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NO.8 探しもの 在找的東西


喪鐘

那個孩子渴求死亡。

但他從來沒有說,因為他認為他渴求的不過是真正的安寧。
放在桌上的是早已斑駁的十年後火箭筒。
不知道那孩子是從哪拿來的,也不知道是為何拿來的。

「這只是個仿製品。」那孩子說,輕輕的把火箭筒放置桌上。

「但它仍然有所功用,只是回去的時間相當不穩定而已。」然後淺淺一笑。

「五分鐘、五十分鐘、五年、五十年,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回來,全憑運氣。」接著轉身離開。


你不懂他的用意,在你們這個可以被稱為高齡的年紀裡。
已經無法像從前那樣隨意賭上時間。

長滿皺紋的手輕輕撫摸著砲身,才一觸碰,上面的油漆便發出細小聲響甚至碎裂。
到底放了多久的時間呢?到底是多久之前被製造出來的呢?

為了什麼原因、為了什麼目的?




「我很高興能再度跟前輩您合作。」那件事情後過了十年,你終究還是跟他見了面,終究還是用著黑手黨的身分互相握了手。

「我不記得曾經跟你合作過。」歲月並沒在你臉上留下多少痕跡,三十五歲的你跟二十五歲的你看起來沒什麼差別。

「呵呵。」

像是不懂你話中的調侃,他只是輕笑,然後命他身邊的小秘書拿了文件過來。
那是彭哥烈需要的東西,也是你來找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看著仔細確認文件的你的側臉,他輕聲的說。

「我都很慶幸能再見你一面。」

但你不置可否。
認為他明明只要想要,隨時都能見上你一面。



時間又過了十五年。
你們的感情彷彿倒退回三十年前,你牽著他的手,他緊揪著你的袖子的狀態。
五十歲的你,不再叫他六道,而以骸君稱呼。
你們會一起喝酒、打牌、甚至放假的時候出去走走。

但你們不曾去過對方家裡,也不曾談起過去的事。
只有未來的對話,你們只是同事。

你總覺得他笑得很不自然,但你也不敢看鏡子裡自己微笑的模樣。
西裝開始變得不太合身,你懷疑自己是不是該考慮退休。



二十年後的今天,你穿著輕便的衣服坐在搖椅上。
你不記得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又稱呼他回小骸,但你記得他那軟軟的頭髮,舒服的觸感跟以前一模一樣,像是偶爾會出現在宅邸院子裡的那些小貓似。

坐在你的身邊,他也已經不年輕了,只是你們不曾想過自己居然能活到這個歲數罷。

有些訝異的,有些滿足的,你開始跟他談起以前的事情,就像所有的老人一樣,一再重複自己曾經的豐功偉業。
然後最後,你談到了他。

「小時候的你,真的很讓我頭疼。」用著溫柔的眼神,你這樣說。

「是嗎?我自認我算是個乖巧的孩子,雖然是扮演出來的。」然後他看著你一如以往的灰藍色眼瞳。

「啊啊,是呢。就因為太過乖巧了,所以反而不知道怎麼辦。」多麼漂亮啊,那沉著的顏色。

「因為前輩你,常常在外面惹事嘛。」

然後你們一同笑了,搞不懂到底誰才是孩子。



最後,你還是沒說出你一直很想說的那句話。

只能看著他的手,輕輕幫你蓋上毛談,然後在你額上一吻。


「我很感謝你原諒了我。」他說。

「即使你從沒說過。」他說。

「從前的我極近瘋狂的請人做了這個。」他說。

「即使賭上多少時間我都想看。」他說。

「即使穿越多少平行世界我都想看。」他說。

「看見你原諒我,而我們能回到從前那樣相處的片段。」他說。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