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XIII


隕星

我用力的閉緊兩次眼睛之後,放棄了逃回夢魔先生那邊的打算。好吧,現在只好來正視這個更胡扯的現實了。
首先,我身上被捆了好幾圈的麻繩,從底下那些撲克牌的動作看來應該是他們幹的。於是我遲疑了一下應該要為掌了手腳的撲克牌感到不可思議,還是為這麼小的撲克牌居然可以綑綁住我並且把我運來這個怎麼看都跟我剛剛所在位置距離很遠的地方感到大吃一驚。

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情吸引了我的注意。
那就是在我面前自稱女王陛下的那傢伙,無論怎麼看都是個男人。

女王陛下他穿了一身艷紅到不可思議的騎馬裝,應該帶在頭頂的王冠穿了條鍊子掛在脖子上,手裡拿著只在頂端敷衍的鑲了個心型鑽石的棍子,坐在怎麼看都跟這個地方很不搭嘎的華麗王座上,居高而下的看著我。

『女、女王?』我無法置信的發出詢問。

『閉嘴,粗野的外來者。』
『本座最討厭笨男人跟無聊的女人,還有紅色跟飄忽忽的裙襬。』


在心裡發出乾笑。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女王衣服的顏色確實是紅色的,而雖然他穿著的衣服是正統的騎馬裝,但那多加在下半身的布料除了群擺以外好像也沒什麼可以稱呼的詞了。

真是不坦率的女王大人呢。

『本座知道你想說什麼。你一定是覺得明明身為男人卻以女王自稱的本座有問題對吧?』從王座上走了下來,女王一步一步的緩緩踏到我面前,而他那高到嚇人改良式靴子則在草皮上踩出一個個方型痕跡。這女王大人到底是用了多大的力氣在走路啊?
『但是這就是規則,遵守自己的身份也好,穿上討人厭的服裝也罷。甚至住在漆上看了就噁心的顏色的房子裡;這些全都是規則。』

『規則?』我訝異於這個亂七八糟的世界居然也會有這兩個字的存在。

『啊啊,就是規則。』
『雖然規則有很多惹人厭的地方,不過也有很多方便的好事。』

站到了我的面前,女王用那簡陋到無法稱之為手杖的棍子挑起我的下巴。

『好比說,可以把擅自闖入我領地的你綁起來,然後像現在這樣訊問你。』
『當然,法庭跟審判一類的規則則是我的特權。即使本座現在下令要砍掉你的頭,也完全沒有問題。』



這樣說著的女王,露出了她全身上唯一符合女王這種字眼的嬌縱笑容。如果現在不是我被綁著,不是我的項上人頭有危險的話,我肯定會為這種刺激場面感到有趣而興奮。
只可惜,現在環繞在我身邊的恐懼感毫不留情的把其餘感情都扼殺了。心跳聲一瞬間彷彿成了背景音樂,大聲到連我自己都感覺羞恥的程度。頭腦裡的思緒不斷快速轉換,我吞下一個個自己認為不適合在這種場合說出的句子,一邊想著要怎麼才能化解這次危機。

從女王的表情看來我很相信他是認真的,是認真的會因為無聊而隨便找理由殺人的那種人。理由、嗎?乾脆就從這裡找尋突破口好了。


『那個,女王陛下。我可以詢問一下嗎?』

『什麼?』聽到我的說話,女王似乎覺得很有趣似的彎起了嘴角。

『你想裁決我的原因是因為我擅自闖入了您的城堡?』

幾番思考之後,我決定這樣問。

如果他回答是的話,我就把責任推給其他什麼人。
如果回答不是的話,則再想辦法是要打悲情牌還是如何。


但是這個問題似乎惹怒了女王,只見他皺起了眉頭一揮裙擺之後轉身走回王座坐下。

『不,如果只是那種程度的話,本座只會慢慢折磨你,不至於氣到想現在就砍掉你的頭。』一手撐著頭,女王瞇起眼睛說道。
『我想殺了你是因為你傷害了白兔子。』然後那墨色的瞳子變得冰冷至極。

還來不及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之前,耳中先聽到了女王的響指聲。

『帶上來。』那是跟剛才完全不同溫度的聲音,冷漠到彷彿會被灼傷。


由兩個跟一般成年人一樣高大的撲克牌士兵帶上來的,是脖子上了項圈,身體捆滿鎖鏈的女孩子,忽略掉長在頭上的雪白兔耳不談,搭著及腰長髮的白色連身裙讓她看起來跟這世界格格不入。

全部都是白色的,彷彿隨時會消失ㄧ般,
白兔子帶著哀傷的表情走到女王跟前。


『因為你否定了這孩子,所以才會讓她變成現在這模樣。』

帶著憐惜的表情,女王溫柔的撫摸著白兔子的臉龐。

但是沒來由覺得心痛的我,完全不懂自己到底對白兔子做過什麼。




第十三章 紅心騎士閃耀豋場。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