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XVII


隕星

前略,因為我其實只會玩最基本的西洋棋,其餘規則什麼全都不懂,所以戰局一下就發展到我無法理解的程度。邊說著還好基本規則是一切遊戲的基礎,所以只要都是名為西洋棋的遊戲,就一定能通用。
但看著現在的局勢,我自己也很清楚,這不過是自欺欺人的話語。



『聽好了,別說本座太為難你。』
『這個遊戲只有戰到一方戰敗或者投降或者下棋者也就是你死亡為止,才會結束。』
『如何?很淺顯易懂的規則吧。哈哈哈哈哈!』

在遊戲開始之前,女王這樣說過。
當然,這種規則有聽跟沒聽都是一樣的,一點用處都沒有。

『如果還是不懂的話,就儘管去後悔、去懺悔吧!』
『去感嘆自己到底是個多會浪費時間的沒用傢伙啊!』
『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哈~!!』

持續嘲諷著,彷彿早就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一樣,女王絲毫不打算留情。
可惜的是,就如同他所說的一樣。
我無法反駁,我無法反駁自己是個多沒用多無能的傢伙。

一直以來不重視學習,技能什麼也只是能生活就足夠了。
自認為是平凡人,也以自己是平凡人為傲,雖然是個運氣差了點的平凡人,但終歸就是個平凡人。
說到底,每個人都是這樣的。

沒有人會特地去學習自己沒興趣的東西,同時也認為很多被強迫學習的東西毫無用處。
反正是場遊戲,反正不過就是個遊戲。

誰會知道這遊戲哪天將決定自己的生死啊!


『嘛,就當是恩賜吧,讓我先下如何?女王陛下。』做了個恭敬鞠躬的姿勢,先下手為強是世界上不變的定理。

『可以喔,反正要是讓你太早死去的話,也會很無聊呢。』


意外的沒有拒絕,女王開心的笑了出來。
想著要是能要求先讓我了解規則就好了,我試探性的出棋。


然後一如開始所說,遊戲才到中盤,我便敗的悽悽慘慘。
不對,還沒敗,還不能敗。


早在看到第一隻棋子被殺掉的同時,我就知道了,不能敗、決不能敗。

跟其他這些站在場上的怪物不同,我是個人類,只是個一下就會死的平凡人。所以也不曾想過殺人什麼,更不用嘗試著面無表情的殺人。
但是顯然,所謂的王族跟平民在思想上就有著天差地遠的分別呢。一邊看著手下砍掉只是暫時作為別人棋子的自己手下的頭,還能一邊那樣猖狂大笑的女王,讓我在各種意義上都感到噁心。

看著被整平的土地因為大量的鮮血而被染色變的溼滑,隨著僵硬雙腿攀爬上來的是憤怒。
我用著全身的力氣才壓下「那麼想殺人的話儘管自己去殺啊!」這句話。

即使知道生命這種東西其實比紙還薄,仍然會感到不悅。並非是因為他那看到人死了還能打從心底笑出來的態度,而是站在高處保持著一臉純白的模樣。
不管殺人還是被殺都是很痛苦的,那是沒有覺悟的話就做不到的事情。把生命當成遊戲並且命人抹殺掉,到底是把自己當成了多偉大的傢伙啊?

他知道我是多                      


欸,剛剛那一瞬間發生了什麼?
總覺得記憶又飄忽了一下。

「這是現實。」腦中出現的是某人抽著煙斗的模樣。

「你不是正在跟女王玩遊戲嗎?」那彎起的嘴角滿是自信。

「再不認真一點,可是會被吃掉喔。」


用力拍打了自己的額頭。我讓自己回神保持清醒。

『才不會隨便讓你吞噬呢。』瞪向女王,這下換我笑了出來。

『喔?虧你還說的出這種話呢。』
『明明只剩下六個棋子了呢。』

沒錯,我這邊即使再怎麼努力掙扎,也只剩下每種旗子各一。
該說是拿捏的恰到好處嗎?還是其實我被女王耍著玩了?能變成這種局面也是需要技巧的吧,我想。

不過即使嘲笑著我,女王自己也沒比我好上哪去。不管玩什麼都要全力以赴可是我的信條,所以女王也不過是比我多活了四個士兵而已。
不僅如此,女王最大的敗筆是----

他把紅心騎士放在自己之前,也就是說把騎士貶為了兵。
雖然我不知道這是因為他想快點令騎士出戰呢?還是瞧不起我?但無論如何,這可是我下手的大好機會。

就算是我也看得出來,紅心騎士不同於其他士兵,他是擁有權位,即直接受女王所重用的部下。所以所謂射將先射馬,多虧女王毫不留情的想把我軍趕盡殺絕,否則我這作為王的棋子也不至於現在就已經在場上到處亂跑了。


『不過能吞掉本座的棋子,本座是該獎勵獎勵你。』
『但是這也表示,你說完全不懂規則是騙人的吧?』

這樣說著,女王揮了揮手指。在他的指示下,紅心騎士轉身砍掉了我最後一只兵。

作為吃子的代替,紅心騎士走向他的左前方,面無表情的看著離他僅有一些距離的我。


『才沒有騙人呢。』

看著我對他露出的笑容,紅心騎士難得露出了些許驚慌的表情。我想他是察覺到了,他已經無處可逃的這個事實。

『因為要是懂規則的話,就不會拘泥在一隻小兵上了吧。』

只要再走兩步,只要再兩步的話,我就能親手把紅心騎士斬殺掉了。

看著被拖下場的,棋子的屍體,我在心裡默默祈禱,那該死的女王能為了穩固大局而把紅心騎士當作棄子。不過仔細想想這其實是不可能的,跟我這個到處亂跑的國王不同,女王那方的王還被保護的好好的呢。

並不是沒有想要攻陷對方,而是光是防禦就已經使盡全力。
果然從遊戲中學習太慢了呢,畢竟不是一種棋子只有一種走法啊。


『說的也是呢。』
『那麼就當作獎勵你的努力,送給你好了。』這樣說著,女王只少少調動了他跟其他人的位置。

鬆了口氣的我,提步向前。
邊想著王的身份還真麻煩,要不是怕自己會不小心就讓王死掉然後瞬間將軍,我才不會站到這個位置上呢。當然,有大半原因是因為順勢而上。

如同女王剛才說的一樣,這一步他依舊只是少少調動了他跟其他人的位置而已。
看來他是真的打算把紅心騎士的命賞賜給我。

不管女王是看不起我也好,覺得我不敢下手也罷,那都無所謂了。
他敢捨棄的話,我就敢奪走。

因為我是抱持著這種覺悟而站上棋盤的。抱持著即使殺掉別人也要活下去的覺悟。


站在我面前的紅心騎士猛然發起抖來,他知道我的目標是他,所以才一反之前的冷漠態度發起抖來。
然而,下一秒他就平靜了下來。像是察覺了什麼一樣,露出了安心的微笑。

我知道,那是因為他知道我身上沒有武器,沒有足以殺死他的武器。


沒錯,我從女王那接過的,僅有頭上沉重的讓人想低頭的王冠,以及背後那隨風飄蕩的披風。而且都是白色的,純白到令人刺眼的地步。

但是那又怎樣,沒有人說一定要使用自己的武器吧?

於是我抽起掛在騎士腰惻的大刀,毫不留情的斬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做得好,做得很好呢。不愧是外來者的   。』

女王一邊大笑一邊拍手,彷彿我為他上演了一場精采絕倫的戲碼一樣。

『啊啊,說的是呢,所以以後你要殺人的話就儘管自己下手吧。』
『你這殺人狂!』

一邊站在騎士剛剛所在的位子,隱忍多時的話,終於在此時吐出。
跟想像中的不同,我的內心一片平靜。

只是那噴灑在全身的,太過炙熱的血液讓我忍不出些許焦躁而已。
不悅、有種不舒服的感覺從腳底蔓延上來。

這麼說起來,女王是什麼時候站在我正前方的?而且我們之間居然沒有任何棋子阻隔著?
說到女王的棋子的話,在西洋棋裡的走法,不管哪種場次都是.........


『你說的對呢,所以...』
『將軍。』

直、橫、斜,不限步數。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