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後記爹司


送葬者

想著要把結尾稍微順一下讓畫面流暢一點的
不過送出來的東西就不想改了呢
所以就這樣吧

日後還想寫學園系的架空白啾三月
不過要等我把玩具箱跑完才行(滾動
放置了一天稍微冷靜下來了
我覺得白啾三月的本質是不想面對

說過了,我不認為三月兔討厭啾卡
以他的個性如果真的討厭就會想要除掉
畢竟是個笨到會跑去別人的絕對外掛領域殺人的傢伙
所以我想殺了也不會死這點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可能還會很高興的多殺幾次也不一定

所以是在逃避
是在避開跟啾卡的接觸
因為害怕
因為感到罪惡

因為用了玩具箱這種字眼
所以才更像是承認了自己曾經被啾卡當作玩物一樣呢ww

但即使如此也是無法得到終焉的配對
啾卡是無法讓三月兔得到他所想要的結局的
申為執法者的他不可能為了三月兔破壞規則
可是就算說這種話也無法束縛三月兔
因為他對啾卡並沒有期望

連喜歡自己這種事情都無法相信
甚至是推到糟糕的方面去理解
三月兔根本就不敢承認自己喜歡啾卡呢

明明喜歡啾卡卻不想認為是因為罪惡感才喜歡
同時又因為是罪惡感所以能放心喜歡
各種糾結扭曲啊
所以小兔子的腦袋就過熱了(欸

基本上這篇文只是平鋪直述了幾個我想描寫的點而已
想把白啾三月的可能性跟我所能想到建立在原作下的最好結局寫出來而已

三月兔不可能不喜歡帽子屋
離開了帽子屋、不需要帽子屋的將不會是三月兔
所以才用這種方式讓帽子屋下臺
或者說帽子屋也自願用這種方式下台

帽子屋是即使喜歡的人會受傷也想搶過來綁著的類型
但他對三月兔沒輒
就算搶走了,三月兔也可能因為罪惡感入獄
再次入獄的話就連布拉德也不見得能救他
於是乾脆得過且過的放著他
最起碼還能確保三月兔對自己的依賴性跟高好感度這樣


不過這種走向的白啾三月
總覺得三月兔跟愛麗絲的相似性其實很大呢
在都不是看著帽子屋的地方特別像w(帽子屋表示淚目

至於沒有太過著墨的白啾三月日常恩愛的地方
因為點題的人是啾啾所以不寫也沒問題的
這是我們兩個人自己清楚知道的事情˙w˙

總而言之這篇的重點就是一千時間帶的戀愛遊戲
想成為你永遠的戀人
並且你比我愛你更愛我的話
就嫁給你
這樣


三月兔並不是能忍耐的類型
被溫柔對待的話也會好好對待回去
而且開心跟喜歡跟舒服的事情也會一直想做
畢竟是慾望本位的"動物"呢
屬於只要不被他討厭的話強引一點就能到手的孩子呢

於是帽子屋表示每天都緊張到胃痛ww



追加<白啾視角補充>


「布拉德要結婚了。」
「......所以我....」

當時你聽見他這麼說,但不清楚自己聽見了什麼。

--哎...?帽子屋要結婚了...?跟誰?

這樣想著,你歪了歪頭。
是艾利歐特漏說了什麼嗎?

像是其實原句是我要跟布拉德結婚了之類的?

光是這樣一想你便覺得自己難以呼吸;肯定沒有的,你不記得自己有聽到前言。
但是艾利歐特的聲音很小,又避著不敢看你的眼睛。

明知道你討厭菸味卻在你面前抽煙的艾利歐特感覺非常遙遠,讓你一瞬間有伸手抓住他的衝動。可你知道了,你清楚的知道。
艾利歐特是不會再回到監獄了。

他現在所做的一切,包括對你展露的笑容,都只是為了帽子屋而已。
摸了摸鼻子,你覺得自己說不定就要哭出來了,但明明你不懂什麼叫做哭泣。於是轉而一笑。

「啊...是嗎。」
「...嗯?所以這是要邀請我過去的意思?」

然後感覺著自己指尖的顫抖。


***********

「好過分啊...被殺掉可是很痛的呢,雖然不會死...」

從後面抱著艾利歐特,你邊親吻著他的背脊邊說。

「沒辦法啊,在那種情況下。」
「...要是我不先開槍的話,布拉德就會開槍了吧?到時候會更麻煩呢。」

「...哎?不是因為想著要保護帽子屋才開槍的嗎?」你聽見他的話,露出有些訝異的神情。

「嘛,有一半是。另一半是想著殺了你要拖出去也比較方便?反正你又不會死呢。」
「倒是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那裡啊?」但他似乎沒察覺到你的意外,只是很理所當然的繼續說。

「嗯...原本想忍著不去的,但是想著萬一不是艾利歐特的婚禮的話,你也會很難過的吧?」
「...要看著布拉德跟別人結婚呢。」可你並不在意,只是寵溺的揉了揉他橙色的捲髮。

「唔?才不會難過啊,看到布拉德跟愛麗絲結婚我很開心啊?」

「但是哭了吧?臉上有淚痕呢?」

「........並不是因為那種事情哭的啊。」這樣說著,艾利歐特轉身紅著臉把頭蹭進了你懷裡。




<布拉德視角補充>


其實你有些意外,那傢伙就這樣闖進你的婚禮。
但是當你看見艾利歐特毫不遲疑的開槍並把他的屍體拖出去的時候,你卻釋懷了。

把愛麗絲抱進懷裡,你溫柔的安撫著一臉錯愕不明所以的她。但你知道,你身上的這份顫抖並不是從愛麗絲身上傳來的。

你,終究只是從別人的玩具箱裡搶走了東西而已。
一但那個玩具回過神來,便會發現誰才是最珍愛他的主人。

當然,你才不是那種會笑著拍手並說”恭喜你啊”的好人。
只是你清楚知道,要是玩具壞掉或是消失了,那麼一切將沒有意義。

於是你裝作暫時放手的模樣,然後時不時擺出客氣的臉孔把玩具暫借過來,即使你無法得到完整的他,也沒讓他主人徹底搶回去的道理。

最後,無論如何當那個玩具壞掉的時候,你會擺出一臉淒哀的模樣,親自將他埋葬。
這是只有你才做得到的事情。






要說這篇裡面帽子屋對愛麗絲的情感的話

大概是對三月兔是深愛
對愛麗絲是喜歡的差異?

三月兔是自己的東西,是內人
是唯一能讓布拉德容忍妥協的傢伙
他們之間的信賴關係跟了解
並不是一般情侶或夫妻就可以贏過的東西

同時他也在愛麗絲身上看到三月兔的影子
多少也有在愛麗絲身上尋求的想法吧

沒辦法.....撇除時間之人都會愛上外來者的設定的話
我實在覺得帽子屋那種立場的傢伙怎麼會喜歡上這種小娘(菸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