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碎片


隕星

[啊,是夢魔呢,好久不見。]

看見熟悉的身影,你揮了揮手開心的笑了。

你當然知道自己為什麼來這裡,但是卻意外地沒有發生你所想像的情況,所以你有些納悶,然後隨處亂晃。
就像是有人藏起來了一樣,想找的東西總是在要找的時候消失。
所以你並不急躁,只是露出有些納悶、有些困擾的表情,放鬆的面對。

[啾卡?!你、你來這裡幹嘛?這裡可是我的領域啊!]奈特梅爾對你的出現似乎有些驚慌,可你也不意外,彎起理所當然的笑容回答。

[哎?沒有規定道化師不能作夢的吧?]然後故意裝出有些意外的表情。

一切完美的像是排練許久的演出一般,你的每個表情每個動作,都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了情緒。因此奈特梅爾皺起了眉頭。

[怎麼?]當然你也沒錯過這點,無辜的再次問了回去。

你知道的,在能讀心的奈特梅爾面前隱藏什麼都沒有用。
所以索性什麼都不隱藏。

非常誠實喔,現在。

你只是把不想被窺視到的地方埋藏到深處而已。

[沒什麼。]輕輕吸了口菸,奈特梅爾上下打量著你。
[這麼說起來最近似乎還挺嗆的吧?]

[?]

[我聽說了,說是有囚徒從監獄中逃跑了啊?]

毫無動搖,你一臉愉悅地笑了出來。

[欸,知道的真清楚呢。是喔,是個好孩子呢。]然後自滿的說。

會被關的都不是壞人,真正的壞人都不會被關。
在這樣的前提下,脫獄逃走的他在你心中依然保留著可愛的那面。

[那麼,今晚你想做什麼夢呢?]

抓準了時間點,奈特梅爾的話語同七彩的煙霧一齊吐出。
撒在你臉上的,那閃閃發亮是夢的味道,但你嗅了嗅,什麼也感覺不到。

於是搖了搖頭。

[不了,]你說,像是下定了什麼決心。
[我原本以為會夢到的。]


你依稀記得有句話叫做日思夜夢,因為心裡牽掛著無法忘懷所以即使睡了也會入夢。
因此你一度以為自己會夢見他,可你明明沒有作過夢。


被他殺掉的觸感還沒消失,子彈貫穿軀體的熱度不管幾次都難以習慣。
你看見他臉上的冷漠,那是即使大聲嚷著說要殺了你時也沒出現過的表情。

那個人到底給了他什麼呢?是如何甜美的罰責呢?

即使這樣想著也想像不到,唯一深切感受到的只有空了的監獄。
但那裡總是來來去去不拒不留。

於是再一次召開了愚人季節,這次你來到的是沒有他的領土。
你依然不懂心中殘留的這股感受叫做什麼,可他明明又沒強烈到會讓你不舒服的程度。

該發生的事情都沒有發生,你不覺得自己跟以往有哪裡不同。
所以其實你並沒有那麼在意他。


但明明這樣說了、但明明這樣說了。

卻還是不曾忘記他。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