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5« 2017.06 »07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XV


隕星

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屍體,血跡慢慢擴散。
跟一直以來的印象不同,鮮血是粉紅色的,帶了點濃稠質感。而後,隨著擴散範圍越變越深,變成趨近於黑的墨色。

不對,那具屍體並不是突然出現的,只是直到剛才為止,他都還是個活生生、會動、會說話的生物。

『啊...啊....』

原本我以為我會害怕的尖叫出來,畢竟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而且還是在我面前被殺死的人。
然而並沒有。

半張的嘴僅能吐出咿咿啊啊的細聲字眼,簡直像有誰壓抑住了我的喉嚨一樣。就連情緒也沒有想像中的驚恐。


但是,很想吐。
從心底翻騰起的反胃感令我十分難受。


不管是血的氣味也好、還是緩緩散發過來的熱氣,甚至是兇手那面無表情的模樣;都令我感到噁心。一瞬間彷彿有黑色的東西要從腦中竄出,然而在痛苦到崩潰之前就先被人停住。


「這是夢。」不知道是誰的聲音這樣說。

「也是現實。」低沉的嗓音讓人感到非常安心。

「所以不用去想,任由它發生就好了。」然後眼前泛起白光。


白光消散之後,出現在眼前的是跟剛才一樣的場景。
被綁著的我、站在前面居高臨下的女王大人、單膝跪下的騎士、跪坐在女王旁邊的白兔子,乍看之下跟剛才完全一樣,但有東西不見了。

蜥蜴先生的屍體不見了。


『漬,果然干預了嗎?那沒用的芋蟲。』咬牙切齒的唸著,女王把手中的手杖又往地上鑽了鑽。
『算了,反正本來就沒想過能那麼輕易收拾掉,畢竟是能斷尾求生的蜥蜴呢。』


不,我想就算是蜥蜴先生,被砍斷頭顱也活不下去吧。
在這種時候還能轉念想著這種事情,人類果然是很堅強的生物呢。依舊被綁在木棍上,我默默的這樣想著。


『那麼,接下來要怎麼處理你呢。』


拔出了深插在地上的手杖,女王殿下轉過身來看著我,雖然臉上掛著漂亮的微笑,但眼神裡完全沒有笑意。緊揪著女王殿下的裙襬,白兔子的臉上爬滿了淚水。那頭柔順的白色長髮,也因為不斷搖頭的動作而變得零亂。

深吸了一口氣,事到如今我看也沒有什麼轉圜的餘地了,但是果然還是不想放棄呢,我用力的回瞪著女王,雖然不知道這種行為能有什麼幫助,但至少我看見女王殿下他笑得越來越開心。


幾乎都想要直接放棄閉上眼睛等死的我,卻因為出現在眼前的東西瞪大了雙眼。
那是一面突然出現的門,帶著混了紫色的粉紅色,強烈而鮮豔的門就這樣慢慢浮現出來。然後『咖他』一聲,門開了。

推開門的是只要見過一次就很難忘記的傢伙,柴郡貓。他一手撓著自己及肩的紫色毛髮,一邊晃動著耳朵跑了進來。


『呀!看來我好像選了個好時機呢。』

這樣說著,柴郡貓從門裡完全走了出來,而那扇門也隨著他關上的動作漸漸消失。

『連你也跑來湊熱鬧嗎?柴郡貓。』

『哈哈哈別這樣說嘛,女王陛下。』
『難得的外來者行刑現場我無論如何都想親眼看看呢。』

『....』

『啊不過,女王陛下不覺得這樣太無聊了嗎?』
『好不容易把外來者找來,卻沒兩下就把他殺死,一點樂趣都沒有呢。』


彎起了嘴角,柴郡貓發出了嘻嘻的笑聲。
雖然那表情怎麼看怎麼惹人嫌,不過我現在也只能把希望寄託在他身上了。

即使對這個世界一點都不了解,最起碼我知道對他們來說身為外來者的我是珍稀的存在。所以拜託吧,重視這個我並不特別在意的珍貴性然後放我一馬吧。

『你想說什麼,柴郡貓?』可惜女王完全沒有退步的打算,不僅如此看起來似乎還整個警戒了起來。

『欸欸?問我嗎?』
『恩......突然要我說的話我也不是很清楚.....』裝作很意外的模樣,柴郡貓連尾巴都搖晃了起來。
『不過,不覺得比起殺掉還有更多取樂的方法嘛,女王陛下。』

聽見柴郡貓的說話,我突然毛骨悚然了起來。
明明沒什麼特別的內容,卻彷彿冷風拂過一般,惡意滿載。

然而,會有這種感覺並非是我自己想太多。
因為,就連剛才都還板著臉孔的女王殿下都像是意會到了什麼一樣,突然愉悅的笑了出來。

『啊啊,說的也是呢。』
『真是個不錯的提議喔,柴郡貓。』


接著,女王殿下轉身看向我,柔聲柔氣吐出了讓我極端想拒絕的話語。


『不跟我玩場遊戲嗎?該死的外來者先生。』






第十五章 棋盤上的移動城堡。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