沒能思考清楚,艾利歐特先疑問了一聲。

「幹嘛?沒錢啊?」
「真是,明明是帽子屋寮的副寮長卻連點錢都沒有嗎?」

就算是帽子屋寮的副寮長也不會用這種方式隨便跟人勒索的啊。強忍住說出這句話的衝動,艾利歐特努力思考著在這種情況下該回什麼話才好。
確實這整件事情都是他的錯,是他破壞了牆壁也知道這樣會給布拉德造成麻煩所以才會選擇自己留下來修復,跟路過自行前來幫忙的啾卡可以說是毫無關係,因此啾卡自然沒有白白幫忙的必要。

「才不是沒有啊,雖然不多可還是有的!」於是幾經判斷,艾利歐特決定這麼說;收到的就該回報,畢竟自己得到了幫助這點是千真萬確的。

「哈哈,算了吧,拿你的錢也沒什麼樂趣。」然而啾卡卻又接著這麼說。
「給我點其他東西作為修繕的代價吧?」湊近的臉龐只能看見那充滿惡意的嘴角。


-------------------------------------------------------------
「然後呢?把大家催眠了之後你打算怎麼做?」一臉興致缺缺地,啾卡趴在桌上說。

「嗯......創作個跟現在完全不同的國度讓大家盡情享受吧?就像玩具箱一樣,裡面放滿了各種每個人想要的東西呢。」跟一臉倦怠的啾卡相反,啾卡臉上掛著淺淺微笑似乎很享受的模樣。


捏造一個跟現在完全不同的國度,不需要槍戰,沒有搶奪領地的問題,大家都能是朋友,而且每個人都能擁有自己想要的。
自由也好、希望也罷,甚至就時間之人憧憬的心臟也能給予。
在那個趨近於夢的國度裡。

被啾卡放進玩具箱裡的玩具們,手牽手相親相愛的跳著舞。


「那設定上呢?對於現在的事情還記得多少?」抓了抓頭,啾卡又問。

「那當然是全部忘記了吧?不這樣的話肯定沒辦法好好享樂的嘛。」


捏造出部分的過去,把所有不愉快的回憶都抹殺掉。
誰想要跟誰有更多的接觸,誰想要跟誰見面,誰想要跟誰在一起。
全都滿足喔,只要是為了大家的快樂的話。


「但是也不能完全竄改掉吧?捏造得太過完美的回憶反而會令人起疑呢。」

「說的也是呢,啾卡果然很聰明啊。」在便條紙上畫著圈,笑著的啾卡手上拿著的是夢之國的地圖。


所以並不拆散,以原本的姿態加上大家最渴望的東西。
不重要的地方就把他模糊掉,享受吧享受吧,如果能看到大家的笑臉,馬戲團的表演也就算是成功了呢。


-------------------------------------------------------------
最後啾卡從艾利歐特身上拿了學生證作為抵押。

「如果想把這東西換回去的話,就拿些足以當作修繕費的好東西給我啊!」


到底是哪邊的小混混啊,因為太過衝擊,艾利歐特只能看著啾卡一臉得意地把自己的學生證奪走。
畢竟已經好幾年沒有人敢這樣對自己了,不管是那種惡劣的口氣,還是近乎勒索的態度。

不過這下該怎麼辦呢?
想著必須要把學生證搶回來的艾利歐特這才發現他根本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跟毫不猶豫地叫出自己名字的那傢伙不同,作為副寮長的艾利歐特對於自己認人的功力還挺有自信的,但卻完全沒有在校內看過那傢伙的印象。

就這樣抱著疑惑吃完了晚餐,艾利歐特索性決定乾脆在洗完澡後去一趟布拉德的房裡詢問意見算了,但是才這麼想,他便在脫下來的上衣口袋裡發現明明已經被拿走的學生證。


是自己記錯了嗎?還是被耍弄了?
他明明看見啾卡手裡拿了自己的學生證,而且也非常確定自己並沒有把學生證放進上衣的口袋裡過。
與其說是魔法,不如說是魔術,艾利歐特拿著自己的學生證翻看了好久還是看不出任何端倪。


「算了,反正學生證在的話,也就沒有必要去找那傢伙了吧?」這樣想著,艾利歐特再次把學生證收妥。



-------------------------------------------------------------

「這樣是犯規喔,啾卡。」


祕密的房間裡,啾卡轉著立在指尖上卡片。那是啾卡從艾利歐特身上奪來的學生證。

「切!才不算呢!我不過是拿了點應有的報酬而已!」

「可是啾卡也沒有把艾利歐特的記憶模糊掉吧?明明說了動物是很敏感的呢。」些許責備的,啾卡盯著啾卡。

「哼!光憑那隻笨兔子能知道什麼啊。再說,馬戲團的表演時間都還沒結束呢。」而啾卡撇開了頭。

「是是,有個任性的工作夥伴還真是辛苦呢,這個東西我就代替你還回去啦。」聳了聳肩,啾卡說。同時指尖上卡片轉動的速度快了起來,然後咻的,彷彿一開始就不存在一般的消失了。

「你這xxx傢伙才沒資格說我啊!我可比你辛苦多了吧!」


不能干涉遊戲,不能參與活動。
為了不讓其他人察覺到,啾卡他們是這樣約定好的。
除了一個例外之外,除了有人對於這個世界感到懷疑跟不滿之外。

因為這是為了大家所準備的表演,為了讓大家開心才舉辦的活動。


「我說啾卡你啊,就那麼害怕那隻兔子想起來嗎?」語調嘲諷的,啾卡說。

「嗯嗯,很怕喔,因為要是表演在中途被打斷的話很無趣吧。」然而啾卡卻坦率的這樣回答。



-------------------------------------------------------------
再次見到那傢伙的時候,是在某個午後。
灑著暖暖的陽光,艾利歐特剛從自己的蘿蔔田出來。到底還要多久呢,明明灌溉了很多愛卻老是不見那些蘿蔔有發芽的跡象。輕輕嘆了口氣,艾利歐特想著也許自己就是不適合幹這些事情吧。

「啊,那不是那傢伙嗎?」這樣說著,艾利歐特看著距離自己有些距離,正在校內悠閒的散著步的男人。


雖然不像上次戴了頂大巫師帽,不過艷紅如火的髮色絕對是那傢伙沒錯。
大步的跑了過去,艾利歐特想起自己並不知道對方名字的事情,於是只好欸欸喂喂的喊。

「嗯?阿,是艾利歐特啊?」而那傢伙似乎也不在意,只轉過身回了個甜美的笑容。

因為笑容太過美麗,所以讓艾利歐特一瞬間覺得奇怪了起來。
他不記得之前那傢伙有這樣笑過。不如說那傢伙看起來不像是會這樣笑的人。

像這種漂亮得有些假的,幾乎可以說是滿分的營業笑容,也不是一般人就能擺出來的吧。
但不管怎樣看都是那傢伙,就連味道也是。因此抓了抓頭,艾利歐特靦腆的道了謝。

「上次,真是多謝你了啊。」

記憶是會美化的,對於記憶力不足的動物來說更是如此。
艾利歐特幾乎都忘了上次這傢伙的口氣有多差勁,只在心裡把他歸類為會索取報酬的嘴巴有點壞的好人而已。


「上次?嗯?....啊!是說啾卡的事情吧?」

「啊?啾卡?」

「恩恩,我聽說了喔,啾卡幫你一起修好了牆壁吧。」啾卡臉上依舊掛著甜甜的笑容。

「喔喔!原來那傢伙叫做啾卡啊?」即使艾利歐特這麼說了也不曾變過。

「恩恩,怎麼了嗎?你找那傢伙有事?」

「啊,也不是什麼大事啦,因為他幫了我嘛,所以才打算給些回禮。」臉稍微紅了起來,艾利歐特笑著說。

「是嗎?艾利歐特果然是個好孩子呢。」
「不過很可惜我不是啾卡喔,雖然是啾卡但卻不是那個啾卡。」忍住了墊腳摸頭的衝動,啾卡說。

「嗄?你說什麼我完全聽不懂呢。」

估計是很難解釋的吧,啾卡這樣想著。
不過就算跟他說啾卡有兩個人也沒有意義,因為無論如何這段回憶都是要模糊掉的。

不能讓他們產生對啾卡的印象,可以存在但是不能太過深入,因為要是遊戲盤被打斷的話就太無趣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

「比起這個,吶。」
「艾利歐特你在這裡過得開心嗎?」突然轉換了話題,啾卡仔細的盯著艾利歐特。

「嗯?開心啊,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只是問問而已。」
「不過這樣就好,只要能讓你開心的話,這所學校也就有了存在的意義了。」然後小聲的說。


-------------------------------------------------------------

「什麼嘛,結果啾卡你還不是沒把他的記憶消掉。」

才看到啾卡回來,啾卡馬上就抱怨說。

「啊,是呢,因為聊得太愉快了所以不小心就忘記了。」

尷尬的抓了抓頭,啾卡賠笑,而後拿出了一橙色包裝的東西放到啾卡面前。

「吶,這是艾利歐特要給你的謝禮,說是足以當作修繕費的好東西。」

還沒接過之前,就先聞到袋子裡傳來的香味,估計是蛋糕餅乾一類的點心吧。
不過一想到是艾利歐特送的,就知道大概是什麼玩意了。

「那個兔子是白癡嗎?這種東西最好是能抵補本大爺好心幫忙修繕的費用啦!」啾卡邊說邊不屑的一把拿過袋子。
「這種兔子飼料有誰收到了會開心啊!」而後粗魯的拆開包裝。

果不其然的,裡面放滿了各種橙色的餅乾跟點心。即使看起來很好吃的模樣,但怎麼聞飄散出來的都不是一般餅乾該有的蛋奶香,而是胡蘿蔔的氣味。

「哈哈哈,果然是可愛的兔子先生呢。」
「不過會進貢自己的食物,以動物來說算是最高級的贈禮了吧?真好呢啾卡~」

「吵死了,這種鬼東西我才不屑吃呢!」


明明是這樣說著,卻也沒有把餅乾交給啾卡的打算。
再次封起了包裝,啾卡氣呼呼的走了出去。


-------------------------------------------------------------

這是第一次收到的禮物。
作為啾卡也好,作為持役者也罷,這是第一次收到的,別人給自己的禮物。
跟參觀馬戲時偶爾能收到的東西不同,跟去其他地方玩時巧取豪奪的東西不同。

對象只是自己,是原來世界絕對收不到的東西。

「啊啊,果然很難吃啊。這東西除了胡蘿蔔的味道以外就沒別的了吧?」

用力的咀嚼著,啾卡小聲抱怨。
胡蘿蔔氣味從口腔散發出來淹沒了整個鼻腔,但是沒有令人討厭的苦澀味,也沒有過度用來掩飾的香料味。
很好吃,就餅乾上來說,不管是口感還是味道都十分好吃,雖然是胡蘿蔔的味道。


「唷!果然是啾卡呢!」從樹幹後冒了出來,艾利歐特一臉開心的晃著耳朵。
「喔喔?你拿到我送的餅乾了啊?我還擔心你沒吃到的話該怎麼辦而又準備了一份呢。」這樣說著,艾利歐特從身後拿出了一包同樣的包裝。
「如何?好吃嗎?」然後很自然的在啾卡身邊坐下。

大樹下,因為被樹蔭遮蓋著所以非常涼爽,偶爾吹過的風輕撫過臉龐帶來草的氣味。

「還、還可以啦!」邊把餅乾放緊嘴裡,啾卡扭過頭微紅著臉說,一邊想著剛才的抱怨沒被聽到實在太好了。


然而聽見了啾卡的說話,艾利歐特反而緊張了起來。

「欸欸?只是還可以嗎?不會吧?」他擔心的看著。
「難道是那批餅乾質量不好嗎?還是放太久所以沒那麼好吃了?」同時欲伸手拿取啾卡手中的餅乾。

「喂喂你幹嘛啊!這是要給我的東西吧?!」
「你手上有就去吃你自己的啊,別來搶我的!」當然,察覺到艾利歐特動作的啾卡也馬上警戒了起來,抬起手臂護著手中的餅乾。

「嗄?我才沒有要跟你搶呢,只是試吃看看嘛!」

說著,艾利歐特便往啾卡身上壓了過去。
因為啾卡很靈巧,所以艾利歐特一直拿不到他手中的餅乾,等到注意到的時候已經變成啾卡完全被壓在底下的姿勢了。理所當然的,只專注在餅乾上的艾利歐特根本沒有發現這點,只是繼續伸長了手。
於是看準了艾利歐特的空隙,啾卡一推便翻身把艾利歐特壓到了自己身下,同時搶走了原本拿在艾利歐特手上的另外一包餅乾。

「~~~~!真是,本大爺可沒有跟男人抱來抱去的興趣啊!就算要也不是在下面!」

被甩掉的帽子,紅色的頭髮因為被光照射而閃耀著,艾利歐特總覺得熟悉,似乎有人也曾經這樣從上而下的看著自己。
但是想不起來,只覺得那樣的表情很是眼熟。

「喂喂,說話啊你。」

是誰呢?
是誰曾經用這樣不愉快的表情看著自己?

「......啊,所以說我才沒打算要搶你的東西啊!再說那餅乾本來就是我要給你吃的吧,我搶它幹嘛啊?」終於回過神來,艾利歐特開始掙扎。

「誰知道啊,你愛吃胡蘿蔔料理可是出了名的呢,誰知道是不是給了之後又反悔,還是看了就嘴饞啊!」
「哼哼,不過本大爺才不會給你吃呢!」

甩了甩手上的兩包餅乾,啾卡一臉得意。
明明說了才不屑拿這種東西,明明說了這種胡蘿蔔東西才沒人想要吃。
於是艾利歐特笑了出來。

「什麼嘛,你這傢伙不是很喜歡嘛。」對於啾卡不打算返還餅乾一事感到安心。

然而嘴唇感覺到了柔軟,原本只會出現在自己身上的胡蘿蔔香氣突然從別人身上傳了過來。
那是非常輕柔的碰觸,沒有任何含意的,最單純的接觸。

時間彷彿停止了一樣,但明明還能聽到風聲。
被風吹過,草沙沙的響,然後是心跳,緩慢的、平靜的,因為還來不及反應所以平緩。

「才不是呢。」稍微離開了一些,啾卡說。
「要做到足以抵補本大爺的出場幫忙費最少要這種程度啊。再說接吻的時候居然沒閉上眼睛,還真是失禮的小鬼呢!」

-------------------------------------------------------------

真是糟透了。

甩上秘密房間的門,啾卡這樣想。


自己到底在想什麼呢,回過神來居然就跟那兔子傢伙接吻了。
不對,那種程度的碰觸哪能算是親嘴。要說親嘴的話應該是更貼合、更熱烈的動作才對。

「啊啊啊!重點才不是那個啊!!」

用力的把自己的帽子丟在地上,啾卡簡直想嘲笑這樣的自己。
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呢,居然選了個最差勁的取樂方式。

跟富有罪惡感的外來者不同,對持役者即使出手了也不會有什麼樂趣呢。何況還是從監獄裡逃跑過的持役者。
等到夢醒之後,等到表演結束之後,這一切都會消失。

本來就只有在愚人季節才能出現的啾卡,早就不知道歷經了多少次被人遺忘的回憶。
可是他不在意,或者說那種事情才沒有在意的必要,馬戲團跟監獄本來就是來來去去不拒不留的地方。
作為看守也好、作為團長也罷,自己所需要做的其實都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享樂。

給予表演提供快樂,給予責罰提供快樂。
是滿足其他人內心的職業呢。


是啊,那麼現在也是,只要能享樂就好了吧。
選擇快樂有趣的事情做,反正這裡是啾卡的玩具箱,是給予大家一夜愉悅的夢之舞台。


「我把艾利歐特的記憶模糊掉了喔。」才推開門,啾卡就這樣說。
「因為覺得還是太危險了呢。雖然這樣下去的話似乎也挺快樂的?」

舉著手上的餅乾,啾卡露出跟以往一樣的笑容,足以掩蓋一切的笑容。

-------------------------------------------------------------

「嗯?愛麗絲你是問啾卡的事情嗎?」
「恩,那傢伙人還不錯喔,上次還幫我一起修理牆壁呢。雖然最後跟我要了修繕費就是。」
「欸,不過我最後到底付給那傢伙什麼東西了啊?是錢嗎?總覺得好像不太對呢,好像是更重要的...比胡蘿蔔點心還重要的東西.....」

面對著前來詢問的愛麗絲,艾利歐特笑著回應著。
但他總覺得自己遺忘了很重要的東西,很多、很重要的東西。

模模糊糊的、看過的、不想忘記的、已經忘記的。


說起來,啾卡是一個人還是兩個人呢?

總是笑著的啾卡、總是臭著一張臉的啾卡,為什麼都對自己露出了那樣不開心的模樣呢?
在接過胡蘿蔔餅乾之後。

-------------------------------------------------------------

『吶,艾利歐特。』

『嗯?怎麼了嗎啾卡。』

『你在這裡開心嗎?』

『恩恩,很開心喔。』

『恩,那就好。』


但是不能再靠近了,要是讓你發現自己又掉入名為玩具箱的監獄的話,肯定會很難過很難過的吧。

而我也因為沒辦法把你關進監牢的自己感到難過呢。
但是這裡是舞台喔,是為了你而準備的表演。

所以盡情的、盡情的享樂吧。
否則,也請選擇能永遠把你關起來的我吧。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