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砂糖可可【愛麗絲系列同人本"時間殘像"試閱文】


隕星

「不知道、」
「忘記了、」
「想不起來。」

躺在滿滿的糖果堆裡,作為清掃員你今天也依舊要去處理屍體。補上最後一刀、確認死亡、挖洞、掩埋、恢復現場,這就是你的工作流程。

從以前如此,今後也是。

然而唯一不同的是,害怕入睡的你,出門前喝的東西從咖啡變成了可可,加了大把大把砂糖的,砂糖可可。





《砂糖可可》
《 Pierce中心 》
很久很久以前曾經有一個女孩,她對你很好,也教過你很多事。有段時間她甚至成為了你生存的意義、這世界轉動的中心;你簡直無法想像那女孩來到這世界之前你是怎麼過活的。不曾被擔心、不曾被在意、不曾被重視,不曾被當作存在的生命看待。

那個女孩有著一頭漂亮的栗色長髮,大大的褐色眼睛看起來十分聰穎,你記得她總是穿水藍色的洋裝,即使她對你說過那並不是她的喜好。

無聊的時候,你們會一起喝咖啡,你喜歡在咖啡裡加上很多很多的糖使至濃稠,而女孩則老是笑著回絕你的好意。你們聊了很多事情,從生活到工作。你把所有可以講的全都一股腦地說出口,就怕話題不夠。甚至為求生動,你總會在句子裡加上嘣地啾的語助詞,雖然說到最後你也不知道自己說到哪去了,但總是能逗的女孩哈哈大笑。

「那算什麼啊。」

你喜歡看女孩笑著這樣抱怨。
於是你會更加誇張地啾啾啾的說。

女孩似乎以為你很單純。你曾聽那些老愛欺負你的孩子跟貓這樣抱怨過。但是你歪歪頭,不懂。

「單純是什麼意思?」你想都沒想就這樣問,只差沒加上「吶,那個可以吃嗎?那個好吃嗎?」這些你知道說出口大概馬上會被攻擊的話,即使你也不知道這些話哪裡惹到對方了。

可即使如此,貓跟孩子們還是抄起了武器衝向你,一邊大喊著「明明只是隻骯髒的老鼠,裝什麼乾淨!」之類的話語。

但是你更不懂,因為你明明就是隻愛乾淨的老鼠,而且還很喜歡洗澡。


於是從此之後,想殺你的人不曾間斷過。
認識的、不認識的,同一個陣營的、不同陣營的,因為太多太多,到最後你也分不出來誰知誰,只知道在轉彎之前先捅出小刀,如果不幸捅錯人了就一邊慌亂著道歉一邊收拾掉吧。

回過神來,你又跟女孩一起去喝下午茶。這次在進咖啡屋之前,女孩先拉住了你。她說「偶爾喝點不同的吧?」

那時候你的失眠症已經好了很多,因為只要跟女孩在一起你就能安心入睡。於是咖啡變的對你來說不是那麼必要,但你還是習慣喝它。

加上很多很多糖變得濃稠的咖啡,在甜味之上你更喜歡看糖滿出來的模樣。是糖、是糖。在女孩的教導下你知道,只要足夠多的甜份就能掩蓋過咖啡的苦澀。


「好啊。」你綻開笑容樂於讓女孩牽著你走。

女孩帶你去的是一家新開的店,以巧克力為主題,充斥著各種口味及模樣的巧克力,但環視一圈之後你跟女孩都發現店裡除了巧克力以外根本只有巧克力,與其說是以巧克力為主題,不如說是巧克力主題館。

「我要這個、這個、跟這個,恩..還有這個跟那個,啊!這個也要!!」

沒有察覺到有絲毫不對,你專注的點著菜單上的東西。相對於你興奮的臉,坐在你對面的女孩臉已經垮了下來似乎對於自己的疏失感到尷尬。不過在看到你的表情之後,女孩也放鬆下來開始點著自己要吃的東西。

不消一會,侍著們把菜一樣樣的送了上來。

那是充斥著香甜味道的巧克力瑪芬、巧克力馬卡龍、巧克力麻糬、巧克力聖代、巧克力布蕾、巧克力脆餅、巧克力棒及生巧克力蛋塔。

看見被褐色淹沒的餐桌,你開心到無法自拔的發出驚嘆,「最喜歡甜食了!」你說。

但是女孩的桌上只放了一杯飲料。


你很好奇,沒有多想就追著女孩問。然而女孩什麼都不肯說,只把杯子推到你面前。

「要喝看看嗎?」然後笑靨如花。


直到那瞬間你才知道,原來巧克力不是甜的。
也才確信了不管是多麼苦澀的東西,只要加了大把大把的砂糖之後,全都會變得甜膩。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