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XIV-A


隕星

這是從很久以前就不斷發生的事情。
因為一直重複,以至於讓我不禁以為這只是場夢。

我的時間,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停止了。
在第一次殺了人的那個夏日午後。

被背叛、被否決、被諷刺、被嘲笑,已經想不起來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動手的了。
躺在地上的是從母親刀下救走我,並且辛苦養育我長大的父親。

看著他已經停止運作的身體,我的內心化為一片空白,餘留在腦中的感覺只剩下...

「啊啊,好熱啊。」
「原來人類是這麼溫暖的動物嗎?」

這種感覺。


不管是噴灑在身上的血液也好,或是從自己眼框裡流出的淚液;全都炙熱的彷彿將我灼傷。

因為還來不及長成大人,所以當時的我被一些名為保護團體的組織帶走。過沒幾個月之後被未來的養父母領取,以另外一個身份繼續成長。

毫無意義的心理治療課程也終於在三年前結束了。
直到結束為止,我都不曾跟醫生提過那些不斷重複在我腦海裡的影像。

那是母親用著溫軟的聲音,一次次的叫喚著我的名字,並且說絕對不會原諒我的畫面。

「不會原諒你的,   。」
「即使死了,也絕對不會原諒你。」


即使醒了,夢裡的畫面也依舊清楚。
地點是家裡後院,時間是星期天的下午三點,放在桌上的雪白大蛋糕插了足足十三支蠟燭。隔著桌子,母親溫柔的看著我笑。僅有那年,僅有我十三歲的生日那天,父親沒辦法抽出時間回家陪我過生日。
於是我只能看著母親,不知所措。

「因為你長得跟他越來越像了呢。」然後一邊說著,母親舉起了刀子。

刀子從我面前劃過,狠狠的插進還沒來得及吹熄蠟燭的蛋糕裡。一瞬間,紅色的汁液噴了出來,那是埋在蛋糕裡的莓果被戳破的關係。


於是那年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個謊話。
而以往一定會與家人一起度過的那週末午後,只不過是防止世界崩毀的一把鑰匙。


被強暴的母親、深愛著壞掉母親的父親、還有親手殺掉這兩個人的我。
深深的痛恨著那段最幸福也最殘酷的時光。


然而不僅如此,就如同母親的詛咒一般。我總是會在指針指到三的時候清醒,總是會在指針指到三的時候體會到現實。被背叛、被否決、被諷刺、被嘲笑。

被傷害。

絕望總是連接在希望的背後接踵而來。


於是離開了現在的家庭,回到了原本的住所。
放在地上那染滿血跡的衣服,是我徹底揮別過去的証明。

從倉庫裡拖出一年僅會使用上幾次的大桌子,並且鋪上還算乾淨的白色桌巾。我放上了孩童時期的我最喜歡的奶油莓果蛋糕,仔細的照著歲數插上白色的細蠟燭。

「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母親如銅鈴般的甜美聲音這樣唱著。
「吶,   ,為什麼你還沒死呢?」並且笑的一臉純真的詢問。



而我拿著當年的那把刀子,深深在心底祈禱著。

要是能把這段時間全部遺忘否決掉就好了。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