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職業十篇-NO.8花魁


喪鐘

NO.8馬夫


靠在牆上,你靜靜的抽著菸。房門裡的人是你剛剛帶過來的男人,在這煙花巷裡最火紅的花魁。
你看著天上靜靜飄下的白雪,無意識的伸出手來,然後在雪花融化之前,門開了。

撢了撢身上的披肩,花魁看向你。他那冷漠的眼神一如以往,於是你想起了剛跟他認識不久的那時候。



那時候的他,已經得到了第一名的名號,是為這個陰暗花街裡活的最光彩最有排場的男人。他擁有居高而下用鄙夷的眼神看著所有人的權利,而他當時也這麼做了。
路過他身邊的你,僅是靜靜的看著,看著他那冷落冰霜的臉蛋。

一邊想著,「啊,真是個美麗的男人呢。」


而之後,成為他馬夫的你不只一次被他邀進房裡喝酒。
照理說,低賤並且同為男人的馬夫是不被允許進入做為商品的花魁房裡的。更直接來說,除了接送以外,根本不可以跟花魁有更多接觸。
但是多虧了他的硬脾氣,在被嚴重囑咐幾句之後,你進了他的房裡。


那過大的房裡,只擺放著一床被褥以及放了酒菜的小桌子,幾個喝光了的酒瓶隨意散落在地上。他用細長的手拿著菸桿子,一邊看著外面的景色。
你想起今晚是十五,掛在天上的月特別的圓。

「我說...」他依舊盯著外面的月亮。
「你為什麼跑來做馬夫?」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你不知道該如何回話,只知道不習慣正坐的腳已經開始發麻。

「該不會是想著來這裡可以跟游女們免費上幾次吧?」回過頭來,他諷刺的笑著。

於是你知道了,以前這個有著一頭漂亮長髮的高傲男人,之所以會這麼受歡迎的原因。

「不,我沒有這個打算。」
「只是單純因為報酬還不錯而已。」

換了個坐姿,你冷靜的看著眼前的男人。

是,他是長的還不錯。有著穠纖合度身材的他,配上那頭銀色長髮確實令人心動。
但這並不是讓他站上花魁之首的原因。

真要說的話,是因為他的個性;那惡劣直接的個性,反而成為他的特色。
簡單來說,他成功的挑起了所有男人的征服欲。

畢竟說到底,男人就只是用忌妒跟佔有慾組合起來的生物而已。與生俱來的攻擊性會讓他們理所當然的想壓倒比自己還強勢的對象,想把他踩到腳底下,踐踏他的尊嚴,直到對方哭著求饒為止。
上過戰場做過武士的你,比誰都還清楚武士道什麼,都只是說著好聽的而已。

「哦?」放下菸桿子,他欺身靠向你。
「幾枚臭銅板就能讓昔日的武士大人放下身段在這邊做著骯髒的小馬夫?」沒把你的藉口聽進去,他一邊用手指輕碰著你腰間的武士刀。

在這個日本成為戰敗國而天皇又下廢刀令的年代,也只有這種管不到的地方可以配戴武士刀了。

「是啊。」並沒有生氣,你只是微微彎起嘴角。
「畢竟想要得到溫飽,還是需要那幾枚臭錢呢。」

畢竟,你已經看開了。
能從戰場上回來的傢伙,有什麼沒見過?

既然人命都比紙還薄了,尊嚴又算得了什麼?


似乎對你的回答很不滿,他握緊拳頭撇開了臉。

然後許久,他才再度開口。

「不久之後,我將會被人買下吧?」
「有閒錢買下花街名妓的,不是老頭子就是變態呢哈哈。」
「說不定還是個又老又變態的傢伙哈哈哈哈!!」

像是說著別人的事情一樣,他猖狂大笑。
你知道他並非作假,而是打從心底笑出聲音,憤恨的嘲笑著這般難堪的自己。

「或許吧,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低下眼簾,你開始有些同情他。

你想,他八成是被賣過來的。
然後賣過來之後,或許受了前人的虐待,也或許受了前人的愛戴。無論如何,已經被挑斷的腳筋,是怎樣都無法復原的了。

即使穿上漂亮的鞋,有著別人幫忙打著漂亮的油紙傘,也只能在照不到太陽的地方緩緩行走。

然而他似乎並非這樣想。

「什麼叫做理所當然?」等你發現的時候,他已經一手把你推倒在被褥上,那瞪大的眼裡滿是憤怒。
「所謂的理所當然不過是些不敢反抗命運的人給自己找的藉口而已!」即使你知道他平常就不是個重禮儀的撫子類型的人,但也不曾看過他如此激動大喊。
「我去你媽的理所當然!!」

因為距離如此的近,你才發現他平常一直收著沒用的那只左手,其實只是一只義肢。

「我說你啊,根本沒有被男人幹過吧?」

壓倒在你的身上,他僅用一右手扯著你的衣服。
照理說,你是應該反抗的。
對於一個缺了手的男人,也沒有反抗不了的理由。

但是你看著他的臉,看著他的表情,卻突然無法動彈。


「穿著女人的衣服、被打扮成女人的樣子、卻保留著男人的身體、被強迫跟其他男人做那檔事。」
「你他媽一定不懂那種感受吧?」

是的,你不懂。
你甚至想不起來,自己是否曾經這樣反抗過。

啊,有,好像有。

當初你好像也曾經像他這樣反抗過,在得知政府輕易投降的那刻。
但是結果呢?

結果你躺在這裡,被同樣身為男人的他上了。

並且,你腦中只想著「啊,跟花魁發生關係了呢。但是不是碰了商品,而是被商品碰了,應該無所謂吧?」


結束之後,你們背靠著背,誰也沒看向彼此。

「喂,帶我走吧。」恍若幻聽似的,他用著只有你聽得到的音量小小聲的說。


可你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閉上了眼睛。

不可能的,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曾經作為武士的你跟現在作為花魁的他,只能在這種不見天日的地方慢慢腐朽,直到被時代淘汰。



-末日的武士與花魁之歌
真正有上了的史庫瓦羅x蘭奇亞wwwwww

是說要寫之前才發現之前的職業好像都是套用在蘭奇亞身上
可是這篇我從一開始就預定花魁是史庫瓦羅呢

嘛,當初想梗的時候還有用到彼岸花這關鍵字
但現在已經完全想不起來是打算用這關鍵字幹麻了xdddd

只是今天突然很想罵去你的理所當然而已
然後就寫了

呼呼

職業只剩兩篇啦xd~
順帶一提最後一篇要怎麼寫還沒有個想法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