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咖啡三包糖


隕星

讓你回想起來會覺得愚蠢至極的那段感情,便是愛情。--18世紀詩人--愛德.哥蘭禮亞如是說。



【夢魔愛麗/砂糖】
【小說本預定特典/TO 阿斐】

〔哈阿....不管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呢。〕抱著剛採購好的日用品,我走在大街上。

冬天的三葉塔很冷,如果不像這樣自己把手握緊的話,很快就會凍傷。
也許是該買付手套來用,這樣想著,我又握了握自己的手。

〔交往...嗎?〕
〔而且還是我跟那個傢伙呢...〕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已經想不起來的,也許是15個時間帶,也或許是更早之前。
不對,並不是交往。
那傢伙直接跳過了我所討厭的那些繁瑣的過程,跟我求婚。

雖然最後我沒答應就是。
該說是討厭交往呢,不如說是討厭不明確的東西吧。

不、嚴格來說其實是害怕。
畢竟我根本沒有實際的交往經驗嘛。

以為喜歡而在一起的老師,其實不過是陪我玩著辦家家酒一般的遊戲而已。
當然我也知道,我並不是個足以讓那樣成熟的男性對我付出真誠愛情的美好女性。

〔哈阿...真是陰暗的想法呢。〕

在心裡自省著,我推開了三葉塔的大門。
步入眼簾的是跟平常一樣平凡無奇的景色,才怪。

才一打開門好幾個同事就垮著臉衝到我面前,不用問我就知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光是從這點來說的話,確實可以說是跟平常一樣平凡不奇的事情呢。

〔那傢伙又逃跑了嗎?〕已經氣到不知道該怎麼生氣才好了,我淡然的說。

理所當然的,同事們各各點頭如搗蒜。
於是稍微安撫他們過後,我答應回房裡放完東西便跟他們一起去尋找那傢伙的下落。雖然這麼說,我心裡確早已默默認定根本沒有出去找那傢伙的必要。

如我所料的,才一打開門就看見那傢伙的身影。

〔噢噢!愛麗絲你回來了嗎?〕包著棉被,那傢伙臉色慘白的從床邊探出頭來看著。

而我沒去理他,只認真的把採買好的東西一個個拿出來整理。
都跟他相處這麼久了,雖然沒辦法像格雷那樣做到阻止他讀取自己思考的地步。
但我多少也學會了轉移想法不讓他輕易讀懂這點,沒錯,只要專心想著眼前的事情就好了,別去想那渾蛋、不管他的行為有多令人火大多想罵他都不能去想、真是,都這麼大個人了怎麼還老是不肯好好工作一有機會就逃跑呢!!

〔嗚!可是愛麗絲你不也沒有在工作.....〕

〔我可是正正當當的在利用的休假時間啊!!〕唉,果然又沒能忍住。到底還是我的耐性太差了呢。

〔就、就算這樣,丟下我一個人去休息很過分啊!我也想跟你一起休息。〕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全都是這個笨蛋的錯!

〔我可已經把休假表都湊在一起了,是你一直偷懶沒照進度把工作做完才變成這樣的吧?〕所以別說的好像我都不想跟你休息一樣啊XXX!

〔嗚!居然對身為病人的我罵XXX.....我、我也有在努力啊!有好好的想做你的男朋友的!〕
〔沒錯!你看我為了不讓你回來嫌冷都已經把咖啡泡好了喔!很偉大吧!〕

〔......先不說我(那個來)不能喝,那咖啡已經完全沒有在冒煙了吧?〕把不好意思說出口的重點字眼在腦中想完,唯有這種時候我會很慶幸自己的戀人是他。

恩......與其說是不好意思不如說是尷尬呢。
當然那種事情本來就是生理現象沒什麼好不好說的,可我現在住的地方畢竟是三葉塔,是個除了男性以外還是男性,工作人員清一色全是男性的地點。
所以...上次來的時候被剛巧進房來叫奈特梅爾起床的格雷,誤認為是我們終於做了,而且還高興的跑去煮紅豆飯這件事,真的令我羞恥了很久,現在回想起來都還會不由得臉紅啊。

不過這也沒辦法,發現衣服弄髒的第一時間我就跑去浴室清洗了,而怎麼敲門都沒回應這點對格雷來說又太過古怪,所以才會逕自打開房門進來,然後看到那種位置的血跡跟聽見浴室流水的聲音,一般人都會想歪呢。
畢竟一對勉強算交往中的異性,都已經到了會一起睡的的程度還不做那種事情才奇怪。

不....比起不奇怪,不如說他之後對著格雷慌張澄清自己真的沒有做的行徑更令人感到同情啊。

明明就算做了也無所謂的。


〔欸欸欸!?無所謂嗎?跟我做那種事?〕聽見了我的內心話,奈特梅爾驚慌的紅了臉,拿在手上的咖啡也差點被他打翻。

〔........不想做嗎?〕而到這種時候我也沒什麼少女的矜持好說了。

〔當、當然想!但是.....〕

〔但是以你的身體狀況根本沒可能做到呢。〕毫不留情的我吐嘲。

〔才、才沒有這回事呢!!〕

在心裡吐了吐舌頭,我也不是真沒有擔心過這種事情。別說做到一半送醫這種最慘最丟臉的情況好了,光是想著要接充滿血腥味的吻我就.....

阿阿,親吻的滋味才不是檸檬味的呢。是鐵銹般充滿現實的味道哈哈哈。
近乎放棄的,我在心裡自嘲。

〔嗚....比、比起這個,愛麗絲你剛剛出去買了什麼嗎?〕

唉呀,不利的話題被他一閃而過了呢,這種時候就覺得這傢伙其實還是挺有自覺的嘛。

沒有打算追究,我確認著剛才買回來的東西。有衛生用品、茶葉、咖啡豆、記事本等等......恩,應該是沒有缺漏的了。啊對了,還有這個。
這樣想著,我拿起那一時興起而買下的東西。


[欸?!]而奈特梅爾露出像是很驚訝的神情。
[愛麗絲你還真是個可怕的女人呢.....]然後下了這個失禮的結論。

[什麼啊那種態度!我可不知道捕夢網跟可怕的女人有什麼關聯呢。]

沒錯,拿在我手上的是只曾經在書上看過的東西。纏繞如蛛網般的圓型上部配上綴滿羽毛跟珠飾的下部,果然很有民族風的感覺,沒記錯的話捕夢網應該是北美印地安蘇族的護身符,象徵用來抓住惡夢或惡夢中的魔鬼........

[看吧看吧看吧!居然想要抓住我這個夢魔.....愛麗絲你真是太可怕了!用惡女都不足以形容你啊!!好痛!]

沒能忍住一拳往奈特梅爾頭上敲去的衝動,我一臉嚴肅地看著他。

[我只是因為剛好看到覺得很新奇才買的啊,可沒有想著什麼奇怪的事。]欲蓋彌彰。

當然,奈特梅爾察覺到了我內心的浮動。
說單純只是好奇才買的這是騙人的,但用膝蓋想也知道,如果這種東西能抓住這隻夢魔的話,格雷他肯定早就買了好幾打把辦公室掛滿了,而且絕對會特別去訂製最大號的那種。

[嗚!別、別說那種話.....讓我又噁心起來了.....]

[啊?]
[....該不會格雷真的做過這種事吧?]我有些無語,但老實說沒有很意外。

[做、做了類似的事......]

不過仔細想想,奈特梅爾的情況也不值得同情就是。

[噗嗚!好、好過分.....]

[那是你活該!]

我白了他一眼,同時轉身把買回來的東西放回他們該放的地方。
大概再待個一個時間帶吧......我這樣想著,雖然覺得犧牲掉自己的休息時間有點可惜,不過要是不早點把奈特梅爾抓回去的話其他人就太可憐了,而奈特梅爾又會因為我不在身邊而吵著不肯工作,雖然事實上不管我在不在身邊他都不會工作就是。
真是,與其說是男友、戀人或是上司,不如說根本是小孩啊。
唔......那這樣的話格雷是爸爸嗎?

[不行不行不行!!]奈特梅爾突然地大喊中斷了我的思考。
[怎麼可以讓格雷當爸爸!要是愛麗絲你是媽媽的話那爸爸的位子當然是我啊!]

[!.....]

扭過頭去,我想那傢伙一定沒意識到自己究竟說了什麼。
算了,這樣的情況也不是第一次了。

[好了好了,不想被當作小孩子看待的話,就乖乖回去好好工作啊。]故意板起臉孔,我這樣說。

可是他卻露出了一臉委屈的模樣。

[比起我,你更喜歡格雷那種男性嗎?]

哎?吃醋了?

[才、才沒有那回事啊!我只是想說格雷絕對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好人啊!要是對他抱持什麼不切實際的美好幻想的話絕對會幻滅的啊!會破得粉碎粉碎的啊!]

[啊?我才沒對格雷有什麼美好的幻想呢,只是單純覺得.....]

哎?為什麼奈特梅爾的臉突然放大了?抵在我胸口的那是.......?

還來不及低頭確認,我便聽見奈特梅爾這樣說。

[你現在.....是我的戀人吧?]

但是看進我眼裡的那雙瞳孔,並不是正在看著我。
於是我知道了,他問的是我的內心,最真誠的淺意識的部分。
熱度從抵在胸口的指尖傳來,我凝視著他白皙如磁的臉。
然後感受自己臉上的熱度攀升,我知道我肯定臉紅了。

[說、說什麼啊,那種事情不問也很清楚吧!]我都忘了,奈特梅爾其實也是有這樣的一面的。

[啊啊.....不行啊,有些事情不親耳聽到就會令人不安呢。]

[......你也會,不安嗎?]

即使我無法分辨,不過估計嘴裡說出來的聲音跟心裡發出的聲音還是有差吧。但是一般來說,內心的話不是比較真實的嗎?

就算嘴上說著喜歡,心裡想著不喜歡的人也很多。
或著說著喜歡但實際上沒那麼喜歡。

這樣想著,我看見奈特梅爾輕輕地對我笑了。

[吶,愛麗絲。]

[恩?]

[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買了那個東西呢?]

銀色的眼睛意示著的是放在桌上的捕夢網,紅褐色的色調看起來確實有股束縛力。

[為什麼呢....]我重複著奈特梅爾的問題。

[難道不是想綁緊我嗎?]然後被他緊緊擁入懷中。

混合著菸香藥味,這是我所熟悉的,已經成為我戀人的男人的味道。
但是我到底在不安什麼呢?

[說過了吧,我會驅除你的一切惡夢,所以根本不需要這種東西。]

奈特梅爾用指尖輕輕勾起捕夢網拿到我的面前,然後像是嘲笑一般的晃動著它。

恩,我知道了。
我只是害怕這個不夠成熟的我會因為太過依賴而讓人厭煩而已。
即使是面對著孩子氣的奈特梅爾,我依然能感受到自己的不足。
那一定是因為我知道他有帥氣、成熟、吸引人的一面的關係吧?

[呼呼,能聽到你這麼說我真高興。]

[我明明沒說出口。]

就連這種不知道能不能被稱之為撒嬌的地方都害怕會被討厭。
啊啊,我到底是從什麼時候變得這樣膽小的呢?
連一個人的夜晚都無法忍受的程度。

[那一定是從......]輕輕地靠向我,他說。


然後我感受到唇瓣貼合,淡淡的咖啡香透過舌尖而來。










































-從我喜歡上你的時候開始。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