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結婚蛋糕三層四尺


隕星

下個時間帶我就要跟奈特梅爾結婚了。
對,跟我深愛已久的、偉大而溫柔並且無所不能的奈特梅爾大人結婚了。



..........
......
...


開什麼玩笑啊!!(摔

【夢魔愛麗/甜】
【小說本完售特典/TO arkaaa】
『這是怎麼一回事?』手裡拿著不管怎麼看都是結婚請帖的東西,我怒視著奈特梅爾問。

先別說為什麼會有連當事人都不知道的結婚喜帖好了。
上面印的那些噁心巴拉到我以為只有白兔那個跟蹤狂才說的出的話到底是誰想的啊!!
還有那張照片明明是我們之前去馬戲團玩的時候拍的,怎麼會被竄改成我跟奈特梅爾穿婚紗禮服的結婚照啊!!!

『冷、冷靜一點,愛麗絲你冷靜噗...!!..一點...哈...』一邊沒能忍住吐血,奈特梅爾臉色慘白的說。

雖然他本來的臉色就夠慘白了,不過現在比平常再更死白一點,看得出來他是極力的想要安撫我,但別開玩笑了,這種情況誰冷靜的下來啊!!走在街上突然被艾利歐特說什麼「你也真是辛苦了呢」就算了,被恰巧路過的波利斯開了幾句意味濃厚的玩笑話我也還能忍受,但是,居然害得我必須在店家裡安撫那隻哭得好像我是個踐踏少女心的大爛人的兔子是怎樣啊!!

明明就是個跟蹤狂、明明就只是個跟蹤狂,為什麼我必須背負彷彿自己背棄了他一般的罪惡感啊!!

要不是彼得那個傢伙最後說到想偷偷把奈特梅爾xxxx跟xxxxx還有xxxxx再xxxxx,我估計會因為他那唯一可取的臉蛋而在店裡做些蠢事吧。
像是不小心答應下次休假要跟他出去玩來證明我的清白之類的。

『欸?愛麗絲你要跟白兔那傢伙出去嗎!?不可以、不可以,說好了下次休假要跟我一起出去的吧!』
『還有那傢伙居然想把我xxxx...真是可怕,嘔.....我又開始覺得不舒服了.....』

『你根本從來都沒有舒服過吧!』揉了揉開始發疼的頭,我努力壓下自己心中的怒氣。
『再說就算演變成跟別人出去也是你造成的!快說,這東西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當然知道,奈特梅爾雖然很小孩子氣,但絕對不是個小孩子,不可能會做諸如此類失禮的惡作劇。
畢竟他不是某個喜歡先斬後奏,只要自己想要的東西就一定會奪到手的黑手黨,也不是會無視我的個人意識,即使惹火我也毫不愧疚的蠢迷子。他是個紳士,是個其實腦袋清楚並且勉強算得上是溫柔體貼的男人。
所以我才更加火大,我不認為自己有做什麼會讓奈特梅爾做出這種丟臉事情的舉動,而無論如何,這件事情都重大到應該先問過我的意見才對。


『唔.....抱歉...』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似,奈特梅爾低下了頭。
『我、我也沒想到怎麼會變成這樣。你看嘛,上次你不也說的...就、就算跟我做...做那種事情也..可以嘛....』然後紅著臉,避開了我的目光。

『蛤?』

於是我想起來,上次確實有提到我認為就算跟他發生那種關係也無所謂的事情。
那是當然,畢竟我們是戀人,事到如今我也沒打算否認什麼,所以既然都承認是戀人了,就算做了任何事情對戀人來說也都是理所當然的事吧。最起碼我是這樣想的。


『對吧對吧,你自己都這樣想了。』

『不准偷聽我的內心話!』更不准用來反駁我你這笨蛋!

『笨、笨蛋?!好過分啊愛麗絲.....』

罵笨蛋是笨蛋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你快給我說重點!-在心裡我如是大喊,我可不認為那種事情跟假造喜帖有什麼關係。

『才不是沒關係呢!不管怎麼說女孩子在結婚之前就做那種事情還是不太好嘛,所以我就跟格雷說了....然後....』

『然後被格雷誤以為你跟我確定要結婚了?』我扶額。


以格雷的個性確實有可能出這種誤解,畢竟他想把奈特梅爾嫁掉的心情並非一般。
而且這樣也能解釋為什麼這張喜帖會如此的沒有美感了,不如說它現在能長成這模樣已經是種奇蹟呢。

『啊啊,那是格雷請其他人幫忙修改的。』


原來如此!

----------------------
『真冷淡啊愛麗絲,就這樣順勢跟我結婚不好嗎?』飄浮在空中,奈特梅爾這樣說。


雖然誤會是解開了,也不能說全都是奈特梅爾的錯,但在第一時間發現誤會不但沒有解釋反而還參一腳讓事情更加白熱化的奈特梅爾絕對是共犯,不如說是主謀!

『才、才算不是上主謀呢!唔.....不過主謀聽起來也滿帥的,乎呵呵呵呵~』

我立馬瞪了奈特梅爾一眼。

『別、別生氣了嘛......』

怎麼可能不生氣啊!
就算我是個再怎麼對愛情沒抱持著浪漫妄想的陰暗的傢伙好了,也都沒想過會用這種方式宣告大家說我要結婚啊。
不如說把結婚這種事情昭告天下.....未免也太丟臉了。
啊啊,我幾乎不敢想像接下來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那些人了,要是遇到布拉德或艾斯的話肯定會被好好調侃一頓的吧,光是想想就讓我焦躁了起來。


『....那些人怎麼想都無所謂吧?就算不是用這種形式,只要你結婚了,其他人都會知道喔。只要在這個世界,無論跟誰。』突然換回了冰冷的語調,奈特梅爾輕輕抽起了菸斗。

他那模樣讓我一瞬間回想到了過去。

『因為,這個世界上的人們,都很喜歡你啊,愛麗絲。』


是了,那是在我剛來這個世界不久,對於大部分的人都會喜歡上我這點有所怨言的那時候。
這個世界上的人大致都會喜歡上我,會因為跟我接觸而喜歡上我,因為不這樣的話,我就有可能會死去,被這個世界的人殺死。

但是過了很久我才發現,奈特梅爾也是這個世界的人,所以他也如同這個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樣,因為跟我接觸、相處,而喜歡上我。

『我喜歡的是你喔,奈特梅爾。』認真的,我說,腦子裡浮現的是以往的奈特梅爾。

不曾想過會被我喜歡上的奈特梅爾,一直用著局外人的身分壓抑著對我的心情的奈特梅爾。
因為感受到了他的溫柔,因為發現了他的心情,所以我才喜歡上他。


『謝謝,愛麗絲你真是個溫柔的好女孩。』像是放心了一般,奈特梅爾溫柔的笑了出來,這是我所認識的現在的奈特梅爾。


----------------------
啊,我讓奈特梅爾感到不安了呢。

看著身邊還在熟睡的奈特梅爾,我這樣想,同時心裡有些高興。
拿在手上的喜帖,明明還是跟第一次看到時一樣拙劣,但現在卻覺得這東西真是笨拙的可愛。

奈特梅爾剛剛說的其實是謊話吧,即使是不會讀心的我,也因為相處過久稍微能判斷出奈特梅爾真正的心情了。就如同我會跟碧芭露蒂抱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一樣,格雷也十分願意幫奈特梅爾出各種奇怪的點子來增進我們之間的進展。

我彷彿可以想像他們兩人比手劃腳討論婚禮該怎麼計劃的模樣,不對,應該是三人,從修照的技術來看我猜尤利烏斯應該也被他們拖下水了吧。
真是對不起尤利烏斯。


『吶,奈特梅爾。』我小聲的說著,確認了奈特梅爾還在熟睡狀態。

距離喜帖上的日期還有15個時間帶,真要一一去解釋清楚也很麻煩,不如說都這種時候了,再去解釋只會更加被調侃吧,乾脆順勢......不行不行,真是馬上就中了他們的計了呢。

『............』
『............如果我答應了的話,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呢?』


結果還是沒能忍住,我故意當著熟睡的奈特梅爾面前這樣問。
理所當然的,奈特梅爾沒有回應。

才怪。
我原本的坐著的床突然憑空消失,躺在上面的奈特梅爾自然也失去了蹤影。
空間突然整個暗了下來,這時候我才發現我還在夢裡。說的也是,我根本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醒來又怎麼坐在床上的,原來這場夢根本還沒有結束,只是奈特梅爾那個混蛋讓我誤以為我已經醒來了而已。
再次看到奈特梅爾的時候,他則是已經換上了白西裝,然後充滿餘裕的一響指我的周圍便全都亮了起來。無法計數的新娘禮服以我為中心排成一個圓圈,同時站在我面前的奈特梅爾鞠躬說。


『當然是舉行一場讓你永生難忘的完美婚禮囉,我的夫人。』







雖然我很懷疑這句話的可信度。

發表留言

secret

無虐你好w
看了這篇讓我沉睡已久的夢魔愛甦醒了XDD
我覺得角色個性抓得很好說
我很喜歡妳的文字(羞
還有那本新刊小說一定會買的!!
感謝留言XD
因為很少在寫甜文跟歡樂取向的
所以能聽到你這麼說真的很開心
新刊我一定會努力做到最好滿足大家的
再次感謝!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