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愛情一波三折


隕星

『怎麼辦,我真的跟一隻貓交往了。』

在看到波利斯褲子底下那條從尾椎延伸出來的尾巴時,我不由得這麼想。
恩,是貓呢,我的戀人是貓呢。
而且還不是譬喻我的戀人很像貓之類的,而是我的戀人真的是有貓耳貓尾的,一匹真正的貓。

這絕對有什麼問題,起碼這是在我原來的世界裡,絕對不會發生也絕對不容發生的事情。



【粉貓愛麗/甜】
【小說本完售特典/TO 栗遙】
『很好啊,跟貓咪交往有什麼不好的?』輕啜了一口茶,紅心城的女王陛下如是說。

也對,我根本不該問一個愛貓人士這種蠢問題的。

『但是碧芭露蒂...那是貓唷,是真的有貓耳朵跟貓尾巴,而且還會動的貓喔。』但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死心的想表達我的心情。

『哈哈哈,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要是貓君的耳朵跟尾巴都不會動的話,那就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嘛。』明明沒邀請過,但艾斯總是會在別人擺好茶具之前出現呢,總是會在別人有重要話題討論且女僕正算著人頭要擺茶具的時候。

『愛麗絲,請捨棄掉那種骯髒的生物吧,同樣是耳朵不覺得兔子的耳朵更好嗎?來來,請摸摸看,絕對比那隻充滿雜菌的貓好摸的多喔?如果你想摸尾巴的話也請隨時.....』

『夠了!』當然,以身為我的跟蹤狂為榮的彼得自然也不會放過跟我同桌的機會。

不如說,選擇在紅心城的茶會上討論這種問題本來就是個錯誤。
我肯定是腦子哪邊出問題了,才會接二連三做出這種愚蠢的抉擇吧。

『不過,是貓呢....』突然之間艾斯壓低了聲音這樣說,同時拋給了我一個曖昧的微笑。

『是啊,是貓喔。』雖然不知道他打算要說什麼,但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所以貓君的那邊真的是xxxx嗎?』

一臉爽朗的,艾斯說。
於是下一秒槍聲跟去死跟給我砍了那傢伙的頭的話語一同撞擊在空中,然後被他輕巧閃過。





『我記得貓的話會咬著後頸吧,所以貓君做的時候都是從後面來嗎?』


在離席之前,艾斯又故作正經的在我耳邊這樣說,這等下流話語自然沒能逃過彼得的耳朵,因此槍聲再次響起,艾斯一邊哈哈哈的笑著一邊俐落的從我的目光前消失了。


『真像個白癡。』不由得,我這樣抱怨著自己。


不管是特地來這邊尋求答案也好,還是把自己陷在圈圈裡在意個半天也罷;這些行為都只讓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還是個不成熟的孩子的事實。
要是我再成熟一點的話,肯定能很清楚的搞懂這些問題的答案吧,甚至根本不會花時間去煩惱這些。


『呵呵,這不正代表你很喜歡他嗎?』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到了我的身邊,碧巴露蒂甜美的笑著說。

因為距離很近所以我能看清楚,碧巴露蒂果然是個非常美麗的女人呢。
個性也好聲音也好香氣也罷,就連臉上的妝也是精緻而完美,散發著成熟女人該有的韻味。

『說的也是呢,不喜歡的話就不會花時間煩惱了吧。』

明知道碧芭露蒂也有少女一般可愛的那面,但在面對這樣大姊姊一般的碧芭露蒂時,我果然還是只能像個小妹妹一般全盤托出然後用著撒嬌的語氣求助。
這也是我喜歡並依賴著碧芭露蒂的證據吧。是跟姐姐類型不一樣的,值得依賴跟欽佩的大姊姊呢。


『那就盡情去煩惱吧。』

『欸?!』不過偶爾還是會有把碧芭露蒂跟姐姐重疊的時候。

『恩恩,煩惱是好事,能知道自己喜歡一個人而去煩惱是非常幸福的事情。』那大概是因為,碧芭露蒂也用著看妹妹的角度在看我的關係吧。




結果還是無解,跟碧芭露蒂道別之後,我回到了暫住的街上。
說起來,在這邊的生活已經適應的差不多了呢。因為突然離開了遊樂園的關係,原本還很擔心會變成什麼模樣,畢竟要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個工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要找居住的地方就更麻煩了。

而這些部分,完全是波利斯幫我打點好的呢。
說著想以自己的力量生存的我,其實一直以來都是仰賴別人的幫助。在原本的世界是,在現在這裡也是。即使被說是乖孩子,也清楚知道自己不過是承接了別人的好意然後努力去做而已,自己並不是真的那麼厲害而完美的人。


『啊!愛麗絲,終於找到你了呢!』

才想要抬頭,我就被人抱住了。
從味道跟聲音來看,抱住我的人是波利斯不會錯的,所以也安心了下來。

『怎麼了嗎?』

『嗯?沒什麼,只是剛剛去你工作的地方找你,他們說你現在是休息時間,所以才想說你是跑到哪邊去玩了呢。』

『我剛剛在紅心城跟碧芭露蒂喝茶喔。』

非常誠實的,我說。當然也不認為這種事情有隱瞞的必要。
波利斯是我的戀人,這是我自己也承認過的事情。

雖然與其說承認,不如說是因為已經發展成那樣了,所以順勢就....的感覺。
不不不,即使如此我可是真的喜歡波利斯的喔,只有這點是千真萬確的,大概.....。


『呼嗯~愛麗絲你還真喜歡女王陛下呢。』像是有些介意的,波利斯瞇起了眼睛直盯著我。

『喜歡喔,碧芭露蒂是個很好的人嘛。』

『很、很好的人嗎?那個老是說著砍頭的女王陛下...?』波利斯似乎不太能接受我這種說法,連眉頭都皺了起來。

『是很好的人吧?每次見到波利斯都會主動給罐頭之類的呢。』可我故意這樣回。

『咪!那、那是.....確實從這點來說不能說他是壞人啦.....』


然後看著連耳朵都垂了下來的波利斯,我輕笑了出來。
恩,我的戀人是貓呢,在這種時候也特別的會這樣覺得。



在波利斯的懷裡漸漸轉醒,我看著他熟睡的模樣。
平穩的呼吸、平靜的表情,然後是偶爾晃動的耳朵。

自從交往之後,像這種一起睡在一起的時間也增加了。
因為我遲遲不肯搬過去跟波利斯住的關係,所以就變成了波利斯常常來我這邊過夜的模式。

當然,說是過夜的話,自然戀人之間該做的事情也都做得差不多了,順勢而發...還是說太過自然的發展了呢?只有在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會想到"啊,波利斯是貓"呢。其餘時間比起貓或兔子什麼,首先想到的果然還是"我跟波利斯變成戀人了"呢。真是光想就讓人覺得害羞的少女思維。

『唔......』把頭埋進波利斯的懷裡,我再次閉上眼睛。


跟人類一樣的軀體,比人類稍高一點的體溫。金色漂亮的瞳孔在興奮或生氣時會瞇成細細一條,耳朵跟尾巴也會忠實的反應出情緒;覺得可愛的同時也覺得不同,波利斯是貓,是心臟是時鐘的、跟我截然不同的生物。


『呵呵,怎麼了?』因為我的動作而清醒,波利斯笑著抱緊了我。
『愛麗絲會主動撒嬌還真是稀奇呢。不過好可愛,多撒嬌一點嘛。』然後不斷親吻著我的額頭。

吻完之後是舔,粗糙舌面帶來奇怪的觸感,使我也輕聲笑了出來。

『夠了啦,很癢呢。』

『才不夠呢,吶,再來一次吧?』

於是絲毫沒有反駁的餘地,我切身體會到了皮亞斯所說的可怕。



『恩.......該送什麼才好呢?』

走在大街上,我思索著。從會合開始到會合結束,我跟波利斯也交往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從波利斯那邊得到很多東西的我自然也想要有所回報。

『雖然說錢的方面沒問題,但是要選禮物這點還真是叫人困擾呢。說到底根本不知道該送什麼給男孩子好吧?』

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可以送的類型就很多,像是可愛的東西或是精緻的小物之類,否則就是從他的喜好去觀察才決定。不過一想到波利斯的喜好跟他可能會有興趣的東西我就覺得無力,畢竟能瞬間在腦中跑出那麼多槍枝跟介紹的我還真是相當習慣波利斯了呢,還是該說相當適應這個狂亂的世界了?


槍...嗎?
確實,那肯定是波利斯會有興趣的東西,不過他對槍又很挑剔,隨便選了估計他也不會開心吧。再怎麼說我懂的也只有波利斯告訴我的些許皮毛而已,就算這份禮物成為話題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應對呢。

『還是該從別的地方去考量?不過送食物的話又太平常了....』

都交往這麼久了,自然出去吃過不少頓飯,而且不用說就知道波利斯最喜歡的食物肯定是魚,送魚或是魚料理的話他一定會很高興,可是這幾乎是平常就在做的事情呢。何況說到食物的話就會想到上次在街上遇到女王時,得到的那座罐頭塔都還沒清完呢,明明已經拿去街上分給其他小貓了,卻怎麼有種永遠也消耗不完的感覺。
讓我從另外一種意義上體會到了波利斯的無奈,雖然我十分慶幸自己不需要幫忙吃貓罐頭這點。


『......乾脆直接把皮亞斯打包送他算了。』

近乎放棄的,我這樣說。
即使是成為了戀人的現在,我也有自信認為如果哪天波利斯看到我跟皮亞斯兩個在奔跑的話,首先會去追的一定是皮亞斯而不是我。不過這也沒辦法,因為是本能呢。


於是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拿到手上的逗貓棒,我向結帳櫃台走去。





就快到跟波利斯約好的時間了,才怪。
說到底這個時間帶混亂的世界要約人也太難了吧,說什麼三個黃昏時間帶後的白天時間帶在噴水池那邊見面,鬼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時候啊!

也許我該慶幸自己準備的禮物不是鮮食那類,雖然我也同樣懷疑那些東西在這個世界到底會不會壞掉就是。

『可惡那笨貓也真是,明明平常就算說了也還是會跑過來的...』

明明平常說了我在工作很忙波利斯也還是會堅持提前來等到我下班,但這次約好之後卻一次也沒見到波利斯過。別說是工作場所了,連我現在住的地方也都沒來。

『不,不可能的吧。』在心裡想著最壞的打算的同時也反駁著自己。

波利斯是不可能突然就拋下我的吧,他明明那麼高興的期待著這次約會。

『可是波利斯是貓呢...』然而在這種時候貓的特性就會在我腦中被放大。


要說到貓的特性的話肯定就是那個吧。在主人忙的時候總是喜歡去打擾討玩耍,但是反過來的時候卻會馬上跳開,標準在確定得到主人喜愛後就不珍惜的可惡傢伙。

這樣想想就覺得,其實我對於自己的戀人是什麼根本也無所謂,只是害怕被身為貓的波利斯厭倦而捨棄而已呢。

『可惡!』

總覺得已經受夠了,像這樣停步不前的自己。
因為有所成長了,所以知道這種行為不單是自我厭惡而已。

是在懷疑、是我不信任波利斯的證明。


這樣想著,我把手伸進口袋裡。放在口袋裡的是已經被填滿的玻璃小瓶跟之前在路上撿到的沙漏。
不再遲疑,我轉動著沙漏,在確認時間帶變更過後,拿著準備好的禮物跑了出去。



要是波利斯不在怎麼辦?
要是波利斯沒出現怎麼辦?

負面的情緒不斷盤旋在我心頭,但同樣也纏繞著利於自己的解釋。
是呢,因為是我犯了規強制改變時間的嘛,所以無論是誰都不可能這麼剛好趕上的啊。


但是卻在噴水池前看到了波利斯的身影,從遠處就能輕易確認身分的那刺眼的螢光粉紅。

『愛、愛麗絲?!你沿路跑過來的嗎?喵?!先休息一下?』
『真是的,就算是時間帶突然改變也不用跑這麼急啊,我又不會跑掉。』

露出了些許的苦笑,波利斯摸了摸我的頭,而我則看見他的尾巴難掩開心情緒的晃動著。

『波利斯才是,是剛好就在這附近嗎?』

『欸...不,那個...』

意外的,波利斯居然結結巴巴了起來。
我問的問題應該不是什麼難以回答或是奇怪的問題吧?

還是說對波利斯來說這個問題很困擾嗎?這樣想著就又不由得往陰暗的地方想過去了。

『嘛....因為是愛麗絲你第一次主動約我嘛,所以太開心了就....』
『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在這邊晃了好幾個時間帶喵。』

『.....欸?』

波利斯是粉紅色的,從一開始認識他的時候就是如此,粉紅色的頭髮、粉紅色的耳朵、粉紅色的皮毛圍巾,但是現在,就連臉都是粉紅色的。

於是一瞬間我也羞澀了起來。

『等、等很久了....嗎?』

『喵哈哈....從上次跟你道別之後就幾乎都在這附近呢,真丟臉啊。』

聽著波利斯的話,我腦中不由得出現波利斯一臉在意的在附近到處來回走動的模樣。時不時看著天空,時不時觀望著街道,離開之後又馬上回來,被其他東西吸引走視線又突然清醒。
作為一隻貓來說,真是遜斃了的模樣。

但明明覺得很遜,卻又可愛帥氣到了不行。

『吶,愛麗絲。你說要給我的禮物到底是什麼啊?』一臉期待的,波利斯往我這邊湊了過來,臉上的紅暈依然存在,只是意義從害羞轉為興奮。

『這個嘛....』而我也爽快的從袋子中拿出禮物。

那是綁了緞帶的逗貓棒、貓抓板、貓肉條還有貓鈴鐺,然後我看見波利斯的耳朵跟尾巴都垮了下來,臉上雀躍的表情也全都蕩然無存。

『這、這些算什麼啊...』小聲的,波利斯嘟嚷著。
『喂喂,愛麗絲我是你的戀人吧?雖然能當你的貓也很不錯啦,不過那些....』

並沒有打斷波利斯的說話,我只是繼續從袋子裡拿出東西塞到波利斯懷裡,直到最後我從袋子裡拿出一條粉紅色的蝴蝶結緞帶為止。

『怎麼,對我細心準備的禮物有意見嗎?』故意把緞帶在波利斯眼前晃了晃,我說。

『不不不,怎麼會有意見呢。』而波利斯也馬上理解了其涵義,誰叫他是聰明的貓呢。


綁在頭上的粉紅色緞帶一定跟我很不相襯,但那是屬於波利斯的顏色,是屬於波利斯的禮物。
即使貓是一種對於主動表示好感的人興致缺缺的動物,但對於自己的東西也是相當霸道的呢。

被波利斯抱在懷裡,染上粉紅色的我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穿的,波利斯的東西。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