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さようなら、そして好き


隕星

啊啊,在心底發出短促音,你眨了眨眼睛揮去眼前的景色。
那日覆一日過度的搧情戲碼令你感到難受,並不是難過,只是單純對於過於激烈的東西感到疲乏噁心而已。

於是你裝作沒看到,裝作沒看到他頸項被硬生壓在地板上、臉龐在粗硬的地面摩擦出血的模樣。
於是你裝作沒看到,裝作沒看到他身上被強烙上的痕跡、刀刃與皮鞭留下各種不堪傷口的模樣。

可你明明看見了,一眼不眨的看完了。
然後說

「漬!一個個都是惡趣味的xxxx傢伙!!」

你知道處刑人跟啾卡為什麼喜歡欺負那傢伙,因為換作是你也會這麼做。跟其他自我放棄只糾結在後悔跟遺憾裡的囚徒不同,那傢伙說著這是應得的懲罰的同時也在掙扎,掙扎的同時也在承受。

那傢伙是完美的囚人,因為沒有比不會反應的東西更加無趣的玩具。

所以施壓,給予虐待。

「吶,哭出來吧,哭出來會舒服一點的喔。」你看著啾卡一邊舔舐他的臉龐一邊笑著說。

「哈哈哈,啾卡先生真是壞心眼呢,艾利歐特祈求的明明是完全的責罰不是嗎?所以啊....要像這樣狠、狠、滿足他才行呢。」然後聽著處刑人粗鄙的言語跟強烈撞擊下的淫糜聲響。


那是那傢伙活該。--好幾次你在心裡這樣想。
會來到這裡的傢伙遭遇什麼都是應該的。--並且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

事實上就是這樣沒錯,你一輩子也不可能同情他們任何人。對於即使給予鑰匙開了牢門都不願走出去的傢伙,絲毫沒有留情的必要。
所以你只是多看了一眼他煙紫色的眼瞳,然後想著那雙眼睛要到什麼時候才會完全臣服罷。

可最後也沒有,他殺了啾卡後毫不留戀的走了。


但是你究竟要他留戀什麼呢?
你往他身上倒水的時候嗎?還是拿抹布刻意擦著他臉上傷口的時候?

只曾經給過一次的胡蘿蔔餐點,你還記得他看見時顫抖的模樣,而後從來沒碰過那盤子。
真是多麼無藥可救的傢伙啊。你當時那樣譏諷,並且一口氣把剩下的胡蘿蔔全都煮了吃掉。

拉出來的糞便是橙黃色的,胡蘿蔔味道的嗝令你作噁了好久。從此之後你沒再買過胡蘿蔔,而啾卡在不解之餘也愉快的接受了。


很久之後你聽見了他的傳聞,然後想起了很久沒吃過胡蘿蔔這回事。
但是拿著胡蘿蔔站在流理檯前,你又發愣了。

「.....哎?今天要吃胡蘿蔔料理嗎?真稀奇呢.....」把頭靠在你肩膀上,啾卡語調可愛的說。

「吵死人了,偶爾也該好好攝取營養你這xxx臭小鬼!」

「哎?我可沒怎麼挑食吧?胡蘿蔔什麼還是會吃的呢....雖然說不上喜歡就是。」
「再說會喜歡胡蘿蔔的果然還是只有兔子一類吧?」

然後狀似無心的,啾卡這樣說。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