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一人幸福必有一人不幸


隕星

牽著他的手,妳跟他一起躺在草地上。
地上軟軟的,充滿清新的草香,妳緊靠著的他的身體也暖暖的,充滿陽光的氣味。

在此之前,妳以為妳這輩子都不可能會再談戀愛。
不,或許會戀愛,但絕對不可能在用以前那種心情去面對。
最慘的情況是,捨棄愛情找個差不多匹配的人就相親結婚算了。

但現在的妳,卻用著更純粹更沉醉的心情,耽溺在與他的愛情裡。



《Peter x Alice》
《HIT 5555/TO 笨蛋穎》
「你要回去了嗎?」抱著我的腰,艾利歐特從下往上看著我。

這個姿勢其實有點讓人害羞,不過因為對象是艾利歐特,所以我也沒多想就任由他把我抱到腿上。

「恩,差不多要走了。」
「再不回去的話,城裡的人會擔心的。」露出甜甜的笑容,我這樣說著,趁機又揉了揉他橙色的捲髮。


現在的我住在紅心城裡。雖然那邊有著以跟蹤狂跟變態還有美型的臉蛋組合而成的混帳兔子宰相,但除此之外那邊的人都對我很好;尤其是碧芭露蒂,光是有她那樣完美而又可愛的女性在,就足以成為我留在城裡的原因。嗯?你說我好像忘了提到誰?

啊啊,是呢,是還有著個性突出到讓人難以忘懷,簡直無法光用會令人印象深刻去形容的騎士在。
不過我跟那傢伙碰面大概是58個時間帶以前的事情,而且碰面的地方還不是紅心城而是時計塔,所以我想我們就先把他略過不談吧。

反正不管怎麼說,他也不可能成為一個正常女性想留在城裡的原因。


「是嗎,要回去了啊...」把頭靠到我的肩膀上,大大的兔子先生看起來有種變得小小的了的錯覺。

啊真是可惡,兔子先生什麼未免也太犯規了!
明明就是只兔子!

但是忍不住輕輕吻上他的額頭,一邊撓著他的頭髮安慰他的我,才是最令人惱火的。
明明自己不是這樣的人,卻在戀愛之後完全變了個樣。讓我不禁想要扶額感嘆,果然戀愛會使人變得愚蠢這句話是真的呢。


「下次放假我會再過來玩的,好嗎?」

我想如果是以前的我看到我現在這個樣子的話,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直接狠踹兩腳的。
到底想要多少女啊!?
腦春天也要有個極限好嗎!

「恩,約好了喔。」

但是眼前的這個大男人,完全打敗了我的理智。
或者說光是忍住不扯他的耳朵就已經把我的理智用光了,剩下什麼隨便啦,在兔子先生面前,那些全都無所謂了。



在宛如十八相送的道別之後,我終於離開了帽子屋屋敷。老實說,現在心裡的感覺與其說是跟男朋友分別,更像是要出遠門而不得不捨下家裡寵物的主人的感覺。
在約定好絕對會回來之後,坐在門口等候的澄色大狗汪了一聲說著「說好了喔!」同時搖了搖大大的尾巴。恩,真是太適合了,雷同到令人困擾的地步。


一邊把手扶上額頭,我走在已經走到習慣的森林小路上。
是的,非常習慣了,習慣到即使閉著眼睛也不會走錯的程度。

說到底,往來紅心城跟帽屋宅邸的路徑其實也不過就那幾條,能走到迷路的人才厲害呢。


唰唰唰地,就在我想著某個平常就哈哈哈大笑的爽朗騎士之際,旁邊的樹叢突然發出了聲響。


該不會吧?
要是真的是那傢伙的話,可以預料到接下來我將會被他硬拉著展開一場名為冒險實為迷路的壯大之旅,而且這場旅行一定會浪費掉多到讓人不想去計算的時間帶。
於是考慮著要不要乾脆拔腿就跑,我的身體已經比腦袋早一步的做出反應轉身,右腳也微微提起就差那決定性的發炮聲了。

「愛麗絲?」

糟了!
聽到聲音的同時我立馬往前衝了幾步,但是馬上又停了下來。


這聲音,不是艾斯呢。


「啊啊~太好了,果然是愛麗絲呢!」
「我才想著要是妳再不回來的話我就直接闖進帽子屋屋敷,把裡面的人xxxxxxx再xxxxxxx最後xxxxxxx然後像王子一樣的救出你。」
「啊不過,我記得妳不怎麼喜歡王子呢.....」


沒錯,這聲音絕對不是艾斯,而且會用這麼閃亮的眼神配上那麼電波的說話的傢伙,在這個世界上也僅有一人。
那就是讓人會不禁想著「這個城這樣下去沒有問題嗎?」的宰相大人,彼得-懷特。

「無論如何,能在這裡遇到妳真是太好了!」
「果然我們之間是被紅線所牽引著的呢,啊啊.....」

彼得抱著自己的身軀扭動著,感覺看到宰相大人身邊開起小花而且還打上光點應該只是我的錯覺吧?
沒錯沒錯,絕對是錯覺。

現實中才不可能發生這種少女漫畫裡才會出現的場景,就算有也不可能把氛圍具現化出來。


「隨便你說吧.....我要回去了。」感覺頭又痛了起來,我從彼得的身邊穿過。

「等!」

然而彼得一把抓住了我的袖子,照理說這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不,比起他總是衝過來想抱我的舉動,這種小動作是稀奇太多了。

於是沒揮開他的手,我就著這樣的動作看向他。

「回去...哪裡...?」

「??當然是紅心城吧?」
「你好奇怪彼得,雖然平常也很奇怪。」

微微歪著頭,我看著彼得,不懂他為什麼要擺出一附吃驚的模樣。



難不成.....

難不成我跟三月兔交往的事情已經被這傢伙知道了吧?雖然沒想要刻意隱瞞,但總覺得被知道了也很尷尬,所以我從來沒有表態過。不過以彼得的情況來說,作為現任跟蹤狂的他不可能不知道這回事。
只是因為他的態度從來沒有變過,所以我才天真的以為沒人發現而已。


「放心吧彼得,我沒考慮要搬到帽子屋去。」

漾起微笑,我用著能令人安心溫柔口吻說。
畢竟不管怎麼說,我都受過彼得很多照顧,對,真的是很多的照顧。多到讓我光是想起來就會忍不住想再揍他兩拳的照顧。
輕輕的嘆了口氣,我一邊告訴自己,無論如何,我現在能在這裡過得這麼舒適,好歹也是因為這傢伙的緣故。

「帽子屋.....?」
「啊啊,原來如此。」

聽到帽子屋三個字的彼得突然臉色一變,抓著我的手腕也猛然用了力道。

「好痛!」我叫著,同時想要把彼得抓著我的手甩開。

「愛麗絲妳....已經跟那隻骯髒的兔子發展到要去他那邊住的關係了嗎?」


然而無論我怎麼甩,彼得都沒有放手的打算。
而且他的眼神,現在只剩下一片冰冷。

那是我曾經看過的,混著憤怒、鄙夷的,彼得用來看其他士兵的眼神。


「艾利歐特一點也不骯髒!」而且我也沒跟他發展成那種關係。

省略了後話沒有說是因為我覺得沒有必要。
艾利歐特是我的戀人,我們彼此喜歡,所以就算現在還沒發生,總有一天也會發生那種關係。

但是不管有沒有發生關係,那都是我跟艾利歐特自己的事情。沒有必要跟誰報告,也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許可。

「不,愛麗絲。那傢伙是這個世界上最骯髒的兔子。」
「雖然其他兔子也骯髒到讓人想要全部清除乾淨,但全都比不上他。」

這樣說著,彼得舉起了抓住我的那只手。
理所當然的,我被他緊抓著的右手也抬了起來。

「雖然我覺得只要妳願意留在這個世界,無論怎樣的事情我都可以忍受.....」
「不過愛麗絲,妳果然是個有罪的女人呢。」

然後往前一拉,我踉蹌了幾步摔進他的懷裡。


「是偏偏選上那隻xxxxx兔子的妳不好。」


想要抗議的、抱怨的話還有很多。
但時間好像被奪走了一般,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被彼得壓在草地上。以彼得的個性來說,這根本是不可能的,有著重度潔癖的他,連碰一下地板都不願意。
但是現在壓在我身上的確實是那位彼得懷特,他一手壓著我的肩膀,一手拿下了自己的眼鏡。

全身上下只有臉可取的彼得,即使拿下了眼鏡還是十分帥氣。或者說拿下眼鏡的那種高傲自信動作,令他帥氣到了不行。但是下一秒,他把眼鏡硬帶上了我的臉上。

「你做、什!?」現在才想到要掙扎的我已經來不及了。

不合度數的鏡片讓我一瞬間感到暈眩,眼前的景色全都模糊了起來。就連彼得,在現在的我眼裡,都只是一個巨大而模糊的黑色影子。


「看不到的話,就無所謂了吧?」
「既然對象都是兔子的話,那麼即使換成我也是可以的吧?」

「怎麼可能!!」

一邊大喊,我做著徒勞無功的掙扎。

以剛才走路的感覺來看,我現在處於的位置應該差不多是在紅心城跟帽屋宅邸的正中間,也就是說,是個幾乎可以放棄找人求救的爛位置。

「快放開我彼得!你打算在這裡做什麼啊!」

心裡閃過最糟糕的預感,但是不可能的吧?那個重度潔癖的彼得是不可能做這種事情的吧?
不管怎麼說,這滿地的落葉可都充滿了雜菌,甚至,就連剛才跟艾利歐特接觸過的我,在彼得眼中應該也是充滿雜菌才對。


「做什麼.....」
「呼呼...」然而彼得卻開心的笑了起來。
「聰明的妳應該很清楚吧?」並且用著帶刺的語氣這樣說。

「如果是妳的話,不管要我把自己弄得多髒都可以忍受喔。」
「雖然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妳總是喜歡把自己弄得這麼髒。」


彼得的口氣變回了平常跟我聊天時的那種輕鬆態度,讓我有一瞬間我只是像往常一樣在跟彼得胡亂聊些什麼的錯覺。但是不同,無論彼得用了多輕鬆的口吻,他言詞裡的輕藐都表露無疑。
彷彿是男人在訊問著出軌的妻子一樣,把外層美好的修辭全部剝掉,就只剩下「你為什麼這麼賤」這句話。

可是我並非彼得的妻子,真要說的話也僅是關係微妙的友人而已。
而且那種微妙還不是帶點粉紅的臉紅心跳微妙感,而是猶豫著到底該不該跟這種人互稱為朋友的奇妙關係。

所以我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被彼得責備的理由,也不能接受彼得用這種話去諷刺艾利歐特。

「艾利歐特一點也不髒!」
「而且他比你好得太多了!!」

如果我的個性再差勁一點,我一定會直接吐口水在彼得的臉上,可是很可惜,我還沒差勁到那種程度。
而且因為彼得的腿卡在我的兩腿之間,所以我也沒辦法去踹他的下防。



帶著彼得眼鏡的我,即使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因為適應了而再度看得清眼前的情況。於是我閉上眼睛,放棄這已經被人奪走的視力。當然有大半的原因是,那雙下意識流出淚水的眼睛痛得令我很不舒服。

跟我預料的情況相反,彼得並沒有第一時間反駁,而是靜靜的撫上的我的臉頰,失去了五感之一的視覺之後,觸覺整個變得敏感了起來,光是被彼得這樣一摸,就令我瞬間寒毛直豎,雞皮疙瘩全冒了出來。
當然,會被說成這樣絕對不是一種稱讚,更直接來說,彼得的碰觸令我感到恐懼。因為是在這種情況下、因為是用如此溫柔的動作,所以反而令我打從心裡覺得噁心想吐。


「妳說艾利歐特....比我好......?」唇抵上我的耳朵,彼得在我耳邊呢喃著,可惜說的內容並非愛語。
「呵呵.....」在這種極近的距離下,感覺也逐漸變得錯亂了起來,彷彿不是彼得在我耳邊說話,而是我整個人被包覆在彼得之內聽他說話一樣。
「愛麗絲妳還真是一點都不了解。那傢伙可是....比我還差勁到了極點。」彼得下了結語,同時舔了我的耳廓。


我知道作為黑手黨的艾利歐特絕非善類,但除了黑手黨之外,艾利歐特本身絕對比彼得還要好得多。
但是,那只是我知道的艾利歐特,是只展露在我面前的艾利歐特。如同彼得一樣,他們都是有兩個面的;對我,以及對別人。
可是起碼,艾利歐特不會對我做這種事。

「我敢跟妳保證,愛麗絲。」
「那傢伙肯定做得出來我現在對妳做的事情,而且會比我還更不留情。」
「尤其在知道我對妳這樣做過之後。」

輕聲的笑著,彼得的口氣轉為興奮而瘋狂,同時右手也爬上我的大腿根部。
而我則因為他說的話瞪大了眼睛。


-這傢伙打算.....去說嗎?


緊咬著下唇,我思索著。


-不僅要對我做糟糕的事情,還打算宣揚出去?


以彼得的個性,沒在我身上烙上屬於他的痕跡才奇怪。他不是會安於得到一點東西就放手的那種男人。
是作為外遇對象中最糟糕的那種人,會一邊裝乖說自己安於現在的身份,卻一邊把你身邊所有人都搞掉的那種瘋子。

於是我伸出終於得到解脫的左手,準備掐住他的頸子。
但是手才一伸出去,指尖便被含住。而後,彼得極盡搧情的伸出舌頭舔舐著我的手指。

因為太過羞恥以及恐慌,我一時之間腦袋完全停擺。
不,並非停擺,而是運轉的太快以至於完全手足無措。

要怒罵的話全停在喉頭,只對眼前的情況感到不可思議。


-這傢伙,到底差勁到什麼地步啊!


然而,似乎是我太天真了,居然以為彼得不會真的做下去。


隔著內褲,彼得摸著我最私密的地方,然後像是得知了什麼珍貴的消息一般愉悅的說。

「喔?」
「原來你們剛剛沒做啊?」
「這真是太好了,我還想著要是做過了的話會令我很困擾呢,即使是妳的體內,我也不想跟那麼骯髒的東西接觸。」


腦中突然響起了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我失控的大喊,同時用力掙扎。

「不要碰我!你這個變態!!」


才發現在我眼前的這個男人,只是個披了彼得外型的怪物而已。


















































「啊對了,愛麗絲。」
「我不會殺了那只妳喜歡的兔子喔。」
「雖然非常想殺了他,但為了讓妳留下來我也只能忍耐了,還請妳好好獎勵如此乖巧的我。」
「然後,溫柔的妳應該也不會願意看到兩方領地因為妳而正式開戰吧?所以,還請妳乖乖地留在我的身邊,認命的成為我的人吧。」


躺在地上,我感覺到彼得正在仔細的幫我把釦子一個個扣回去,但是他說了什麼,我聽不見。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