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XVI


隕星

完全沒有選擇的餘地,我看著女王殿下拿起掛在胸前的皇冠戴到頭上,然後右手一揮,原本圍在一旁的玫瑰花牆一瞬間全數枯萎凋謝,只剩下大片光禿禿的地面,直接而殘酷的露出糞色地土。

『整地。』舉高了手,女王這樣說。

於是原本站在外圍的撲克牌士兵全都動了起來,他們拿出不知道從哪來的工具,快速的在地上跑來跑去。
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女王看向我。

『西洋棋,會下吧?』聲音如同剛才一樣溫柔。

但我死命的搖頭,根本沒去思考自己到底會不會。
心中的警報器現在響徹雲霄,如果能聽見的話說不定會把眼前這些傢伙全都震昏了。


『是嗎?真可憐呢,居然是個這麼沒常識的外來者。』
『既然這樣你就快點給我慘敗去死吧。』

可惜如同他們聽不見我的心聲一樣,女王也看不見我堅決抗拒的反應。
再度掛上冰冷的眼神,女王瞪了我一眼之後揮了裙擺便向後離去。


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的我,處於已經沒力氣警戒、但又好像不能鬆懈的微妙狀態。心理疲憊的程度已經快達到飽和,開始覺得說不定死得痛快點還比較輕鬆。

然而,突然有柔軟的東西碰觸到我臉上。定眼一看,白兔子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了我的面前,連眼睫毛都是白色的白兔子,有著紅寶石一般閃爍漂亮的眼睛。他那白玉般的纖細雙手,正輕輕撫摸著我的臉龐,十分憐惜,又十分哀傷的輕柔。

『吶吶白兔。』突然插進我們之前,柴郡貓用著粘膩的口吻叫著。
『妳如果想放他逃的話,機會只有現在喔。等女王大人換好衣服回來就來不及了。』

聽見柴郡貓的說話,白兔子全身一震。
而後,又回頭看著我,那剛剛才哭過的眼瞳濕潤濕潤的,緊咬著下唇的模樣也脆弱的幾乎要讓人心碎。

但是比起那些,更讓人難過的是纏繞在她身上那粗重的鐵鍊,沉重而束縛,一圈一圈的折磨著那瘦小的身軀。


揪著我的衣襬,白兔子低下了頭。過了一會之後她頭顱輕輕晃動,似乎是做了點頭的動作;然後手指一揮,我身上的繩索猛然全數斷裂。還以為是這個世界上的人都有超能力之類的力量,不過定眼一看,白兔子手裡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一把雕花小刀,刀柄的部分還鑲了時鐘面盤。


『謝、謝謝。』

沒有任何停步的時間,道謝的同時我立馬轉身準備逃跑。


然而一股力道從後面抱住了我的腰腹,使我硬生生的被迫停下步伐。那是白兔子,她在我轉身的同時抱住了我。

「不要走。」她並沒這樣說。


但是我走不開,其實只要推開她,推開這個瘦弱的女孩就好了。
可是我辦不到。

轉過身去,我悽慘一笑,知道自己是沒辦法了,沒辦法離開這裡。




很多事我都還搞不清楚。
但是那又怎樣呢。

無論是我的沒用、迷惘、還是放棄,都被柴郡貓看進眼裡。
但是那又怎樣呢。


緊接在我的絕望之後,女王的遊戲開始了。被整成棋盤的土地上,紙牌士兵依照著西洋棋的規則站了兩邊;只是不是看慣的黑白雙色,而是紅白。
由紅心女王領軍的那對佔據了棋盤的右邊,而站在換上戰袍的女王之前的,正是剛才出現過的紅心騎士。他披上鎧甲,雙手握劍一臉冷漠的看著遠方。

『快點開始遊戲吧,外來者。』

這樣說著,女王同時揮手。
於是我身邊也走來一位必恭必敬捧著白色披肩跟銀色王冠的撲克牌士兵。

白兔子熟練的幫我披上披肩、戴上王冠,然後退了一步鞠躬後,小跑步到了女王的身邊。看著在我面前蓄勢待發的那些白色紙牌士兵,我提起勇氣走向前去,站到了空下來的那個屬於王的位置上。


『遊戲開始。』同時,我聽見很多人這樣大喊。



第十六章 染成紅色的終盤。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