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埋藏在兔子洞裡屬於你的時間

Home > ASCETISMO > 送葬者 > 「もっっと哭するよ、でなければ聞きません。」

「もっっと哭するよ、でなければ聞きません。」

『吶,再哭大聲一點啊。』

槍枝抵在腦門,你感覺到自己全身發冷。 
 
是恐懼、是畏懼、是冷汗直流,更是雨水直接潑灑在自己臉上。 
 
奪眶而出的,明明應該是滾燙的熱淚,但你卻感到冰冷。 
 
既然都這樣就乾脆放縱自己吧,哭著、嘶吼著、叫囂著,彷彿用盡全身的力氣般、彷彿歌頌著生命般。 



『不然我聽不見。』 
反白有字,

這種壞掉的情緒還是存在呢
每當下雨的時候
內心就會有個聲音不斷大喊

『好吵、好吵、好吵、好吵、』

可其實我並不討厭雨聲

『快不行了、受不了了、再這樣下去的話....』

但依然變得焦躁

於是最後
我聽見它這樣說

『啊啊.....快要聽不見了、快要聽不見他的聲音了。』



聽不見啊
如果雨聲如此蠻橫的分開我們的話
我就聽不見了
無論是你的嘶吼還是哀求

聽不見啊

聽不見、聽不見、聽不見

所以,再哭的大聲一點吧
大到我足以聽見的程度
大到,能讓我找到你的程度


『快哭吧。』

Comments

post
Comment form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Copyright © BANG-無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