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遺囑的死亡者

時間停止的門之森

07« 2017.08 »09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XII


隕星

柴郡貓果然沒有說錯,撥開前面擋著的樹叢之後,粉紅到讓人覺得毛骨悚然的圍牆就出現在眼前。既然知道了這是紅心城的圍牆,那麼即使是我也不可能會在這邊迷路的,於是我全身放鬆下來,悠閒的繞著圍牆。我想,既然都走到這裡了大概沒多久就能看到大門了吧。


然而,這種想法只證明了我對城堡這兩個字到底多沒概念而已。

好不容易出現的夜晚很快就過去了,已經放棄理解為什麼夜晚之後會出現黃昏的我,過沒多久又迎接了早晨的曙光。才想著難道這個世界的時間軸是進退循環前進的嗎,頭頂上又突然掛了滿天星斗。

繼思緒變的混亂之後,感覺也終於錯亂掉了。

雖然這裡的氣溫變動不大,基本上也一直處於讓人感覺舒適的狀態,但白天晚上的變化仍然確實的打亂了我的生理時鐘。話說回來,來到這裡到現在,我都還沒有好好的休息過呢。左右觀望之後,我估計大概也不會有人經過這裡,於是我轉身靠著牆坐下,緩緩睡去。


『呼,又到這裡來了嗎?』
『看起來,你似乎還沒遇到白兔呢。』輕輕吐著菸,突然出現在我面前的銀色長髮先生這樣說。

跟之前一樣,他依舊堅持要站在一朵小磨菇上。
雖然我承認他那裝模作樣的樣子確實有點帥勁,但只要想到他之前那模樣,還有毫不留情吐在我臉上的血,帥氣什麼就全部蕩然無存了。
不過是個會裝模作樣的廢材罷了。


『廢噗!...好...過份....』

「到底是誰過分啊...」冷不防又被吐了一口血的我,默默在心裡這樣抱怨著。

『嗚!那、那也是你的錯!』
『因為你說了那麼過分的話,所以我才會忍不住吐血的!』默默擦掉臉上的血,現在的我已經完全氣不起來了。

因為看來這個世界的人不只直率、忠於自我,還非常的喜歡詭辯,所以跟他們說再多也沒用。


『才不是詭辯呢!這是事實,是、事、實!』

『那種事情怎樣都好,不過我現在可是在睡覺呢,在睡覺喔!』

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管,我剛剛可是還靠著紅心城的牆呢。
要是連我剛才在睡覺的事情都被否定的話,我肯定會無法忍住對這個亂七八糟世界的怒氣,先隨便找個眼前的人揍一揍。
順帶一提,在此同時我已經確定了這個人可以讀到我的心聲,並且認為這是件可以拿來利用的好事。畢竟想想什麼不犯法,而且硬要說也是他自己偷聽我內心的話的,所以不管他變成怎樣都是他活該。我只需要享受他聽到我內心糟糕想法之後的慌亂模樣就好了。

『不、等等,請冷靜下來。』
『真的請您千萬冷靜下噗!』

驚慌到臉色發白,不,好像本來臉色就慘白到可以;總之銀色長髮的那傢伙又吐了一口血,不過我這次倒是有躲開他的攻擊。


『啊,抱歉。』

『沒關係,我習慣了。』

『那個,你冷靜下來了嗎?』已經虛弱到站不起來,蹲在小磨菇上的銀色長髮傢伙由下而上的看著我,眼睛似乎因為身體難受而濕潤了起來。

『啊啊,是啊,冷靜下來了。』
『所以我很冷靜的在考慮是要把你踢翻之後踩爛你的小磨菇呢,還是要乾脆從你的背部中心直接踹下去。』

『噗咕!!』


雖然我自認為自己算是個脾氣很好的傢伙,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一看到這傢伙就整個火氣竄上來。到底是因為他那長到要拖地的頭髮呢,還是他那死都硬要站在小磨菇上耍帥的個性?
總覺得如果可以在他面前狠狠把那磨菇踩爛的話,說不定突然被帶到這裡的這個鬱悶心情也就全都能消除掉了。

『不不不,絕對沒那回事的噗咳!請相信我、小磨菇他是無辜的啊!』

『是不是無辜的不是由你來決定的。』這樣說著,我綻開了至今為止最燦爛的笑容。
『所以說了,我剛剛可是在睡覺哦。』

『那那那、那個之前不是說過了嘛。我、我是夢魔啊!』
『所以睡覺的時候會見到我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恩,好像有這麼回事,因為這身份實在蠢的有剩所以我一下就把他遺忘掉了。
試想,如果今天有個陌生人踩著小磨菇出現在你背後跟你說他是夢魔,無論是誰都會大聲尖叫然後認為那傢伙是神經病吧。
不過現在比起他是不是夢魔,還有一件讓我更在意的事情。應該說不能退讓的事情。

『不對,說到底我本來就在夢裡了吧?』

『這個世界是現實喔,而且你剛剛也說了你剛剛在睡覺吧?』

『所以說這個是夢中夢。』

『呼恩,你都是這樣欺騙自己的嗎?』
『這個世界是夢、那不是現實、不管什麼事情都會過去、那種小事怎樣都好。』
『你總是用這種話語來說服你自己呢。』

再度從小磨菇上站了起來,實在不想稱他為夢魔的那傢伙緩緩抽著煙斗,居高而下的看著我。
明明到剛才為止都還只是個廢材模樣,卻突然之間變的異常高大。

『你知道為什麼你找不到白兔嗎?』
『那是因為你在逃避喔。』
『其實你很害怕吧,害怕這個還無法適應的混亂世界突然消失。』

握緊拳頭,我抿緊了嘴唇。
沒有第一時間回話是因為我好奇他到底會說些什麼。
而非我想不出話語反駁他。

但我其實也知道,如果這個"夢"就這樣突然結束的話。我肯定會感到不悅,並且無所適從。
明明夢就是夢,隨便什麼時候醒了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但就因為太過理所當然,所以反而令人感到不爽。

我、還不想醒。
即使搞不清楚,即使亂七八糟。
卻有著濃濃的安心感。


正是因為搞不清楚,所以才可以慢慢花時間搞清楚。
正是因為亂七八糟,所以才可以放棄一切管他的去。

無法理解的地方、不可思議的地方,全都當成是夢。
因為這不可能是現實,不可能是我的現實。

但是屬於我的現實又是什麼?

想不起來,不想想起來。

『不去想也沒關係喔。』
『因為這裡對你來說是一個新的世界。你只要慢慢接受它、適應它、理解它就好了。』
『如果不行的話,就再逃走吧。』

『你,果然是個惡魔呢。』

『不不,說過了吧,我是夢魔,是比惡魔還要可怕的傢伙呢。』

真是個大騙子。
明明就跟惡魔一樣會故意說話誘惑人。

『那是因為,這是夢啊。』
『夢要是不夠甜美的話,就吸引不了人了吧。』

『說的也是呢。』

『不過,你也差不多該醒醒了。我可是很期待在夢醒之後,會有怎樣的現實等著你呢。』
『無論清醒的是哪個夢...』


他這樣說著,一邊緩緩顛倒著手上的煙斗。
然後彷彿慢速播放一般,煙斗里的灰渣漸漸落下,黑色的、咖啡色的、茶色的,最後漸漸變成彩色閃閃發亮。

張開雙眼之後,出現在我面前的是一片晴朗藍天,晴朗到就像是假的一樣。
但是比起那個,我更在意身上那沒來由的束縛感還有不斷從下面傳來的吵雜聲音。

『啊、醒了!』
『醒了醒了!』
『這傢伙終於醒了呢!』

聲音們這樣說,但我低下頭只看到一張張晃動著的撲克牌。雖然他們疑似長了手腳還戴了帽子。


『終於清醒了嗎?居然讓女王殿下我如此等待,你可真是好大的膽子呢,犯 人 先 生。』





第十二章 審判與棋盤及項圈還有紅色。

發表留言

secret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の引用:アドレス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