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不會煮飯的老媽我才不承認呢!


隕星

「總而言之,這次的Hit活動似乎就決定是這個了。」
「臉紅心跳帽子屋家族午間劇場:爸爸請你不要翻桌!!~ˇ」

現在時間帶是白天,帽子屋家族很難得的全員聚集在庭院開茶會。
站在擺滿高貴茶具的諾大餐桌前,愛麗絲手指著前方突然這樣大聲宣布。


「愛、愛麗絲?妳在跟誰說話啊?」維持著把胡蘿蔔蛋糕塞進嘴裡的動作,艾利歐特瞪大著眼睛看著愛麗絲。

「大姐姐沒問題吧?」
「就說了不能隨便吃橘黃色的東西嘛,大姐姐變得好奇怪。」手裡還拿著餅乾,迪跟達姆也用著擔憂的眼神看向愛麗絲。

「....」而最後一位,帽子家族的首領,雖然沒有直接發言,但從他嘴角與茶杯接縫處直接流出的紅茶便可以看出他的震驚。

「才不是那麼回事、才不是那麼回事,我很正常。」

用手扶著額頭,一邊為自己辯解的愛麗絲臉上佈滿煩躁。像是在強行忍耐著什麼又像是不得已只好放棄面對的模樣,許久,愛麗絲把一張有著明顯皺摺的紙放在桌上。

「我剛才收到了這個,說是從某個讀者大人那下來的命令。」愛麗絲說,同時坐回了自己的位子。

「讀者?那是什麼?」確定愛麗絲沒問題之後,艾利歐特再度吃了起來。

「讀者是指看書的人對吧,兄弟?」
「嗯嗯,一般情況下是指某本書或是某個作品的讀者呢,兄弟。」

「原來如此,既然是這樣那也沒辦法了,遵從作者跟讀者間的合約,並且達到讀者的要求也是這個世界的規則呢。」優雅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角,帽子屋的首領-布拉德復活!

「喔喔!不愧是布拉德!!」
「不過布拉德,作者又是什麼啊?」

「........總之,大小姐,這次又是什麼要求呢?」看了一眼閃亮亮的某兔子之後,布拉德很快的轉換了話題。
「光是從你剛才說的那兩句話實在是讓人難以參透呢。」


聽見帽子屋的詢問,愛麗絲便拿回剛剛放在桌上的紙片,認真的閱讀了起來。


「厄....我看看....如上面所述,這次是以假設帽子屋家族真的是一家人的情況,然後演個小劇場那種感覺?」歪了歪頭,愛麗絲用懷疑的口氣說。

「家人嗎....?說到家庭的話,爸爸肯定是布拉德了對吧!然後媽媽是愛麗絲。」

「欸?那我們不就只能演小孩了?」
「真是過份呢兄弟,這是職場欺壓、職場欺壓!」
「就是說呢兄弟,大人真是太骯髒了。」

「在胡亂說什麼啊你們,小孩子本來就該演小孩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雙子身邊,艾利歐特俐落的往雙子頭上各敲了一拳。

「別吵架啊。」愛麗絲趕緊勸架。

「呵呵,不過這種編排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嗎?大小姐是我的妻子這種事情。」

才一點意思也沒有呢,愛麗絲在心裡這樣抱怨。
說到底這種活動根本只有布拉德一個人得利吧,但是仔細想想,愛麗絲也不認為現在的這種編排有什麼問題。

以現場的狀況來看,不管怎麼說這都是最適合的人選安排。

「對了,那這樣的話艾利歐特怎麼辦?他要演什麼?」

突然靈光一閃,愛麗絲詢問,而被點名的艾利歐特這才猛然發現自己還沒被分配到角色。

「兔子吧?」迪立馬回答。

「欸?」

「不對唷兄弟,是狗才對。」達姆卻難得反駁了迪,同時曖昧的笑了起來。

「欸欸?」

「說的也是呢兄弟,是狗是狗!哇啊,不愧是兄弟呢,真是太聰明了!!」似乎察覺了達姆的用意,迪也笑了出來。

「欸欸欸!?」
「我來演狗嗎!?家裡的寵物!?」

「你不是老說自己是狗嗎?」
「就是說啊就是說啊!還是比起狗你更想演兔子呢?你這黃毛小兔子!」


布拉德跟愛麗絲看著眼前的情況,彼此非常有默契的決定這種時候只要遠觀就好了。

「我才不是兔子!!」
「嘛,演狗也不是不行啦,不過這樣的話我的台詞......」

「就只有汪了吧。」迪篤定的說。
「是呢是呢,因為是狗所以只可以汪喔。」達姆附和。

「!!~~~~~~~!!!!!!!」

現在時間帶是白天,帽子屋家族很難得的全員聚集在庭院開茶會。
帶著露珠的草地被灑落的陽光照得清晰耀眼,到處都是生機勃勃的模樣。

乖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扮演著爸爸的布拉德跟媽媽的愛麗絲正一同默默的喝著紅茶。

「啊....紅茶真好喝。」

「是呢,這個紅茶真好喝。」

然後無視家裡寵物被不成熟的孩子們欺負的情景。



【帽子屋家族午間劇場】
【HIT 66666/TO 廉廉】

「總而言之,我又接到了從作者那邊來的消息。」

一臉無奈的,愛麗絲舉起了自己手上的紙捲。

「又來啊?那個叫作者的傢伙到底是誰啊?也太囂張了吧!」
「吶吶布拉德,我可以把作者殺掉嗎?」把右手放在腰側的槍枝上,艾利歐特詢問。

「不可以,艾利歐特。不過就算你想殺,現在也殺不了他就是。相反的,就算你不想殺,遲早我們還是會殺了他。」

「嗯?為什麼?」聽不懂布拉德的暗喻,艾利歐特的耳朵因為納悶而晃動了起來。

「總之,大小姐請說這次的要求吧。」不過布拉德卻彷彿早就知道會有這種結果一般,看都沒看艾利歐特一眼,同時打斷了愛麗絲直盯著艾利歐特某處的注目禮。

「(*´艸`)......厄?啊、啊啊!我看一下......」

收回了目光的愛麗絲抽掉紙捲上的封條,並且攤開來仔細閱讀。

「上面寫說....」
「由於作者能力不足,無法在之前角色分配的情況下寫出滿意的午間劇場,所以決定重新分配角色。」

「蛤?作者能力不足?那傢伙沒問題吧?」

「會想出要重新分配角色這種方法,就算能力沒問題腦子大概也有問題吧。」似乎對這個命令非常不滿,布拉德喝了一口紅茶後說。
「然後呢?重新分配的角色是?」

「還沒決定....」

「蛤!?沒決定??」露出一臉震驚的模樣,艾利歐特對作者的不信任感飆至高點。

「嗯....與其說是還沒決定,不如說是要由我們來決定。」

放下了手中的紙,愛麗絲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揉了揉自己緊皺的眉間。
就在這時候,迪跟達姆從遠處跑了過來。

「啊!蠢兔子跟首領還有大姐姐一起在喝茶!」
「好過份!!兄弟跟我那麼認真的工作,蠢兔子居然在這邊納涼。」
「就是說啊就是說啊!我跟兄弟明明那麼認真在工作!太狡猾了!!」

「你們認真工作是理所當然的吧!你們可是門「啊,迪跟達姆來的正好。」

硬生生打斷艾利歐特的話。跟刻意提高的音量相反,愛麗絲裝出一臉柔和的模樣。
愛麗絲想,畢竟現在的情況就已經夠煩的了,要是這些人再吵起來的肯定會變得沒完沒了。

「因為剛剛收到作者那邊來的要求,所以我們正要被迫舉行活動呢。」笑容燦爛的,愛麗絲刻意用力的表達某兩個字。

「欸欸?活動?什麼活動?」沒有注意到愛麗絲話語裡的含意,迪一臉好奇的追問著。
「作者來的命令的話,該不會又要扮家家酒了吧?不過既然媽媽是大姐姐的話那就無所謂了。」開心的接過話語,達姆坐上了自己的位子。

「不,這次不是我扮演媽媽。」
「相反的,正是為了判斷要由誰來扮演媽媽的角色比較好才有了這次的活動。」
「順帶一提,爸爸的角色因為讀者的堅持所以還是由布拉德來扮演,然後我好像是...扮演女兒的部分呢...」

再次確認了紙張上寫的內容,愛麗絲表情微妙的說。

「女兒....嗎?雖然並不壞,但總覺得有些微妙呢。」拿著茶杯,布拉德莞爾。

「啊,我同意。」
「至於選擇角色的方式請參看最上面的文章標題。」

「文章標題?那種東西哪裡都沒有吧?」艾利歐特左右觀望後直接吐嘲。

「是指大姐姐拿著的文件上的標題嗎?」
「大概是吧兄弟,不過這樣的話大姐姐幹嘛不直接念出來就好了。」

露出燦笑,愛麗絲看著雙子及三月兔等人,語調冰冷的說。

「要是老對一些小事認真的話,就輸了喔。」令他們不禁一瞬間看到愛麗絲背後出現冰風暴的幻覺。

「「「是!」」」

「總之,就由大家的廚藝來決定誰來扮演媽媽的角色吧。」
「哇,做菜做得最好吃的人就可以當布拉德的妻子呢,真是棒透了。」完全故意的,愛麗絲在解釋完之後平鋪直述的追加了這句。

「還請大小姐不要亂發脾氣到我身上,這事情可不是由我決定的呢。」
「不過對於聽到這句話後露出那種表情的我的眾部下們,你們表現的未免太過直接.....我稍微覺得有點...」用著輕快的語氣,布拉德抱怨,但即使如此他眼裡還是露出了絲絲寂寞。

畢竟連平常最愛布拉德的艾利歐特都是一臉漠然的樣子,就不用提雙子臉上的嫌惡跟鄙夷了。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那麼回事啊布拉德。雖然我很尊敬你很喜歡你,不如說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人就是布拉德了!!啊,愛麗絲我也很喜歡妳喔。」

「....謝謝。」相對於原本想喝紅茶來安慰心靈結果被紅茶嗆到的布拉德,愛麗絲小小聲的道了謝。

「但是先不提扮演布拉德的妻子的問題,用廚藝是要下廚的意思吧?」
「那個,下廚的話有點....」

「是唷,雖然扮演首領的妻子的話應該可以撈到一點好處,但是很難提起興趣呢。」

「迪你太直接了!」愛麗絲小聲抱怨。

「就是說呢兄弟,跟大姐姐當母女一點好處也沒有啊。」
「那還不如演小孩呢兄弟。」
「喔喔!好提案兄弟!可以跟大姐姐一起演小孩也不錯!!」

「啊這樣的話我也.....」

「我拒絕!先不說這樣小孩未免也太多這件事,我可沒考慮過要有個又高大又閃亮亮還長著兔耳一天到晚吃橙色物品吃個沒完的小孩。」布拉德一口氣說完。

確實是這樣沒錯,後面的蠢提議先不說,愛麗絲打從心底認同眾人的心態跟反應,甚至不禁在腦中重重的點了點頭。
但要是就這樣順由他們決定的話,可無法完成命令呢,於是愛麗絲把希望寄託在那張不太想多看幾眼的命令紙上。

「PS:要是扮演媽媽,就能跟扮演女兒的愛麗絲一起做菜、逛街、洗澡、睡覺等等等.......等下這是什麼!?我可沒答應這種事情!!」

「喔喔喔!!!這樣的話就有動力了呢!」達姆大喊。
「是啊兄弟,爸爸的事情先不管,要是當媽媽的話就能跟大姐姐膩在一起了呢!!」

「喂喂喂!我都說了我沒答應。」

「沒用的大小姐,這可是作者同意的作者特權呢。」露出爽朗的笑臉,布拉德又為自己添了一杯紅茶。

像是看穿了布拉德的陰謀似的,愛麗絲再度看了手上的紙張,然後露出勝利的微笑。

「PS2:女兒的設定為正處於討厭爸爸,連自己的衣物都不肯跟爸爸的一起洗的反抗年紀。」
「哀呀真是可惜,無法好好盡孝道呢爸爸。」

「咕!」於是布拉德再度被紅茶嗆到。

「總而言之再不開始的話字數會太多了,來來,有誰要報名的。」一邊說著,愛麗絲拍著手。

理所當然的,雙子跟三月兔舉起了手。
然而,現場卻還多了一隻手。

「我、我!我也要參加,愛麗絲。」
「啊啊,好久不見愛麗絲,你還是跟以前一樣美麗可愛,不不,是變得比以前還要更加動人了,啊啊啊,愛麗絲你真是個罪惡的女人呢。」

「彼得!?」

一邊連珠砲的說著,白兔彼得從一旁裝飾用的樹叢跑了出來。

「彼得。懷特!?你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動作迅速的,艾利歐特抽出了腰間的槍隻擋在愛麗絲面前。
而後像是想到了什麼般懊悔的說。

「啊可惡!都是你們又偷懶沒去守門才會讓這傢伙跑進來!」

「才不是我們的錯呢,笨兔子你自己明明也在偷懶吧!」
「是啊是啊,推卸責任是大人的陋習呢!!」

「哼,就算他們守在門前也是沒用的,沒有人能阻擋在我跟愛麗絲之間!」叉著手,彼得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有愛麗絲在的地方就會有我,愛麗絲身後十公尺的地方就是我的特等席!!」

「你這是跟蹤狂宣言吧!!!」

「然後呢?宰相大人這次是為了什麼而來?做為一個合格的跟蹤狂不應主動出現吧。」

「等等等,布拉德,吐嘲的地方是這裡嗎?合格的跟蹤狂又是什麼啊?!」

眼前是高大到可以把自己完全擋住的三月兔艾利歐特,身後則是拿著茶杯不知道到底是敵方還是友方的滯在地首領布拉德;旁邊是站著吵吵鬧鬧似乎打算讓場面更混亂的雙子,前方的前方則是用著勇者救公主般的氣勢毫不羞愧的說著危險發言的白兔彼得。

愛麗絲猛然有想跟艾利歐特一樣用著一臉純真的模樣,詢問可不可以把造成這種混亂的作者殺掉的衝動。

「那當然是為了愛麗絲!」
「雖然我不曾下過廚,但是為了愛麗絲、為了扮演愛麗絲的妻子,我決定參戰!!」

「欸!?」

「啊啊,愛麗絲,請誇獎我吧,請誇獎我這只只要是為了你就會全力以赴的兔子吧。」彼得可愛的從三月兔身後探出頭來看著愛麗絲。
「只要是為了你,我什麼都做得到。只要是跟你有關的,我什麼都不會漏聽!也不會聽錯!!」


「「「「「不,很明顯的你剛剛就聽錯了吧。」」」」」眾人異口同聲。


「呼呼呼,就是說呢,居然犯了這麼粗陋的錯誤啊,白兔。」
「方才說的活動分明是爭奪扮演帽子屋妻子的位子,然後就可以吃到愛麗絲親手做的噗噢!!」

「不對,你說的後半段也是錯的。」
「話說回來,奈特梅爾你為什麼用著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出場啊。」
「而且對話的中間居然沒有穿插敘述跟介紹....」

看著眼前同樣不知道是從哪冒出來的吐血夢魔,愛麗絲突然感到脫力。
不過白兔聽錯情有可原,畢竟是那個充滿電波的傢伙,但是居然連奈特梅爾都搞錯了,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是作者沒梗了嗎?一邊扶著略感疼痛的額頭,愛麗絲這樣想。

「嗚哇,愛麗絲你真失禮呢,居然說這種話作者會難過的喔。」嘴角還留著血,奈特梅爾裝出帥氣的模樣說,可惜他的臉色還是跟以前一樣爛透了,讓人懷疑他會不會下一秒就倒下的程度。
「咕!這個作者...更...更失禮!!」

「請不要一邊吐血一邊跟不存在的人說話好嗎,還有我才沒說出來呢,也請你不要隨便讀我的內心。」

「呼呼呼真是冷淡呢愛麗絲,但是你很在意吧,很在意我聽錯了你的話吧。」
「哼哼哼哼,我是故意的喔,為了挑起你的注意才故意把後半句說錯的,我很聰明對吧,很偉大對吧哈哈哈哈。」
「絕對不是我想當上媽媽之後吃妳親手煮的料理喔!」這樣說的奈特梅爾,不知為何眼角淌著淚。

「.....辛苦你了,又被格雷逼著吃他做的料理了吧。」然而像是已經很熟悉這種情況的模樣,愛麗絲上前拍了拍奈特梅爾的肩膀。



總而言之,花了整整一個時間帶的時間,愛麗絲才終於跟其他眾人解釋清楚這次活動的用意跟目的。
在此同時帽子屋內的女僕們也把廚藝大賽所需的移動式廚房跟食材全都準備好了。

「那麼,比賽開始!」

在愛麗絲的一聲令下,穿著圍裙看起來非常有違和感的眾人便開始做起這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料理"。

站在遠處觀望,愛麗絲不時可以聽見比賽場中有人傳出尖叫跟哀嚎,廚具相撞的激烈聲響跟必須用消音來表示的抱怨更是不絕於耳。

「這麼說起來....」默默移動到扮演爸爸的帽子屋旁邊,愛麗絲眼神全死的說。
「待會要試吃的應該是我們兩個吧?」

「啊啊,除了我們之外也沒有其他人選了吧。」意外的是,布拉德像是完全不在意這件事情一派輕鬆的喝著紅茶。

「你還坐在這邊沒關係嗎?我以為你應該是會選擇馬上從這裡逃走的人才對。」當然,愛麗絲也查覺到了這樣的帽子屋十分怪異。

「呼,雖然我萬分希望能這麼做,不過從剛才起我就無法從這張椅子離開呢,大概是所謂的作者特權在做怪吧。」

「你開始後悔一開始阻止艾利歐特的行為了嗎?」

「怎麼會,現在的我會選擇用更美好的方式來殺掉他。」連說著這種話的時候都是一派輕鬆的。

「.....不過,這種情況已經跟午間劇場沒有關係了吧?」

「嗯,這就是強硬想要寫些自己覺得好玩的東西,結果華麗的完全失敗了的例子呢,真是愚蠢啊。」
「作者大概以為在這種情況下只要讓我在試吃的時候翻桌並且大喊"這是什麼難吃的東西"就可以挽回劣勢了吧?」

「那是什麼家暴系列的午間劇場啊。」愛麗絲傻眼。
「不過,你打算這樣做?」

「誰知道呢,明顯變成有毒料理的烤焦蘑菇兩份先不說,那一片橙色的料理跟用血來代替番茄醬的蛋包,不可能是正常人會吃的東西吧。」


正如布拉德所說,雙子們的料理從食材開始就大有問題,艾利歐特的食材雖然很安全不過塗上蘿蔔泥的炒蘿蔔還配上了蘿蔔汁沾醬,未免健康過頭了。而照理說應該很正常也最穩當的彼得的料理,雖然愛麗絲很想當做是她自己眼睛有問題看錯了,不過他非常肯定自己看到了彼得在自己的那份加上了指甲碎末之類的東西,這是小女生充滿愛的詛咒料理嗎?!
最後那位就更不用說了,雖然不知道他原本想做什麼料理,也不知道像那樣的大少爺能做出什麼料理,總而言之現在他的鍋子跟桌面除了血以外就是血,即使聽說東方有些國家是會把血入菜的,但是看到這種做菜情形就算是吸血鬼也會難以下嚥吧。

「不過我並不介意你現在馬上下廚,直奔父嫁結局就是。」

看著在這種時候還能笑得出來的布拉德,愛麗絲不禁懷疑這傢伙根本是很享受眼前的情況吧。

「不不,我現在可是最討厭爸爸的女高中生設定喔,還請你別太靠近我,我怕聞到老人臭。」

於是愛麗絲決定,待會還是把看起來最安全的那個橙色料理吃掉,然後強制推舉布拉德最"畏懼"的艾利歐特來當媽媽好了。不過這樣的話,可能真的會演變成家暴系的午間劇場吧。
總之艾利歐特很堅強,絕對沒問題的!
要是真的有事,現在先默哀好了。


請安息吧,艾利歐特。






























最後

911.jpg

發表留言

secret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看時的感覺(欸)
真的很謝謝無虐桑願意接受我這亂七八糟的點文,哈茲咖西&阿哩嘎鬥
這篇文超有銀他媽感超讚的真的(拇指!)(我這個人不太會說話所以可能有些語無倫次)
整篇笑很大這樣,不管是衣服分開洗還是父嫁,亦或是白兔的電波跟蹤狂宣言都會讓嘴角立刻上揚!
無虐桑的歡樂向也寫得很棒啊!帽子屋家族本身就是歡樂的來源www(欸你
想了很多,但一打出來就忘了一大半很抱歉,但我的感謝之情還是不能言喻的m(- -)m

謝謝xddd
你喜歡就好,因為每次寫愛麗絲都會不小心穿越到銀魂所以還滿擔心的(艸)
不過看到你的留言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哈哈哈哈哈w

再次感謝廉廉的厚愛w

超可愛的拉!!!!!!!!(啊哈啊哈啊哈!!!((你自重!
我可以要艾利醬被布拉德廚房+圍裙噗類麻XD((你企死XD
等你踩到HIT吧xdddd
目前還是要先以小說本為主了
再鬼混下去真的要天窗啦(抖哭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